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施主这边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母亲病逝

施主这边请 血色海棠花 3069 2021.09.15 11:33

  随着时间的推移,火车终于停靠在了火车站,孩子们拿好自己的东西,跟随着艾老师一起下了火车。

  又经过一段崎岖的山路之后,他们终于回到了秦家庄。

  站在山巅已经可以看到秦家庄的面貌,夕阳西下,天边映出一片红霞,秦家庄如一个睡美人般躺在两山之间寂静无声。

  只有简陋的房顶上的烟囱中不断冒着炊烟,村民们已经开始收拾晚饭了。

  看到自己的家,男孩子们向老师打了一声招呼之后,飞奔着朝家里跑去。

  秦梦瑶和几个小女生没有那些男孩子有精力,她们走了这么长时间的山路,已经有些疲惫了,所以走的比较慢,但也没花几分钟就到了村子里。

  秦梦瑶的家比其他几个女孩子的家远,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秦梦瑶朝着家里走去,远远的就看到大门口有一个人坐在门槛上望着远处。

  她知道那肯定是母亲,赶紧跑上前去,来到母亲的身边,一脸憨厚的盯着母亲看。

  天有点黑,秦梦瑶无法彻底看清母亲的脸,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母亲明亮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

  “妈妈,这么晚了你咋还在这坐着?天气已经变凉了,赶紧回屋里待着。”秦梦瑶拉着母亲的手,把她从门槛上拉了起来,径直朝着房屋中走去。

  “你别拉妈妈了,妈妈自己走。”被女儿拉着手,母亲有些无奈的喊道。

  两人手拉手回到屋里,秦梦瑶找到火柴点亮了油灯,感觉到家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丝饭香,就知道母亲到现在还没有吃饭。

  她有些埋怨的问母亲:“妈妈,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吃饭?”

  母亲知道女儿是关心自己,并且自己确实到现在也没有吃饭,不得不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吃饭。

  秦梦瑶顾不上其他,把自己的背包扔在炕上,就跑到厨房开始生火做饭。

  看到女儿跑到厨房做饭,母亲也跟着过来了。她知道女儿赶了很长时间的路,这个时候肯定很累,于是就帮忙收拾东西做饭。

  起初秦梦瑶还不愿意母亲帮忙,但执拗不过母亲,只得同意她帮忙。

  两人在昏暗的厨房了一阵忙活,紧接着一股浓厚的饭香从厨房传来。

  她们今天做的饭是芹菜炒猪肉臊子、鸡蛋菠菜汤,外加每人一碗左右的小米米饭,这顿饭对她们来说是不可多见的丰盛的晚餐。

  两人捧着碗坐在饭桌钱,就着芹菜炒猪肉臊子,一边吃饭一边聊着秦梦瑶此次外出的所见所闻。

  母亲听着女儿描述的外面世界,脸上充满了向往的神情,但也只是一闪而逝。

  显然她对外面的世界也很向往,但自己却没有能力走出去,秦梦瑶也算是间接的完成了她的心愿。

  吃完饭以后,秦梦瑶一如往常的将母亲推拉进卧室,她返回厨房收拾洗涮碗筷。

  洗完锅之后,秦梦瑶回到卧室和母亲睡在一起,因为第二天不用上课,所以两人聊的很晚,直到秦梦瑶实在坚持不住了,两人才各自睡去。

  第二天清晨,太阳初升时,秦梦瑶就从炕上爬了起来,已经习惯了这个时候起床的她,实在是睡不了懒觉。

  穿好衣服跳下炕穿上鞋子走出了卧室,在此过程中,她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过太大的声音,她害怕吵醒盖着被子,面朝墙边正在熟睡的母亲。

  离开卧室以后,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走进厨房开始生火做起了早餐。

  大概半个小时后,秦梦瑶已经做好了早餐,这个时候她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往常的时候只要自己早晨起来做饭,母亲就会紧跟着起来,只是今天一反往常,母亲到现在还没有起来。

  她跑进卧室走到炕边摇了摇母亲的肩膀,嘴上轻轻的喊着:“妈妈,起床了!”

  一连喊了三声也不见母亲有动静,这让她意识到了母亲的不对劲。

  她爬上炕使劲将母亲的身子翻了过来,让母亲平躺在炕上。

  也就是这一翻让秦梦瑶大惊失色,只见母亲的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在嘴角还有鲜血,她下意识的朝母亲的枕头上看了一眼,只见枕头上和床单上都是血。

  “妈妈!”

  秦梦瑶这时已经慌了,她不顾脚下的危险,跳下炕就往外面跑去,她要去找大伯和大婶来看看母亲。

  以前的时候母亲也出现过昏迷不醒的情况,但没有出现过如这次般吐血的情况。

  刚跑出院子,正好撞上带着女儿秦天芳串门子的大婶,秦梦瑶跑的太快,矮小的身体撞在大婶的身体上跌倒在地。

  只是这个时候的秦梦瑶已经顾不上自己身体传来的疼痛了,她从地上爬起来拉着大婶就往家里跑。

  她一边跑,一边哭着喊道:“大婶,我妈妈叫不醒了,她还吐了很多血,你赶紧去看看。”

  大婶听到小姑子又昏迷不醒,还吐血了,也吓了一大跳,赶紧跟着秦梦瑶往房间里走去,嘴上还安慰道:“梦瑶不要着急,婶婶这就去看看。”

  三步并作两步三人走进卧室,大婶看到小姑子平躺在床上,嘴角和旁边的枕头和床单上都是血,赶紧朝女儿和侄女喊道:“天芳,你去让你爸爸找大夫来,梦瑶,你去找你爷爷过来。”

  听到喊叫声,秦天芳和秦梦瑶飞奔了出去,秦天芳跑回家让爸爸去找大夫,秦梦瑶跑到离自己家有好几百米远的外公家找外公。

  等秦梦瑶和外公一起回到家的时候,大婶已经把母亲嘴上的血擦掉了,并且还在母亲的额头放了一块用水侵湿了的毛巾。

  虽然众人一阵忙碌,但秦梦瑶的母亲还是闭着双眼不见醒来,大夫还没有来,众人只能眼睁睁的在那看着。

  大概半个小时后,秦梦瑶的大伯火急火燎的走进了房间,在他身后跟着一个头发、胡须发白的老头,这个老头姓赵,是赵家庄唯一的一位大夫。

  赵大夫是一个没有所谓的行医资格证的赤脚老中医,不懂西医检查的那一套,但是他的中医水平很高,基本上一些不是特别严重的疾病,他都可以看好。

  看到赵大夫进入房间,秦梦瑶的外公从凳子上站起来走上前来打了声招呼,然后让开路让赵大夫给自己的女儿看病。

  秦梦瑶被大婶拉着,眼中含着泪水,眼巴巴的看着赵大夫,脸上露出祈求的神色。

  赵大夫走上前去,将自己的小木箱放在炕边,从里面拿出一个脉诊(小枕头),然后把母亲的手拉过来放在脉诊上,伸出右手用三根手指搭在母亲的手腕上号起了脉。

  看着赵大夫的一举一动,房间里的其他人小心翼翼的都不敢大声说话,深怕打扰到赵大夫的诊治。

  号完脉之后,赵大夫又用手指搓开母亲的眼睛和口腔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看到赵大夫检查完了,众人一拥而上,围在赵大夫身边,老爷子着急的问道:“老赵,晴儿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赵大夫将脉诊重新放回自己的小木箱,然后背在自己的脸上,看着满脸着急相的诸人,他摇了摇头叹息的说道:“晴儿本来就身子弱,常年劳力劳心患上痨病,这两年更是积劳过度,此番赶上季节更替,病情反复,怕是过不了今晚了。”

  说完之后,赵大夫又看了一眼躺在炕上昏迷不醒的秦晴,摇头叹息着离开了,也没有再理会房间里的其他人。

  赵大夫说完话后,秦梦瑶听到妈妈快不行了,再也绷不住了,挣开大婶的拉扯扑到母亲身边大声哭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秦梦瑶的外公、大伯都是脸色木然的,显然他们还没有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

  只有大婶比较清醒,她推了一把呆愣着的丈夫,说道:“孩他爸,你去给庄子上的老人们告知一下。”

  然后对秦梦瑶的外公说道:“公公,接下来的事情你来操办一下吧。”

  说着,用手抚了抚哭成泪人的秦梦瑶,摇头叹息道:“苦了梦瑶了,这么小就没有妈妈了。”

  外公知道老大媳妇说的是啥意思,他没有说话,只是神色漠然的点了点头。

  房间里的气氛格外的压抑,房间外面这个时候也不算平静。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浓厚的乌云遮住,大地上携带着凉意的秋风扫过,落下成片的萧瑟,让这个曾经充满了温馨的院子变得苍凉。

  秦梦瑶呆呆的坐在母亲身旁,紧紧的抓着母亲的手不说话,时而发呆,时而泪水直流。

  这段时间里,秦梦瑶家里来了很多人,庄子上有威望的老人们、年轻体壮的男人们,也有中年妇女们。

  他们有的就是过来看一眼就走,有的留下来商议着帮忙操办后事。

  相比较城里邻居之间的关系,农村人之间走动的就比较多了,所以在农村只要哪一家有红白喜事全村人都会来帮忙。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吃过晚饭后,过来帮忙的人都回家了,只有大婶和大伯他们留了下来照看着。

  房间里点起了油灯,昏暗的灯光打在秦梦瑶幼小无助的身体上,拖起长长的倒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