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银针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银针记 黍先生 2061 2020.03.26 16:49

  此时,赛场上的观众也看出了端倪,知道再这样下去,银针车队肯定出线无望了。

  “不得不承认,银针车队的赛车性能是极为优越的,在直道上几乎无可匹敌,但对于一个车队来说,车手的水平才是核心竞争力,铁雨还是太年轻了,可惜!”

  “这才第六圈,如此论断为时尚早。要知道铁雨在训练中可是跑出过35分19秒26的成绩,我相信他是有出线实力的。”

  两名解说争论不休,不遗余力制造话题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在被超车的一瞬间,铁雨似乎有所明悟:“刚才我让了一下,如果我没有让出那个空隙,对手是不可能超车的,为什么要让?这可是赛场。我到底为什么会让?为什么?是了,如果当时我不让,便极有可能会发生碰撞,这就是我让出赛道的理由,我恐惧了,是的,一定是这样,训练时便不存在这种恐惧心理,所以操控动作才那般浑然天成,我必须克服恐惧,必须!”

  “不,不对!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任何车手在面对可能发生的碰撞时都会恐惧,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训练时可不是如此,那时每过一个弯道,便要为下一个弯道做准备,只有这样牢牢把握住节奏,才能确保每个环节都能如同教科书那样完美。所以,不受对手干扰,坚守自己的节奏才是最重要的。”

  再次经过一个弯道时,前后车手距离都较远,铁雨不禁心喜,所有的动作精准无误、一气呵成,飞行摩托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没有任何瑕疵,一切都是那么完美,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突然,铁雨只觉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我错了,大错而特错!这里是赛场,不是训练场,这种感觉不应该出现在比赛中!对于比赛来说,自己的节奏一点都不重要,赛场的节奏才是我要把握的。”

  “刚才的失误便是如此,对手突然出现在自己后方时,自己的节奏已然受到对方节奏的影响,当时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积极拼抢,及时调整自己的节奏,压制住对方,迫使其只能跟随自己,那样便掌握住了比赛节奏。而田亮正是在自己节奏被打乱的瞬间,率先占据了有利位置这才实现了超车。”

  其实,铁雨的技术在众多车手中已经是顶尖,此时想通了此间道理,整个人的精神为之一振,变得极具攻击性。

  经过一个直道,再次缩短了与田亮的距离,眼看第七个弯道就要到了,田亮切入内道,试图再次压制住铁雨。

  铁雨却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身形几乎与地面平行,沿外圈划出一条大大的弧线,瞬间超越了田亮。

  如此华丽的超车动作在今天的比赛中还是第一次上演,赛场观众的热情再一次被引爆,“银针车队!银针车队!”的呼喊声响彻赛场。

  在第十一圈,铁雨又超过了第二名,景浩然出现在前方不远处。此时铁雨颇感轻松,操作更加谨慎了,以防出现失误。他并不是一个争强好胜之人,只要能获得出线资格,第二名和第一名并没有区别,甚至是第三名他也能欣然接受。

  景浩然作为一名职业选手,内心深处很尊重比赛,甚至可以说赛场是现在的他心中仅存的一块净土,所以并不愿意在比赛中搞事。先前见铁雨排在第四位,以为不用他出手了,心中轻快不少。

  这时柴非非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景浩然,铁雨就在你身后,现在就给我干掉他。”

  “该来的总是要来。”景浩然心头一横,扭头看向铁雨,铁雨不紧不慢在身后跟随,好像并没有要和自己一较高低的打算,稍一思忖,便有了计较。

  铁雨见前方景浩然时快时慢,开始时只是心中疑惑,而这种情况持续了半圈后,他才明白这是景浩然在有意挑逗自己,毕竟是少年心性,“难道小爷还怕你不成?”当即提速,追了上去。

  两个人一个故意等待,一个追的急切,很快两台飞行摩托便呈现出前后衔接之势。

  二人你争我抢,险象环生,铁雨丝毫不落下风。眼看便是最后一圈,景浩然见铁雨实力竟是隐隐强过自己,幸亏自己占着先机,一直能压着铁雨,否则只怕此时已经败了,不由得心中暗暗生出惺惺相惜之情,可是想到柴非非的命令,愈发焦躁起来,“看来只能冒险了。”

  一番较量,铁雨发觉景浩然确实不是别的车手可比,操作娴熟,几乎没有失误,对其也是佩服不已。这时,景浩然突然出现了一个失误,在弯道处闪出一个缺口,铁雨顺势插了进去,此时两台飞行摩托并驾齐驱,谁能率先占据前方赛道谁便能胜出。

  铁雨处在内道,实际上已经占据了优势,眼看就要超越景浩然。正常情况下,车手在弯道争夺的重点是有利位置,一旦失去有利位置,为了避免发生碰撞,处在外道的车手便会放弃对赛道的争夺。

  景浩然似乎是心有不甘,猛打方向,飞行摩托几乎倾斜到了极限,如同失控般加速朝着前方赛道压去。

  铁雨心头一紧,对于景浩然这种同归于尽的行为惊骇不已。

  景浩然此时却把握十足,在这样的倾斜状态下,他的飞行摩托确实是处在失控状态,但是在一靠近铁雨的瞬间,只要在铁雨身上轻轻一撑,便能恢复飞行摩托的倾斜角度,重新控制飞行摩托,而铁雨则会在他一推之下失控。

  这正是景浩然的打算,这样做虽然极其危险,但他自信以他的技术水平完全能做得到,唯一要避免的风险便是当铁雨的飞行摩托失控时,不要被他波及。

  眼见一场碰撞不可避免了,喧闹的赛场瞬间安静了,连聒噪的现场解说也难得的闭上了嘴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有人在祈祷事故不要发生,更多的人则是用期待的目光盯着铁雨和景浩然二人,眼睛一眨也不眨,生怕错过亲眼见证那惨烈一幕的全程,同时在胸中酝酿起那一声惊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