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大巫有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6.以后绝不吃煎蛋了

大巫有道 东海黄小邪 2301 2019.07.18 16:30

  范无疆咬牙强忍着,他想要叫出声,但是却不能。因为嘴和咽喉像被什么琐住了,连吞咽都做不到。

  又一个小时后,范无疆终于感受到了辛无忌所说的‘如铁水浇身’是什么意思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燃烧起来了,不仅痛不难当,身体更是凝重得像要被浇铸成人形雕塑。

  在这度秒如年,难熬的时刻,范无疆想到了父亲。

  父亲生前说过的话,父亲每次送他去学校后独自离开时的背影……

  ‘爸!’他心底默喊着。

  父亲死的时候,也忍受过这样非人的折磨吧!

  我一定,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成功,一定要。

  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

  不出几分钟,范无疆感觉自己快要死了。意识开始模糊,思维也涣散得无法集中注意力。

  好痛啊!怎么办?我真的要死了吗?

  ‘爸!’

  不可以,我不能死。

  ‘范无疆,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腾泰山看着池子里安静的范无疆,无法想象他此时正在承受着的痛苦。

  “老辛,这咋一动不动呢?”腾泰山现在也顾不上尊称了,反正他已经亮明了自己的底牌。

  辛无忌皱着眉观察池子里原液合剂的变化,稳稳地点头道:“我方才下了一道[定身咒],便是防止这孩子痛不难当乱扑腾,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什么?!”腾泰山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你咋能下[定身咒]呢?!他要是受不了也动不了,咱也不知道。万一到极限了咋办?要出人命的,老东西,快解开。”

  “放心。我时刻观测着他的气息,若有事早就解开了,无需你来指手划脚。”辛无忌不客气地说道:“况且,锻体这一关,即便你我有再大能耐,也帮不了他许多。只能靠他自身意志硬挺下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确实。范无疆跟辛无忌表过决心,不成功则成仁。就是死在过程中,也不能半途而废停下来。

  他就是要试试自己的命。

  他从来不是个迷信的人,但在生死之事面前,他却笃定地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父亲当年的勇气、遂星无意接到的任务、大胖这样金贵的巫宠选择自己当主人,还有老爷子为他做的每一桩每一件事;

  废柴四人组的适时出现;无意间帮大家辅导,却让他在短短两个月内,赚到了大部分人十辈子都赚不到的巨款…

  一切的一切,就像冥冥中有只手在牵动着他,而他要做的就是顺势而为。

  他不相信命运引他走到这一步,仅仅只是让他踏入巫师界见证巫师的不凡。

  要么就烧死我,不然就成全我!

  凤凰不就是涅槃才得以重生的吗?今天我范无疆,也要来一个涅槃重生!

  我要成为巫师界第一人!

  无论将来的路有多么艰难,都挡不住我。只要我能活下来。

  不,我一定要活下来!

  “如果,不能。虽死,而无憾!”

  这是范无疆对辛无忌说的。

  “老腾,你相信我,也相信他。”辛无忌紧紧盯着池内原液合剂的变化,说道:“昨天夜里,他给我打过电话。

  这孩子心性坚定、心志极强,将来一定会有大成的。你莫慌,快了,再过一刻钟,合剂便能全部吸收入体。”

  “他若有事,我任你处置。”

  腾泰山看着辛无忌,眉头微皱。

  武侍一道巅峰境,虽老,也可杀人于霎时。

  平房外,遂星感应到一股强大的狂放之气渐起。

  范无疆游离于崩溃与死亡的边缘,他开始产生幻觉。

  而这幻觉也是疼痛的,痛到他觉得自己像被车碾了数百个来回;痛到整个身体像被撕裂后又凝合,接着再撕裂开来。

  而更更更令他崩溃的是,他感觉到自己跨部的某些挂件被放在了火上烤。又像是,搁在一锅沸腾的油里炸。

  痛到灵魂快要离体,痛到他怀疑自己其实是不是已经死了。

  剧说被踢到蛋蛋的疼痛等级是十级,那么,烤蛋蛋呢?油炸蛋?煎蛋呢?

  范无疆的意识在清醒与迷失之间徘徊,开始断断续续地胡思乱想起来。

  他不再强烈抵抗这种痛感,因为完全抵抗不了。

  在这生死攸关的重要时刻,他突然想起小雀斑艾伦拷给他的那几个G的动作电影。

  哦!蟹特!

  他到现在都还没时间去观摩、学习加实践,一直忙着打工,忙着上课,忙着参加各种有奖活动。

   WTF,不能就这么挂了!

  得活下来!

  只要活下来,以后保证绝不吃煎蛋了。

  绝不!!!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腾泰山按捺不住,欲打断这场试炼之时,辛无忌突地暴喝一声:“你这个孙儿,注定是要成就我的!”

  只见他双手两指交互,念着晦涩难懂的咒语。池子内的原液合剂迅速翻腾起来,像烧开了的水,汩汩冒着热气。

  黑紫黑紫的原液合剂,开始不停地变幻色彩,最终所有颜色褪去,只留下了一池清水。

  范无疆双目紧闭,唇色煞白,头发脱落飘浮于清水里,赫然成了个秃子。

  通体赤红,活似个刚煮熟的虾。

  辛无忌伸手捞起范无疆,同时解开三道咒语。

  突然得到解放,范无疆蓦地发出一声痛到极致的嘶吼。他睁开眼喘着粗气,整个人剧烈地颤抖着。

  痛感其实在池中色彩褪去时已经消失了,只是他的痛觉神经还没恢复过来,仍然觉得自己像被铁水在来回浇铸着。

  “大功告成!”辛无忌两眼放光地宣布道。

  “小疆,小疆,别怕,爷爷在这。”刚刚还狂放武侍道巅峰境气息的腾泰山,一秒钟就切换回了那个慈爱的老人。

  “爷…爷…我…还…活…活着!”范无疆双眼充血,哆嗦着煞白的唇,颤声到话都说不顺了。

  平房外的遂星听到范无疆的说话声后,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没事了,没事了,哎呀,我们小疆真是遭罪了。”腾泰山心疼得眼冒泪花,和辛无忌两人一左一右将范无疆搀出了池子。

  “我…我还…活着…我,我成功了!”范无疆抬起如千斤重的腿跨出池子,一脚踩稳在地上后,真正有了一种死后重生的感觉。

  “是的,成功了。千真万确!小范,我辛某人真的没看走眼。”辛无忌无比激动地说着。

  他研究了一辈子的心血,在这一天得到了证实。

  虽然只证实了一半,但他已经十分肯定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这条道,走的通!

  所以,他怎么可能不激动?!说范无疆成全了他,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辛,辛院首。谢,谢谢!”范无疆的痛觉神经渐渐平缓下来。

  “不不不,该是我谢谢你。小范啊,你真乃我辛某人生平所见之奇人也。”

  辛无忌一张老脸泛着红光,仔细地盯着他看了又看,看了再看。

  “小疆,有没有哪儿觉得不舒服的?”腾泰山暂时还顾不上高兴,还是有点不放心。

  范无疆坐在池子沿上,试着深呼吸了几下:“就是感觉整个人有点烧烧的,其它的没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腾泰山边说着边给他披了件衣服。

  范无疆习惯性地抬手挠了挠头,然后就呆滞了。

  “我…头发呢?!”

  辛无忌嘿嘿一笑,清了清嗓子道:“这等小事,何需挂心。不久便长出来了。”

  范无疆也没有太在意,他现在才开始真正意识到,自己真的做到了!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虽然接下来还有两道更难的大关,但他觉得自己的直觉是对的。

  就算再难、再痛、再折磨,他一定会成功的。

  然而,范无疆对金蛊天蚕的力量一无所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