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怒骂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061 2020.08.29 16:00

  刘嫂子手脚麻利的把婆子端来的早膳摆满了一桌子,又在碧梗粥里加了些熬好的肉泥,送到宁香莲面前后,才笑眯眯地道:“回宁姑娘,府上的公子还没有成亲,姑娘们也不住在府里。”

  宁香莲刚拿起勺准备喝粥,一听也顾不上饿了,忙问:“不住在府里,那他们住在哪?”

  “公子和姑娘都住在桂花胡同。”

  宁香莲的心猛的一沉,她虽然不知道桂花胡同在哪,但刘嫂子没有在前头加城名,可见是在京都里的。

  可父子同在京都,却不住在一个府?

  看来楚长铮那个混仗家伙,这些年根本就没把他们当回事!

  不过也好,他们不来,也不用看着楚长铮办亲事,娶新妇了。

  刘嫂子一直留意着宁香莲的脸色,见她面上有了明显的薄怒,心中打了个咯噔,但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装成没有看到似的,继续道:“哎,姑娘,您刚到京都可能不知,自打我家王妃过世之后,王爷伤心成疾,成天守着王妃的那些旧物,睹物思人。”

  “他睹物思人?”宁香莲重重的将勺子丢进粥碗里,要不是她舍不得糟蹋食物,又身子无力,眼下都有的揭桌子的冲动了。

  她跟楚长铮之间是怎么回事,旁人不知,她自己还不清楚吗?

  呵,说得好听是相对如宾(冰),说得直接一点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谁也不愿意听对方说话,谁也不愿意搭理对方,只是……命不好凑在一块儿了,混着过日子罢了!

  刘嫂子似乎没看出她生气般,又继续往下说:“王府里平时就是管家打理外务,常嬷嬷管着院子里的琐事,遇上像昨儿那种大事,才会请胡夫人过来帮着常嬷嬷张罗一二。姑娘应该也发觉了,府里的下人,除了我这种成了亲后夫妻两人都在府里听吩咐的,也就只有婆子了,这可是王爷亲自下的令。”

  这,这能代表什么?

  宁香莲冷哼了几声:“你家王爷既然这么思念你家王妃,那还续什么弦,娶什么亲,直接守着王妃的牌位过日子不就行了吗?”

  刘嫂子被她这不客气的话吓得直抽抽,尴尬了好一会儿,楞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才好。

  常嬷嬷说她是个本分的人,挑她过去伺候宁姑娘,她没觉得这是个什么难的活儿。可是,昨儿晚上,当家的却一再的跟她强调,只要宁姑娘开口问王府里的情况,她一定要如实回答。

  当时她心里就打了咯噔,但当家的面上表情太过于严肃了,并且不准她追问,她也就没有敢问。自家男人的性子她明白,绝对是不可能背叛王爷的,他这话极有可能就是王爷的意思。

  看来,王爷是真的想留下这位宁姑娘了。

  不过,说真的,王爷这些年的日子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看在眼里,若是真有个不会被王爷克的人,进府在王爷身边嘘寒问暖的,也是极好的。

  不过,这宁姑娘好像并不甘愿。

  心不甘情不愿,留得下人,也未必留得下心,弄不好还要生祸的。

  她心里有了个结,面上不显,陪着笑把粥碗往宁香莲前面送了送,“宁姑娘,粥要凉了,您还是先吃两口吧。”

  宁香莲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也知道自己刚刚那话有些难听,刘嫂子只怕是起了顾及,自己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反而是在为难她了。于是,她也就不再问,压下怒气之后接过了碗。

  再气,也不能不吃饭。

  不吃饱了,怎么能恢复身体。

  不恢复身体,她又怎么能去找那个混仗东西算帐呢?

  吃完之后,宁香莲又躺回到了床上,刘嫂子还在旁边陪小心,她挥了下手:“我眯一会儿,别打扰我就好。”

  刘嫂子应了句,吩咐两个婆子在旁边仔细着伺候才出去。

  她匆匆出了院门,径直就去了二门外的一处小廊屋。等在里面的刘柱听到门响,忙起身迎了上来,急切地问道:“如何?”

  刘嫂子埋怨的看了眼刘柱,不满的道:“你也不让我喝口水?”

  刘柱忙讨好的倒了杯水给她,看着她喝了大半,才再一次追问。见她迟疑,刘柱有些着急:“快说,那边还等着信呢。”

  刘嫂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那宁姑娘好像不甘愿,说起话来像是吃了炮仗一般,戳得人心窝儿都痛。”说着,她一字不拉,把宁香莲的话重复了一遍。

  刘柱听了,脸色也不好看,“她怎么能这样说王爷,她不过……”

  他没说完,握着拳在屋内气得来回转了好几个圈,才道:“我去金桐院回话,你也回去看着。”也不等刘嫂子应话,推开门顶着风匆匆走了。

  金桐院里,他站在大书房的门口,低眉垂眼,将从自家媳妇那儿听来的话,一字不拉的学了一遍,然后垂手立着,等着屋内的人发话。

  屋内只穿着一件乌青棉布夹袍的男子,放下了手中一直把玩的镂空墨玉球,眉毛一挑:“她是这么说的?”

  “是。”刘柱应道。

  随后,他听到了低沉的笑声,差点儿没腿脚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好久……好久都没有听到过王爷的笑声了,算起来,好像自从王妃意外之后,王爷就再也没有笑过了。

  今儿王爷这是怎么了,听到宁姑娘那么无礼的话,不仅不怒,反而笑了。

  难道,王爷真的对宁姑娘动了心?

  可是,王爷都没有见过宁姑娘。

  难道王爷一直欣赏的就是这样的女子?

  呃,这也怪不得他乱猜,而是王妃死后,王府里王妃就成了禁忌,谁也不准再提半句,而且王妃身边的那些旧人,也尽数被王爷送到了桂花胡同的院子去了,根本就无从知晓。

  楚长铮没管自己的笑是不是吓人,笑了一阵后,才道:“你亲自押着那两个婆子走一趟苏家,让苏家给本王一个说法。”

  她既然要给那两个婆子难堪,那他自然就要如她的愿。

  只她回来了,回到他身边,别说只是处置两个不怀好心的婆子这样的理所当然的事,哪怕世人都认定为无礼又苛刻的要求,他也答应,让她顺心如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