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皇后的赏赐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055 2020.09.18 14:43

  芝麻和翠鹦靠近的时候,她能感应得到,而那树根可在地下又无声无息,她又不是真正的大妖,只怕有心防备也防不住。何况书本上介绍的普通的大榕树的树根可以蜿蜒好几里,这几百年的老榕树根真要铺开,那得是一片多大的范围。

  想到暗处有无数的眼睛和耳朵在盯着自己,宁香莲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了起来,她放下了帐本,将芝麻抱到炕几上,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它的后背,心中想着要着怎么开口问。

  芝麻舒服得直哼哼,连小肚皮都翻了过来。

  宁香莲怕它睡着了,戳了下它的小肚子:“榕树精能长腿挪儿儿?要不然他怎么替你盯着?难道只要它根须可到达的地方,就都在它监视的范围之内吗?”

  芝麻连想也没想张嘴就答,“怎么可能,它若有这么大的本事,早就在武定王住进来之前,扒根换地方了。”

  【武定王身上的煞气可是我们这样的小妖最害怕的东西。小的和翠鹦还好,有腿有翅膀,远远的避开武定王就好了。但榕爷可就没我们这么幸运了,武定王不去园子则罢,心情好则罢,若是遇上武定王哪天不高兴,不开心,身上煞气没有收敛好,它哪怕只要被扫到煞气尾,也得养个一年半截的才能恢复,您说它敢往四处乱伸根吗?】

  【再说,要利用树根探消息也是需要许多妖气的,还好那处院子离它那儿近,又离武定王住处远,要不然它绝对是不会这么好心的。您也知树妖是妖类里修练最难的,我们这些不愿做恶的小妖可以以名贵药材来增强修为,人类也拿它们做药,而它们自己凭靠着从日月之辉中吸取那么一星半点的精华攒着,若不是重要的事儿它才舍不得用一星半点儿呢。】

  说到这,眯着眼求挠痒痒的芝麻的身体瞬间就僵硬了,小心翼翼从宁香莲手心里爬出来后,马上就炸了毛:【小的明白了。那老家伙嘴上说得好听,说是替小的着想,给小的帮忙,实际上是看着您收了小的和翠鹦,眼热了,也想到大人面前来表现表现。果真是越老越狡猾,越老越成精!】

  骂完,它马上扬起尾巴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小眼睛紧张兮兮地瞅着宁香莲:【大人,小的绝对不是在骂您。】

  宁香莲:“……”

  宁香莲又揉了揉芝麻的小脑袋:“没事儿,我不在意。”

  她又不是妖,绝对没有想不开去对坐入号讨骂的心思。

  不过,要真像芝麻说的那样,有树精帮忙,一切也要方便得多。

  用过午膳后,宁香莲觉得精神不济,就又躺回床上准备睡个午觉,迷迷糊糊刚睡着的时候,就被刘嫂子给唤醒了:“王妃,醒醒,王妃,醒醒……”

  宁香莲打了个呵欠,不满地问:“什么时辰了?”

  刘嫂子焦急得道:“时辰还早,可是宫里来人了,皇后娘娘特意派了身边的映水姑姑送了赏赐过来。”

  皇后,她的那位大姑姐?

  宁香莲的嘴角泛上了一抹冷笑,她嫁给楚长铮那些年,皇后娘娘可没少派人送东西过来的,永远都是明面上的赏赐,暗地里的斥责。要不是她本就不在意外人的指责,换个其它胆子小脸皮薄的妇人,早就被那些宫人骂得上吊自尽了。

  她撑起身:“那映水姑姑可带了懿旨过来?”

  刘嫂子楞了一下,才慢半拍地道:“没有。”

  王妃的意思该不会是,没有懿旨,她就不准备去花厅了?

  “哦。”宁香莲应了一声:“那就说我病又重了,下不得床,请常嬷嬷帮我招待那映水姑姑喝杯茶。”

  皇后身边的姑姑又如何,不过就是一个有些脸面的宫女罢了。

  以前她只不过是个武将家的夫人,家里又没有个长辈能替她撑着,遇上这种事儿,不得不自己去受那些委屈气儿。

  眼下她可今非昔比了,是皇上刚赐了诰命的超品王妃,对于宫里来那个狐假虎威的姑姑,哪里还需要她亲自前去的,看宫里那位的脸面给句好话儿就不错了。

  再说,她还有常嬷嬷这一张分高资格老的好牌呢。

  看到宁香莲又躺下了,刘嫂子知道她是真不会去了,也不敢再劝。干脆一狠心快步转身出门,吩咐门外的人好伺候,就一路小跑亲自去请常嬷嬷了。

  常嬷嬷听了刘嫂子忐忑不安的话,起身顺了顺衣襟,满意的点头:“王妃这般安排,极好。”

  她人老,但脑子可不糊涂。当年王爷和皇后争吵的旧事她不知道内情,但也知道皇后有些事做过了头,伤到了王爷,要不然王爷也不可能对皇后的态度一下子就冷淡得如陌路人。

  头先年,她还念着皇后和王爷是一母孪生的姐弟,不能真的离了心,想等王爷气消后,再好好劝劝。没想到,随着王爷病重,皇后对王爷也就由最初的关心渐渐变成了面子上的应付,除了过年过节派人过来意思一下,就再没其它了,反而与当初赶王爷出族的楚家越走越近,她也就把那片劝和的心思尽数咽了下去。

  现在王爷身子骨好了起来,皇后派人来只怕是有心要从王妃这边下手,好缓和与王爷的关系。若是不知内情的王妃被皇后给笼络住了,以王爷的脾气,哪怕是不要这旺他的王妃,也不会向皇后妥协的。

  刚才她还担心王妃年轻,见了宫里的人会稳不住阵脚,不知道该找个什么理由过去帮王妃撑撑面门;没想到王妃比她想的还要精明,直接就把这人给推到她手里来了。

  小花厅里的映水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她不敢直接说宁香莲的不是,就只拿回宫的事儿做文章:“这天儿都不早了,皇后娘娘还等着我回去回话呢,你……”她指了个身后伺候的婆子:“再去催催。”

  “催谁?”常嬷嬷在门口听到了,张口就问。

  映水听到苍老严肃的声音,心里打了个咯噔,回头后见是常嬷嬷,哪里还敢坐着,忙放下茶杯起身,满脸堆笑地向着常嬷嬷福了一礼:“映水见过常嬷嬷。”

  

举报

作者感言

黑发安妮

黑发安妮

@花落寒烟薄,谢谢,么么哒……^3^

2020-09-18 14: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