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克的哪门子的妻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079 2020.08.24 15:01

  “错了错了,她阳寿未尽,命不该绝……”

  “快、快、快把她送回去,不然要大乱了!”

  “啊,狐妖的内丹,快抓住她……”

  “一级警报?不能再耽搁了,就这样了,快……”

  那些焦急的声音响亮又急,却又让人听不太清楚,断断续续的。

  迷迷糊糊的宁香莲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狠狠拍在后背上,自己就飘了起来,径直撞入了一片白雾之中。

  她在白雾中还没有站稳,一道黑影就冲着她撞了过来。她吓得花容失色,对方也吓得不轻,尖叫声差点没把她的耳膜震破。

  随后更诡异的事发生了,就在她护住头往旁边避让时,对方像是被一道看不见的墙挡住了,呈一个“大”字狼狈的爬在了她一臂之外,紧接着黑影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反弹力,比出现更快的速度又回弹进白雾,不见了踪迹。

  不过黑影的声音却没有消失,她气急败坏的吼道;“D5,这是怎么回事,刚刚那个小婊砸是谁?”

  一个没有生硬的声音平静的道;“发现异常,正在检测扫描中,请宿主稍稍等一下……滴滴滴……”

  宁香莲知道那个女人嘴里骂的是自己,但她的脑子还是一片混混沌沌的,一下子想不出该如何反击。

  没感情的声音“咦”了一声,但半点也没有惊讶的语气变化;“检测结果,那魂魄与身体的契合度高达百分之百,应该是原主?”

  “什么,她还没有死?”

  女人的这句话像是一下子打开了宁香莲脑子里的某个开关,冰冷的寒意和痛楚如同潮水般涌了出来,几乎要把她的身体冻僵,嗓子也干疼得厉害,连喘口气都困难。

  不过,这冰冷又痛苦的感觉倒是让她的意识和记忆瞬间都清明了起来。

  是了,她刚刚被人推下了井。

  呵,那些人特意挑楚长铮的封王日,作为她宁香莲的魂断时,可见对她的怨恨已经到达了极限。

  也是,从楚长铮一战成名后,就成了人见人爱的香馍馍,一堆从没有见过的亲戚长辈们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跳了出来。他们没办法对楚长铮的前途指手画脚,更没办法让楚长铮与他们亲近,一个个就把矛头都指向了她。

  他们说,她和楚长铮的婚事没有长辈之命,做不得数。

  他们说,说她是个商户女,与楚长铮门不当户不对,留她做妾就算抬举她了。

  甚至有人直接给她撂话,让她知趣的主动自请下堂,省得祸害全家。

  她又不傻,若是他们有本事让楚长铮休妻另娶,也用不用来跟她废话了。

  这些年陪楚长铮吃苦受累的人是她,楚长铮又没有说要休了她,她怎么可能因为这些个外人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就把自己好端端的家毁了,把夫君拱手相让给他人的?

  自然就是来一个骂一个,来一双怼一双,没给人留半分面子。

  看来她的不知趣在楚长铮即将封王的时候,彻底的激怒了那些人,才有了这场祸事。

  不过,她还真命大,竟然没有淹死。

  宁香莲忍着痛,无声讽笑着。

  耳边恼怒的女人声音还在继续斥问着地五;“我不管你刚刚出了什么差错,你现在只要告诉我,该怎么办就行,等着她断气?”

  “可据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来判断,短时间内她不会有性命之忧,您只怕需要重新挑一个身体了。”

  “什么?”那女人尖锐的声音几乎没把宁香莲的耳膜震破;“重新挑?你开什么玩笑。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还能找到比这更好的皮囊吗?她可是武定王楚长铮的王妃。若我有了这个身份,很快就可以完成任务,收齐集我们需要的能量,离开这个时空了。”

  “但她没有死,你怎么可能取而代之。”

  他们想让她死,好取而代之?

  宁香莲怒不可遏,吃力的睁开眼,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却不想这简单的动作却疼得她直冒冷汗,而且声音传来的地方哪里别说人了,只有一团依稀是女人模样的黑影子悬浮飘在半空中。

  天啦,他们……不是人!

  似乎是她的表情太惊愕了,被说话的那团黑影看到了。

  那个黑影似乎查觉了她举动,直接扑到她面前,与她来了个脸对脸,惊讶地道;“咦,你看得到我?”

  宁香莲能感觉得到影子身上的寒气,她假装没有听到黑影的问话想糊弄过去,可她移开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黑影更加确定了;“没想到,你不仅看得到我,还听得到我说话。这样也好,我们来做个交易。反正你是不想活了,你把身体给我,由我替你完成未了的心意,如何?”

  宁香莲知道瞒不过去了,倒也冷静了下来,忍着痛问;“你……是谁?”

  对方心心念念想要她的身体,她好歹也要套出对方的一些底细,才能知道该如何应对。

  黑影道;“按你们的认知来说,我是还愿大仙。”

  大仙?

  宁香莲扯了下嘴角,依她看,这黑影就是个女鬼,还想骗她!

  女鬼似乎想取信与她,洋洋得意的道;“我对你的情况可是一清二楚的。你叫宁香怜,虚岁十八,出自姑苏宁家,你的外公一家为了你手中的宁家产业,毁了你的婚事,还故意把你许给了克妻的武定王楚长铮……”

  宁香莲听到女鬼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时,还吓了一大跳,随后越来就越觉得不对劲了,这女鬼嘴里说的人那里是她,她哪是什么姑苏宁家的姑娘,当她听到了“武定王楚长铮”,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

  她记得当年楚长铮就是被封了武定王的。

  大兴朝不会有两个武定王楚长铮吧!

  说楚长铮克妻,她还没死呢,楚长铮克了哪家的妻?

  难不成,为了门当户对,说出去好听,楚长铮给她编了个家世?

  女鬼说了一堆,见宁香莲根本不为所动(发懵),她有些不耐烦了;“别装死,我要不是觉得你的条件很符合我的标准,我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许你个心愿。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宁香莲本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听到她不屑的口气,反倒不害怕了,直接拒绝;“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