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是不是真的动了心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033 2020.09.04 17:23

  楚长铮捂着嘴虚弱地咳嗽了起来,刚刚占了上风的正顺帝笑容挂不住了:“别激动,千万别激动。刘全,你发什么楞,快出去叫刘大夫。”

  若是因为他一时之气,把楚长铮又给气出了个好歹,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刘全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跑。

  “不必了,我没事。”楚长铮端起茶水,直接灌了半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似乎缓过来了。

  “真的没事?还是看看吧。”正顺帝还是忐忑不安,看到楚长铮的脸色遂渐好转,才稍稍放了些心。

  但一转念,他就又把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新王妃给记恨上了,道:“那个宁氏在成亲当天寻死,你又何必给她颜面,还替她请封诰命。不如就当个妾拘在府里做味药,日后,朕再替你挑几个好的。”

  有一,自然会有二三四。

  而且有了这成功的例子,相信那些世家名门的也都会蠢蠢欲动了。

  楚长铮一口参茶尽数喷在了刘全脸上,都顾不上擦嘴,忙道:“这怎么可以!”

  开什么玩笑,他弥补过失还来不及呢,还贬她为妾?

  信不信,这话只要一传出去,宁香莲会在第一时间就会冲过来扇他几个大嘴巴子,然后跟孩子们把牌一摊,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的视线,永生不再相见!

  “你是真瞧上宁氏了,还是……”正顺帝的目光暗沉了许多:“只因为她也姓宁?”

  所以,爱屋及乌?

  楚长铮撑着桌子站起身来,冲着正顺帝拱手深鞠了下去,道:“皇上,臣岂能做那种忘恩负义之事?”

  见他郑重的自称为臣,又强撑虚弱的身子行礼,正顺帝知道他是认真的,想想这也符合他一贯以来的行事准则,忙起身将他扶住,又摁回到了椅子上,才道:“若是……”

  楚长铮打断了正顺帝的话道:“皇上,她只是一介弱质女流,若不是真受了屈辱,如何会做出抗旨寻死之事?这后头只怕还有蹊跷。”

  他故意说得有些含糊。

  相信他一大早让刘柱把那两个婆子送回到苏家的事,很快就会传到皇上的耳中,再加上宁香莲让人去讨嫁妆单子,更是会引发出一堆猜测。

  正顺帝屈指轻敲着桌面道:“你说得倒也在理。若没有人想逼,她一个孤女怎么可能放着王妃不当,而去自尽呢?”

  旁人是进不得武定王府,那宁氏可是活生生进来了。

  再说,寻死的法子那么多,为何偏偏要去跳大宁氏葬身的那口古井。

  难道长铮多年不露面,依旧有人想要除他而后快,又无处可下手,就借着这次的婚事的意外再次挑起他的亡妻之痛,再次引发旧疾。

  楚长铮见他疑心已起,也就见好就收,不再多言了。

  正顺帝使了个眼色给胡全,也就没再提。反正在他看来,长铮知思,那宁氏知趣,两人若是和和美美,也是一出佳话;若是宁氏不知好歹,长铮也不是个面团儿捏的没脾气,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置宁氏。

  他就犯不着再伸手管长铮的后院。

  不过,他还是说了一句:“这婚虽然是朕御赐的,但是朕可没想委屈你。”

  旁人被赐婚,哪怕夫妻再不和睦,也得凑和着过一辈子;但他跟长铮是什么交情,只要长铮一句话,这门亲事他能赐,自然也能毁。

  “臣谢皇上厚爱。”楚长铮顺着正顺帝的话谢恩,顺便还不忘:“那宁氏的诰命什么时候才能下来?”

  正顺帝伸手指着他,手指抖了好一下,喝道:“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真的对那宁氏心动了?”

  就他这样子妥妥的老房子着火,没法扑的模样。

  轻叹了一声,楚长铮才半真半假地道,“今儿与她见了一面,瞧着她那刚烈的性儿,倒是觉得有几分熟悉。您知的,有些事有些人,一旦进了心里,就再也磨不灭的,哪怕再找不回当初,好歹也不能让记忆褪了色。”

  他总得对自己将来护着她的举动,做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听了他这话,正顺帝的心头蓦然涌起一阵苦涩,他懂楚长铮的心思。

  他也曾经遇上过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只是年少不知珍惜,而把她给遗失了,现在除了在他们身上寻找影子外,他也没有其它的法子寄托自己心底的思念。

  “哎……”正顺帝一声长叹,不再追问。

  楚长铮也见好就收,转而问起了现在边疆的动态。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正顺帝见楚长铮越来越没精神,也就不再久留,摆驾离开了王府,他完全忘了召自己来之前非常好奇的宁氏过来瞅一眼。

  宁香莲是在正顺帝走了之后,才知道正顺帝来了一趟。

  告诉她这个消息的并不是她身边伺候的刘嫂子,而是搬院子路上碰到那只鬼眼貂。

  当时她刚刚睡醒,就听到了窗边有细微的动静。

  似乎知道她查觉了,窗外一下子寂静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有声音怯生生地道;【大人,我想伺候在您身边。】

  这很有特点的声音一下子宁香莲就听出来了,这就是园子里听到的那三只精怪中的一只,但不是榕树精,应该是鸟精或者貂精。

  不过,伺候在她身边这是什么回事?

  难道它们真拿她当成了大妖,所以前来投靠?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外头的东西急了,又道;【我呆在京都有一定的年份了,可以帮您跑腿,可以帮您打探消息,也可以帮你做各种事情。只要您愿意让我留在您身边就好了。”

  宁香莲不敢应。

  自古妖都是狡猾的,这家伙肯定不会是白白送上门来任由她差遣的,必有所图。

  那东西又道;【我修练不易,本身又弱,但我又离不得京都。所以,我只能厚着脸皮来求您的庇护,以及在您身边沾沾灵气儿。】

  就这么简单?

  她是个人身边收只妖干嘛。

  再说,她又不是妖,能制得住这妖吗?

  似乎是想回答她的这句话,胸口处又隐隐发热了起来,甚至心跳也加速了几分。

  不过,她硬生生按捺下了胸口的燥动,不所为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