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撞妖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112 2020.08.31 15:12

  “王妃。”常嬷嬷提醒般轻唤了一声,慢悠悠地问道:“那王妃可还要等等王爷?”

  等,还等个P!

  管他楚长铮打什么主意,她先把实惠给落稳了再说。

  那书稿苏家人想要,肯定舍不得毁,早一天晚一天的,也没什么区别。

  打定了主意,宁香莲收起了脸上的不悦,道:“王爷忙于正事,自然是不能打扰的。也是,后院这些琐事儿自古是妇人家的份内之事,哪里需要王爷忧神的。嬷嬷都特意为了我搬院子的事亲自来一趟了,我总不能不给嬷嬷面子,那就搬吧。”

  常嬷嬷眼皮一跳,面前这位新王妃的意思是想顺道儿拿下王府的管事之权?

  真是年轻姑娘,无所畏惧,想什么就说什么。不过,只要她真能能王爷驱祸挡灾,自己哄着供着她一些,又何妨。

  她没有顺着宁香莲的话应,只是笑了笑:“王妃说现在搬,那就搬。”

  宁香莲也见好就收,又对刘嫂子道:“王爷吩咐刘管事把她们送回苏家,那就听王爷的,只是记得把我的嫁妆单子从她们的手里拿回来。”

  这宁小姑娘是姑苏宁家唯一的后人,属于宁家的一切都该拿来给宁小姑娘做嫁妆的,包括她父亲的手稿也是。

  向洪婆子她们要嫁妆单子,就是透过她们往苏家递话。若苏家人知趣,愿意就着她这个坡把手稿一并送来,也省了她的麻烦,若是他们想要瞒天过海,那她今天要的嫁妆单子,以后也能做为发难的引子。

  说罢,她还问了句常嬷嬷:“嬷嬷觉得我这般,可好?”

  “王妃,这是理所当然。”常嬷嬷应道,眼睛里还不吝啬地透出了几分赞许。她这是真心的,她原本以为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家子气的庶女,遇上事儿只知道寻死,没想到还真有几分当家主母的气度。

  刘嫂子忙应了,待她没有其它的吩咐,挥手示意离开后,才退出了门外。

  说起搬院子,实际上也就是宁香莲一个人挪过去就行了。

  常嬷嬷让人取来厚厚的披风,她亲手仔细地替宁香莲披上,又塞了个小巧的手炉到宁香莲的手中,这才叫过两个力气最大的婆子以手搭成轿,把宁香莲抬入早就等在门外的里。

  轿子里铺着厚厚的软毯,角落里还固定着一个包得紧紧的小炭炉,把不大的轿子里烘得热乎乎的,可见准备的人考虑得有多仔细。

  宁香莲坐下后,如同坐在棉花堆里,舒服得差点没打盹。

  这做王妃还真是舒服,怪不得当初,那些人迫不急待的向她下手。

  可没走久,她就接二连三听到一堆非常大胆的议论声,整个人都惊呆了。

  【咦,这新娘子真的没死!】

  【这是第几个了,八,还是九?】

  【如果按进门来算的话,这是头一个,以前那些都还没进门就死了,只能说未婚妻。】

  是谁在说话,还说得这么旁若无人?

  常嬷嬷是最讲究规矩的,她怎么能容人当着她的面说三道四,而且议论的还是楚长铮的事?

  这楚长铮这些年到底订了多少次亲?

  宁香莲心里的怒气,一下子翻腾了起来,瞬间,那热火朝天的讨论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紧张的呼吸声。

  【大……大人……息……息怒……】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它们年幼无知,口无掩拦,不知道大人您驾到,若有冲撞,还望大人海谅。】

  这是在求她?

  宁香莲一把撩开了轿帘,见跟在轿边的常嬷嬷面色如常,见到宁香莲拉开了帘子,她只是柔声叮嘱着:“王妃,外头风大,您小心冻着。待您养好了身子,再来逛园子。”

  敢情,常嬷嬷是以为她好奇园子里的景色,才按捺不住好奇。

  那……常嬷嬷是没有听到那些议论声吗?

  难道,她清天白日的也会遇上鬼?

  那个苍老的声音似乎是查觉到了她的疑惑,道;【我是您刚刚路过的那棵大榕树,至今已有八百岁,另外的一只是在我树上做巢的翠鹦鸟,一只是府里的鬼瞳貂。】

  树,鸟,还有貂在道人长短?

  呵,看来她这次不是遇鬼,是撞妖!

  她偏头往后看,果然看到了一棵五六人拉手也围不住的的大榕树。虽然已是冬天,但那大榕树依旧是苍翠欲滴,上头胳膊粗的树叶蜿蜒盘旋着,展现出千姿百态,称得上为一景。

  只是现在她知道了,眼前的树并不是景,而是妖!

  遇上妖要怎么办?谁来告诉她啊!

  她一着急,外头那大榕树的声音更慌了;【大人,息怒,息怒啊,请看老朽这么多年修行不易,又从没害人的份上,放老朽一马吧。】

  得,它比自己还害怕!

  宁香莲瞬间就不怕了,只不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与那大榕树沟通。

  没等她想出主意来,软桥已经离大榕树有一段距离了,大榕树似乎也查觉到了她并没有杀意,声音也缓和了下来;【谢谢狐仙大人不杀之恩,以后若有用得上老的地方,请大人尽管差遣。】

  差遣,难道你一个树精还能帮忙跑腿?

  宁香莲噗通一下笑了出来。

  等一下,他最后称自己为什么来着,狐仙大人?

  她可是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是狐?宁小姑娘也不是狐啊。

  瞬间,她想到了那些模糊的记忆,好像鬼差在送她还魂的路上,遇上了逃脱的狐妖内丹,难不成,那狐妖内丹现在藏在她身上?

  随着她想到狐妖内丹的那一瞬,她的心窝处开始发热起来,一阵的暖意慢慢的蔓延到了全身,最后慢慢汇集到了她的额头上,之前还有少许的晕眩,瞬间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刚服过仙丹一般。

  可是妖的内丹是仙丹吗?

  可别欺负她《搜神记》《列异传》看的遍数得少,肯定是不会是同一个东西的。

  不过地府都不收她,那她还怕什么内丹?

  她按住自己还在发热的额头,低声道:“你选定我,肯定有你必须的道理,我也不想弄明白。你只要不害我,我们就相安无事,要不然,我们就玉石俱焚吧。大不了,我再从地府走一趟,只是你就未必再有逃得出来的机会。”

  额头上的热度瞬间就凉了下来,并且冷得刺骨,但仅仅也只是一瞬间,额头上又恢复了正常。

  宁香莲明白,这是妖丹暂且向她妥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