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不是她的脸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184 2020.08.25 17:11

  “什么,”女鬼被拒绝后,火冒三丈,说起话来也就更刻薄了;“呵,真不知好歹,你以为我非你不可吗,我不过是懒的发时间再找新的皮囊罢了,才想你我双赢的做笔交易。”

  “你自己心里非常清楚,不管是那狠毒算计你的苏家人,还是为了自保就忘恩负义出卖你的的白眼狼,都不是现在的你可以应付得了的,要不然你也不会万念俱灰的拿自己的死来报复他们。”

  “眼下你能看到我,可见你今天虽然没死,但魂魄已经不稳的,最多能再拖三五日就会死于非命,到时候,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你这个皮囊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女鬼的眼神变成阴森森了起来,她冷笑了几声,道:“看来你是得了机缘,重生了。不过,那又如何。现在你已经把你最大的靠山得罪了,哪怕你知晓了先机,知道了一些人的命运和发展的轨迹,那又如何。狼行千里吃肉,狗走万里吃翔,以你的脑子,你的能耐,也改变不了什么。你命该如此,心中再多的不甘,最后也逃不了最后惨死的下场。”

  宁香莲被女鬼左一句“死”右一句的“亡”给刺激到了。她本来身体就难受,这下更没什么耐心,沙哑着声音道;“我的事……与你无关……我也用不着你来完成心愿!”

  她已经不想听她胡说八道了。

  她还记得刚刚那个叫地五的说过,只要她没死,他们就害不了她,那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说完那句话后,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手,用力把腕上的镯子磕在床沿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不管她弄出的声响会引来救她的人,还是想害她的敌人,好歹活人阳气能助她驱走眼前的女鬼吧。

  屋内的动静,惊动了外屋的人。

  “什么声音?”

  “好像是屋里传来的。”

  一直保持着安静的D5也忙出声;“宿主,有人来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女鬼没想到宁香莲会来这么一出,气得破口大骂,“好你个宁香怜,给脸不要脸。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没有死在今日!”说着,女鬼的身影变淡,随后消失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宁香莲松了一口气,偏头看向门口,可门外的人却没有进来。

  “嫂子,你说会不会是姑娘……”

  “胡说八道什么,她已经死了,就算回魂,也得再过几天!”

  也许是这一句话扎了心,最开始说话的妇人压抑的哭了;“我就不该听你们的,我辜负了夫人临终前的托付,害了姑娘,以后怎么有脸去地下见夫人……”

  另一个泼辣的女声骂道;“别说去地下见二姑奶奶,你先想想怎么回去见老夫人和两位夫人交代吧!。要不是你这个奶妈妈连自己奶大的姑娘都哄不住,又怎么会出这样的祸事?”

  那骂人的人估计也是气狠了,有些收不住劲,又数落一番;“她真是个害人精,明明都平安进王府拜堂了,放着好端端的王妃不做,竟然去跳井!谁不知道武定王的原配就是跳井死的,她肯定是存心的吧,这一来就把王府上下得罪尽了。我们回去别说领赏了,只怕全家都要被发卖了。”

  宁香莲听到这番话,脑子如同炸了一般。

  楚长铮的原配是跳井死的?

  说什么呢,她是被人推下去的,可不是自己跳井的。

  再说她现在还没死,楚长铮又娶的哪门子妻,跟人拜的哪门子堂?

  不不不,刚刚那女鬼一直说自己是姑苏宁家的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她不愿意再想下去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镯子再次砸在了床沿上,一声闷响让外面的对话声嘎然而止,半晌才有推门的动静。

  一个妇人探头进来,正好与宁香莲对上了眼,她吓得摔倒在地,大声尖叫着往外爬:“啊……来人啊,诈尸了!”

  很快,门外又涌进一群人来,借着透进来的月光,宁香莲看到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夫人。

  那夫人也看到了床上的宁香莲,微微一怔之后,就反应了过来。她平静的道:“嚷嚷什么,是宁姑娘醒了,去两个人请大夫。”她又随手指了个婆子:“去,把屋里的灯都点起来。”

  婆子们得了她这话,像有了主心骨,也跟着镇定了下来,训练有素的分头做事。

  之前进来查看的妇人缩在门边,见众人都分头忙开了,又见宁香莲安静的躺在床上没有半点可疑之处,也就平静了下来。她狠狠推了身边的同伴一把,冲着床上的宁香莲努了下嘴。

  被推出来的妇人也回了神,扑到床边,拽着宁香莲的胳膊就放声大哭:“姑娘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啊,可真真吓死桂妈妈了……”

  那个泼辣妇人也跟着扑了过来,嘴里呼喊着;“表姑娘,你若有个好歹,二姑爷和二姑奶奶在地下也会不得安宁的……”

  宁香莲听得出来,泼辣妇人提到所谓的二姑爷和二姑奶奶,是在威胁她什么。

  联想到刚刚那个女鬼的话,一些不太清晰的画面以及杂乱的声音像狂风一样席卷过她的脑海。

  黑影、白影、红珠……

  阳寿未尽、还魂……

  一个大胆的猜测随之浮上了心头,她哑声道:“镜子,快给我镜子。”

  那夫人不明她为什么突然要起了镜子,还是示意旁边的婆子取了面镜子,端着给她照。

  看清楚铜镜里映出来的那张完全陌生的小脸,宁香莲差点尖叫出声。

  那不是她的脸,半分也不像。

  她是圆脸杏眼,镜子里却是瓜子脸丹凤眼,脸上还有一粒添了几分妩媚的美人痣,瞧着最多十七八,而她上月就满了二十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变成了另一个人,还年轻了好几岁?

  更让她惊愕的事,镜子里的人突然冲着她点了点头,随后她耳畔又听到了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声音:“贵人,请听我一言。”

  她眼角余光寻声暼过去,只见一个白得似乎透明的人影跪在她的床脚,仔细一看,那个影子和镜子里人长得一模一样。

  这……这又是个鬼?

  她今天到底要遇几个鬼?

  那小姑娘满脸是泪,身体透明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她双手撑着床,一头磕到底:“小女子宁香怜大限已至,愿意将这身皮囊以及一切都让于贵人,只恳求贵人替小女子保住家父的手稿,不要让小女子父亲一辈子的心血被他人窃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