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没娘的孩子(二)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077 2020.09.14 13:41

  楚长铮端起桌上的茶,一饮而尽,似乎是把刚刚积压的火气一并给咽下了,才慢慢悠悠的出了门,站在廊下,他微微偏头朝着东边的月牙门那儿瞥了一眼,看到一个人飞快的缩头藏回了门廊后。

  全梁浑身紧张,就要过去查看。

  “不用去了。”楚长铮慢悠悠回头,由着原路回自己的院子。全梁不敢问,只得快步跟上。

  月牙门旁边,缩回头的楚逸之吓出了一身冷汗,刚刚父亲的眼神,太凌厉了,他甚至有一种猜测,若不是父亲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只怕自己今天走不出王府的这个大门。

  宁修之伸手扶住他:“被发现了?走,我们去认个错。”

  “不必了,他若是想追究,肯定这会儿全叔就已经过来逮我们了。”楚逸之心中还是有数的。

  宁修之只是挑了下眉,在他肩上拍了两下:“说让你别这样,你非不听。走,回吧。”再留下去,若是真出事了,又是一身的麻烦。

  楚逸之已经缓了过来,拽着旁边的宁修之一路飞奔到了前西院的马车处。

  楚适之陪着楚月瑛两姐妹已经上了马车,只等着宁修之的楚逸之回来了,见楚逸之满头大汗,他就要下车来迎。楚逸之忙冲他摆手,自己也没上马,而是也上了马车,还顺手把宁修之也拽了上来。

  “走走,回府。”楚逸之大声催促着马夫,马夫不敢怠慢,忙驾车往外走,跟着他们来的丫头婆子下了后面的马车,被一从护卫围着,离开了武定王府。

  车内,楚月瑛取了自己的帕子给楚逸之擦汗,嘴里还打趣着:“怎么了,被发现了。这是逃出来了?”

  她就不明白,二哥为什么走出院门了,又还转回去廊下瞧那么一眼。

  还有啥好瞧的,不管那个小宁氏在他们走后要做什么妖,那与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又阻止不了。至于父亲的态度,这些年下来,他们不早就明白了,不再抱期望了吗?

  楚逸之胡乱擦了两把,把帕子还给楚月瑛,楚月瑛一把拍在他手背上,骂道:“臭死了,别给我,我不要了。”

  楚逸之笑着,把帕子塞进了自己的衣袖里:“回去我让人给你洗洗,明儿再去给你买个十几二十张的,让你轮着用。哦,小妹也有。”

  楚月琳啃着点心,眨巴着被胖乎乎的两腮挤成了一条缝的小眼睛,问道:“我想拿帕子换香酥楼的小酥饼。”

  楚逸之看着楚月琳笑眯眯的小模样,眼眶儿有点红:“都给你买,不过,琳姐儿,平常你少吃一点儿,姑娘家不能太胖了。”

  小妹兴许是真的爱吃,但他更明白小妹为什么会把自己吃得这么胖。

  楚家人不喜欢母亲,他年幼的时候就知道。

  他亲耳听过楚家人骂母亲出身商贾,配不上父亲,让母亲自请下堂;楚家人也嫌弃他兄妹几人,说他们楚家的嫡系不能身上流着低贱血液,给他们一个庶子庶女的身份就已经够宽容了。

  楚家人还因为大哥长得与母亲容貌相似,说大哥是母亲在父亲出征的时候,与人私通生下的孩子,定了母亲不贞的罪名。

  后来,父亲在母亲遭遇意外之后就一病不起,引起了皇上震怒。打那后,也就再也没有人敢向他们下手了。但他们都知道,那些人只是不敢,而不是不想。

  不过,有一点他也是非常奇怪的,自从父亲病后,楚家人不仅不再上门来找他们的岔,甚至偶尔在外头遇上了,也是避让他们得多。

  满京都都知道,哪怕楚家再不认,若是父有什么意外,他做为嫡长子就算不能继承父亲的王爵,皇上怎么着也得大度的给他个侯爵以示安抚。他就不信楚家不眼热爵位,不想除掉或者拉拢他。

  还有大妹可是太后亲自瞧中,指给她家嫡长孙的,大妹又长得和宫中的皇后有八成像。这种事若是落在旁人家中,必定会把大妹当心肝宝贝般精心照顾着,可是皇后和楚家却仿佛没有大妹这个嫡亲侄女(晚辈)一般,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

  年幼的时候这些他都不懂,也不在意皇后和楚家人的看法。

  这些年他和大哥努力不懈的追查母亲的意外,却发现不仅当初的意外有着苏家人的影子,甚至连小弟当年的病与楚家也脱不了干系,只是相隔的时间太久了,他们根本就查不到证据。

  随着小妹的长大,与母亲越来越像,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他和大哥怕楚家人发现这点,更担心楚家会担心小妹的长相再次勾起父亲当年的那些怨恨,和楚家来一个彻底的决裂,就又会对小妹下黑,才想了哄小妹多吃东西的法子,尽量把小妹养胖一点儿掩真实容貌的法子。

  也许是小妹也查觉到了他们的担忧,乖巧的什么都不说,主动认真的把自己吃成了一个糯米团子,好让他们放心。

  说到底,还是他太弱了,他保护不了弟弟妹妹,才让弟弟妹妹们受这个委屈。

  一只大手落在了他的头上,揉了两把:“都是大哥的错。”

  宁修之认认真真的道:“相信大哥,最多三年,三年后,大哥一定让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再受任何人的气。”

  “大哥,你要做什么?”楚逸之和楚月瑛同时说道。

  楚适之也抬起了头,用眼神询问,甚至楚月琳都停下了吃东西。

  三年?

  大哥去年中了榜眼,进了翰林院做了修撰,但也不过是六品而已,可是他们对面的是楚家,还有宫里的皇后。他要怎么在三年里,达到可以与他们角力的高度,并且踩下他们!

  “大哥,你可不能想那些歪的邪的!”楚逸之急迫的又道,其它三人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这些年,里里外外都是大哥在护着他们,若是没有大哥,他们肯定不会这么顺利的平安长大。

  他们是绝对不能失去大哥的。

  楚月瑛下定了决心:“大哥,我不会退掉承恩侯府的那门婚事。”

  她知道,大哥之所以这么急的定下三年,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她。二哥小弟是男子,受姻婚的因扰相对比较小,小妹年龄还小,婚事还有得拖。而她马上就要及笄了,及笄之后和承恩侯府的亲事也要开始预备了,最多只能再拖上三年。

  若是用她的亲事去换大哥的冒险,她绝对不答应。

  “瑛姐儿。”宁修之板了脸:“你知道的,他不是良配,再说我的决定,与你的婚事无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