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来,先喝一壶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071 2020.09.08 15:30

  刘嫂子迟疑地问:“王妃,那清单有几份,您手上可有,或者可有忠心的人收着?”

  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苏家是在欺负孤女,可是若王妃手上没有真凭实据,真闹起来,旁人也只会说王妃目无尊长,仗着武安王府的权势欺人。

  宁香莲知道她在提醒自己什么,垂下了眼:“我自有主张,不会坏你家王爷的名声。”

  这王府名声和爵位,她还要留着传给儿子,才不想祸害了。

  至于宁家的财产清单有没有,对于她想要拿回宁家的财产,并不是必要的。

  她本是商家女出身,嫁给楚长铮后就一直亲自打理着各种庶事,自然比后宅的妇人对于那些钱财的事宜要清楚得多。

  若是宁小姑娘进京都已有个一两年了,苏家有数十种法子能在不引人注意、而且不会留下痕迹的法子把她的钱财变成苏家的。但现在前后不过三个月,苏家再有能耐,许多事也来不及做手脚。

  那宁小姑娘在姑苏那边守孝三年都没事,应该宁大人托了什么信得过的人护着。她进京投亲,那人肯定也会替她考虑周全,不会让她随身带着大量的金银或者银票。

  通常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在姑苏的时候就把银钱存进了银庄。若是没有对上银庄的半块信物,那些银钱根本就取不走。哪怕是他们拿走了宁小姑娘手中的信物去挪了银庄的钱,只要上银庄查一查也就清清楚楚了。

  至于房契地契的变更是需要去衙门过户的,哪怕苏家仗着权势动了手脚,眼下她身后靠着楚长铮,衙门那些老油子更清楚哪边惹不起。

  仔细估算下来,宁小姑娘撑死就是损失一些现银、古董以及首饰。

  而且她不信,宁家除了那两个被扣住的忠仆外,就没有其它忠心人了。说不定在姑苏照顾宁小姑娘的人手中,还有一张宁家家产的清单在。

  现在苏家人敢不认帐,拿这么点东西还想占个明面上的大理儿,所欺的不过就是宁小姑娘是一个闺阁姑娘,不懂其中的这些门门道道;甚至还有想要惹宁小姑娘再跟他们闹起来的歹毒心思。

  可惜啊,他们行事太毛燥,小辫子一抓一大把,就她刚刚发生的身契问题,已经足够苏家先喝一壶了。

  看着刘嫂子明显松了一口气,宁香莲心中也暗暗叹息,可见刘嫂子夫妇真是忠心耿耿的,只可惜他们的忠心是冲着楚长铮,而不是她。不过,明面上的事儿,倒是可以让他们去做。

  她挪了一下位置,又问:“你让刘柱问身契的事了吗?”

  “说了,这奴婢跟他说了。”刘嫂子忙道,她可是一见面,问清楚了苏家那边的回话,就跟自家当家的提了。

  宁香莲满意的点点头,随后指了个屋内的婆子;“你去盯着,有消息立即回来告诉我。”她抚在芝麻后背上的手,也稍稍重了些。芝麻一猫腰,窜到了床里角,趁人不备就扒拉开纱帐,悄悄溜了出去。

  婆子得了这差事,应了后,欢喜地快步出去了;倒是刘嫂子恍惚了一下,随后琢磨过味来了。

  她陪着这位新王妃一整天,原本以为王妃只是个烈性的姑娘,没想到她的一出又一出,处处都显露着城府和手段,让人看不透。若她真跟王爷一条心,又是个心善的,那王府可就真有福了。

  她的腰不知不觉的弯了几分,态度也更加谨慎了起来。

  眼下,在武定王府前院的一个小侧厅里,苏三老爷面对的可不是刘柱,而是全梁。听了全梁的质问,苏三老爷整个人都呆了,好半天才说出来,声音都是抖的:“全管事,香,不,王妃那儿真的没有陪嫁下人的身契?”

  全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难不成,这事我还哄你不成?苏三老爷,您知的,我们武定王府可不比其它的府里,王爷书房里哪怕是半张纸丢了,那可都是大事啊。”

  王爷让他过来走这么一趟,就没想让苏家好过,他自然是怎么严重怎么说。

  苏三老爷的汗,瞬间就下来了。

  武定王这些年虽然一直在王府里养伤,再没上过朝堂,也没再领兵出征,可是谁不知道,只要东辽那边一有事,皇上就会过来与王爷相商。若王府里的进了不明身份的人,且不说会不会透露重要的军情,皇上的安危也都是个问题。

  他哆嗦着从袖子里拽出帕子,擦拭了一下快滴到眼睛里的汗珠,道:“全管事,我真不知道还有这么回事。”

  若他知道,他怎么会走这一趟?

  怪不得大哥二哥不来,原本还有这一出!

  平日人人以能进武定王府为荣,希望与武定王府沾些关系;可现在他觉得这王府就是油锅,一点一点地要把他的骨头炸酥了。

  全梁看着他,不说话,只是笑着。

  苏三老爷被他盯得更加坐不住了,忙道:“也许是府里的下人忙里出错,把装身契的匣子忘了拿,我这就回府去找。”

  全梁也不戳穿他,笑着相送:“那就有劳苏三老爷了。”

  苏三老爷逃命一般的奔出了王府,上了自家马车后,才发觉腿脚都软了,瘫在马车里半天也没缓过来。芝麻也悄悄地爬到了马车顶上,随着苏家的马车一并回了苏府。

  回到家中,苏三老爷径直就冲进了正院,也不管正堂里坐了什么人,指着屋内伺候的一干下人,喊道:“出去,都给我出去。”

  他的怒气把一屋子的人惊了个好歹。

  苏二老爷脸一板,怒喝道:“老三,你发什么疯,当着母亲的面也敢这样放肆!”

  苏老夫人也阴着脸,拍着案几骂道:“你这是喊给谁看呢?”

  苏大老爷倒是觉得不对劲了,自家这三弟行事最是谨慎的,又是最孝顺的,平日让他出去办事也是稳稳妥妥的,今天怎么会这般反常,难不成……

  他挥手阻止了众人的斥责,问道:“是不是王府那边又出了事?”

  苏三老爷吼出声后也消了些气,听到母亲和二哥骂他,下人们又不动,在王府里受的惊吓又憋屈到心口上了,也不管不顾地张口就问:“母亲,您可知随那个丫头的陪嫁下人们的身契在哪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