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7、王爷的大清算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100 2020.10.31 14:08

  被点名道姓的樱儿慌乱的往前跪行了几步,哭着磕头:“奴婢前天确实是不小心打翻了姑娘的首饰匣子,之后青苹姐姐和金桔姐姐把姑娘所有的首饰都清点了一遍,奴婢若是取走了珠花,当时就会被两位姐姐发现的。”

  金桔和青苹也出声给樱儿做证,金桔还道:“虽然姑娘的首饰匣子平日并不上锁,但是那日奴婢收拾过后,珠花就在匣子里的显眼位置上,若是突然不见,奴婢肯定会发现的。”

  青苹也附合道:“樱儿是姑娘屋子里负责打扫的二等丫头,住的四人一屋,平日也不是单独当值,她即使有机会偷走姑娘的珠花,又怎么可能做到背着人在珠花上动那么大的手脚?”

  宁香莲不由得多看了青苹一眼,这丫头分析得极有条理,可见是个精明人。这样的精明人真的就没发现这件事中的一点蹊跷,还是她知道却故意不说?

  若按她们现在的说法,没有人有机会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偷走珠花,并且动手脚,那不就是说珠花原本就是泡过红芸豆汁的。这样一来,事情又绕回到了原点,而她就是那个最有可能动手脚的人!

  她也并非是解释不清的,珠花虽然是她送过来的,但从大箱子里取出,到派人送到秋水院,全程常嬷嬷和刘嫂子都陪着她,可以替她做证。

  难就难在,要怎么让瑛姐儿她们相信自己!

  她带着一丝希望看向了楚月瑛几人,瑛姐儿横眉怒视着她,相信要不是旁边的适哥儿一直在拽她的胳膊,她肯定就冲过来咄咄相逼了,倒是旁边的修之一脸的平静,似乎像是已经看透了什么,却不想说出来。

  难不成那个欠揍的皮猴子想看着她被人算计?

  宁香莲恨得牙根直痒痒,有将他揪过来狠狠抽几竹梢的冲动。

  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把事情挑明,肩上被轻轻一摁,她疑惑地抬头看向楚长铮,楚长铮并没有看她,而是很平静地问道:“你们可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他这句让一院子里的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谁也不敢开口应话。

  风香反应倒是最快的,她跪了下去,求道:“求王爷看在先王妃的份上,给二姑娘做主。”

  楚长铮连余光也没落在她身上,直接下令:“来人,把秋水院里这些护主不利的丫头婆子,有一个算一个,连同她们的血亲姻亲一起,都押到东古塔的矿山去做苦力。”

  他的话音一落,侍卫们马上动手,每人一手两个拎起丫头婆子就往院子外头拖,甚至连风香也没放过。

  宁香莲也有些懵,她刚刚还想着自己任性的再“侍宠而娇”一回,先盯着瑛姐儿他们的怒气,把秋水院里的人都拘起来,然后再慢慢查出真相。

  结果,他完全不按规矩出牌,出手就是大清算!

  不过,他怎么也把风香一并归在其中了?

  即使这件事风香有照顾不周的过失,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总不能不近人情。

  虽然她心里对楚长铮连风香一并处置有些不太认同,但也没有当着下人的面与楚长铮争执。只想着等背着人,再想办法从他的手里把风香要过来,顺便也借着这个机会给风香除了奴籍,安置个新身份重新开始。

  迎上了她有些不太开心的目光,楚长铮知道她在想什么,平静地道:“她们连琳姐儿是怎么被人算计的都不知道,摆明了没有对琳姐儿用心,这样护主不利的下人留着何用。他们全家的性命绑在一起,也弥补不了琳姐儿今儿受的罪,那连累家人同坐也是理所当然的。”

  琳姐儿受伤,最可疑的就是她身边的人,不管是动手的、知情不报的、还是无知无觉的都是背主失职。

  何况这整件事的最终目的还是冲着香莲来的,他何必费心去查她们一堆下人谁涉事,谁包庇,只要把这些有二心的下人一并清除掉,不仅可以以除后患,还能杀鸡敬猴。

  说罢,他冷眼扫过也被他的举动惊楞住了的楚月瑛等人:“待处置完这些失职的下人,你们随我进屋再说其它。”

  虽然古人说当面训子,他顾及着香莲,还是要给他们这几个孩子在下人面前留下几分颜面的。

  楚月瑛想驳嘴,在楚长铮冰冷的目光下,那句话硬是没敢说出来。

  风香原本还想着楚月瑛他们全替自己求情,见他们都被楚长铮的气势压得不敢开口,心里更是慌乱无主了。

  事情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中毒的可是二姑娘,而且她还搬出了先王妃,王爷还要护着小宁氏?

  见风香也受了牵连,丫头婆子们更是吓得一个个如同筛糠一般,瞬间院子里哭声哀求声四起。

  那东古塔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与东辽相接的边疆,那边的矿山更是在穷山恶沟里,年轻壮实的男子十去九不活,她们这些身体娇弱的女子若到了东古塔,将要面对的是比苦工还要低贱十倍的处境。

  而且,她们还连累了自家所有的亲人?

  一想到自家人将要面临的悲惨处境,有人可就顾不上往日的情份了:“王爷饶命,这事与奴婢无关,昨天奴婢亲眼瞧见青苹用帕子擦拭了那朵珠花。”

  “对对,昨儿晚上老婆子也瞧见了樱儿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在后罩房里洗帕子,盆里的脏水泛着红,她还说是自己不小心沾了姑娘的画料。”

  被人供出来的青苹和樱儿,两人花容失色。樱儿一个劲的摇头哭喊着说那婆子冤枉自己,自己什么也没有做过;青苹则直接就向风香求助:“风姑姑,您帮我做证,我只是听你的吩咐想要擦掉上面沾染的灰尘而已,并没有往上面抹什么红芸豆汁啊……”

  风香两眼赤红,恨不得扑过去撕了青苹的嘴。

  她知道王爷之前的命令并不是吓唬她们的,若没有人乱说话,有公子和姑娘们替她求情,王爷肯定会对她网开一面的。但她若是被青苹攀咬,与这下毒事沾上了一星半点的关系,哪怕只是照顾不周,护主不利,也难逃被赶出王府的下场。

  她将心一横,死咬着不认:“王爷,青苹小蹄子在撒谎,我根本就没吩咐她去擦拭珠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