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妃不易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大家都奇奇怪怪

妖妃不易当 黑发安妮 2096 2020.08.27 14:04

  刘大夫看了眼胡夫人,像是提醒般道:“该谨慎的就得谨慎,不能大意了。”随后,又嫌屋内的气味不好,让婆子把窗户打开了一条缝,说是要透透气儿。

  待到一切都按他的吩咐备妥当之后,刘大夫才坐在床边的小凳上替宁香莲把脉。他捋着花白的胡子,足足把了一柱香,才松开手道:“宁姑娘身体虚弱,该是久未进食,又落了水受了些寒。还好宁姑娘的身体底子好,才没有什么大碍,不过,现在这状况不易挪动,只怕要好好将养十天半个月才行。”

  他说“久未进食”的时候,还不客气地扫了一眼床边桂妈妈和洪嬷嬷。

  桂妈妈畏畏缩缩,不敢抬头。洪嬷嬷一听到他说不易挪动,瞬间就笑开了花,忙厚着脸色大声解释;“前儿我家姑娘受了些风寒,一直没有胃口,这才身子虚了些。”

  刘大夫没理她,回头对旁边候着的婆子们:“去厨房里端碗玉子老参汤来给宁姑娘垫垫,顺便跟厨娘说一声打明天起,每天给宁姑娘炖一份血燕,膳食也以温滋的为主。”

  婆子应声出去传话。

  宁香莲也松了一口气。从刚刚洪嬷嬷跟桂妈妈抱怨的言语是得知,宁姑娘是拜堂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从礼堂跑出去跳井的,并没有行完礼,算不得是王府的人。若是楚长铮非要把她送回苏家去,谁也没有理由阻挡。

  她倒不是怕回到苏家去面对些苏家人,只是若是离了王府,日后想再回来,那只怕就不容易了。

  胡夫人的反应比宁香莲大多了,她怔了一下后,直接就问:“刘叔,您这是……”话说到了一半,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冷笑出声,甚至都没有掩饰的意思。

  “胡夫人……”宁香莲敏锐的查觉,这其中肯定有事。

  这位刘大夫明显不是王府里供养的一个普通的大夫,胡夫人之前根本就没想过要请他过来,可偏偏他就来了,不仅说自己不易挪动,甚至没自作主张的就让人去厨房里给她安排了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伙食。

  呃,不对,怪异的地方还不止这些。

  王府里娶亲,宁姑娘跳井,这么大的事怎么会由木香(胡夫人)里里外外的张罗?

  就算在宁姑娘进门之前,王府里没有王妃,难道修之、治之也没有娶妻;云初没有掌家?

  还有木香(胡夫人)那脸上都不掩饰的不屑又是怎么回事?哪怕苏家行事太下作,但这门婚事一个巴掌也拍不响,更不能把这些都记在一个小姑娘头上。

  在她的记忆中,木香并不是个小气、不讲道理的人。

  不,若是木香对楚长铮续娶有意见,那她为什么又要来王府里帮着张罗?

  正想着,门口又进来了个身着暗褐色素纹锦缎褙子的老嬷嬷。看清老嬷嬷的脸,宁香莲吓了一大跳,要不是身上实在没力气,她真能从床上蹦起来。

  进门的那个老嬷嬷是楚长铮的奶娘常嬷嬷。

  常嬷嬷的出现也让胡夫人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彻底黑了,她什么也没有说,冲常嬷嬷微微点了下头就当打了招呼,也不等常嬷嬷发话,扭头就走了出去。屋内的婆子们也因为常嬷嬷的到来,谨慎了不少,大气都不敢出。

  常嬷嬷的身后还跟着个三十出头的妇人,妇人手中提的食盒里飘出了一股浓郁的药味,看来就是刘大夫说的玉子老参汤。

  常嬷嬷似乎对胡夫人的无礼已经习惯了,全然没有在意,进门之后一双精明的眼睛就一直笑眯眯的看着宁香莲,看得宁香莲浑身发毛。

  楚长铮自幼丧母,对常嬷嬷非常的敬重,得了官职之后就把这位常嬷嬷接到他们家中供养。

  那个的时候的常嬷嬷也有些瞧不上商女出身的她,在日常生活中没少挑她的毛病,甚至也可以说处处瞧她不顺眼。她本就不是个由得了别人说的性子,同住没有三天,就闹得不可交,最后楚长铮没有办法,只得另备院子把常嬷嬷安置了出去。

  今儿个到底是什么个状况,以常嬷嬷的性子,宁姑娘成亲当天跳了井,就等于是打了楚长铮的脸,她掐死自己的心都有,怎么可能还冲自己笑得出来?

  哪怕现在她外头披的皮囊是宁姑娘,姑苏宁家在常嬷嬷的眼中,与楚长铮也是不般配的。

  洪嬷嬷从众人的谨慎的态度上,猜出常嬷嬷的身份,见常嬷嬷吩咐丫头端参汤,就忙舔着脸凑到常嬷嬷面前,讨好的伸手去拿汤碗;“我来,我来伺候王妃。”

  常嬷嬷一记刺骨的冷眼瞥过去,洪嬷嬷伸到半路的手就停在了那儿,不敢再往前伸半分。

  “哪来的婆子,怎么这么没有规矩。”常嬷嬷喝道。

  洪嬷嬷被落了面子,也不敢顶撞常嬷嬷,低声应到;“我是宁姑娘的陪房嬷嬷。”

  常嬷嬷不客气的道;“我不管你是哪家的下人,站在王府,就要守王府的规矩,还不快让开。”

  洪嬷嬷噤若寒蝉,老老实实退到了旁边。

  常嬷嬷让人将宁香莲扶坐起,又细心吩咐婆子在她身后垫了个两个靠枕,好让她能坐得更舒服一些:“宁姑娘别害怕,听老婆子一句,旁的事儿不要管,养好身子最要紧。”

  她接过小丫头端过了那碗老参汤,吹凉了喂到宁香莲的嘴边:“来,先喝一点,暖暖身子。”

  宁香莲有些受惊若宠,张嘴接下。入口中的参汤温热,不知道里面还加了什么,几乎没有药的苦涩味,喝下后既润了喉,又填了饿狠了的胃。

  很快,一碗就见了底,她意犹未尽,还想再来一碗。

  常嬷嬷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眯眯地替她仔细擦拭干净嘴角的汤渍,温和的道;“宁姑娘,刘大夫说一下子不易吃得太多。”

  “谢谢。”宁香莲道谢,整个人还似在梦里一般。

  常嬷嬷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宁香莲开始还能含糊的的应着,后来就撑不住了,头一偏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常嬷嬷仔细的替她掖好被角,又叮嘱人好生照顾着,这才出了屋子。

  谁也没有注意到,之前刘大夫让人打开透气的窗户那里,有一双深幽的眸子把屋内发生的一切尽数收入了眼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