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且听雨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弹子球穿越的黑暗(十三)

且听雨吟 竹叶兰 1305 2021.09.15 15:34

  “这木头里都藏了虫子,你确定这木头可以造船?”

  被人拉进操作室里,我惊讶说到。

  屋内有些昏暗,老师傅们都戴着凸出来的哈莫镜,木槌时刻咚咚响个不停。

  “嗯,好吃,你来一只…”

  老师傅直接把肉嘟嘟的虫子吃了,这很直接的吃法我还没试过。

  “不,不要。”

  我捂嘴。

  我喜欢听人讲陌生的地方,近乎病态的喜欢。

  看到有愿意说说自己过去的人,我就在旁边认真听着,想知道其生身的故乡和成长期住过的地方的事情。

  无论在何时,似乎都极端缺乏愿意听人讲话那一类型的人,所以一旦遇到对我讲的十分投入的人,我都会耐心听完他们的故事。

  我想知道他们那个年代的生活,什么样式的窗子,是什么样子的小院子,院子里都有什么或大或小的植物,家里有几口人,都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每天的食物从哪里来,都能吃到什么,等等,还有那天的天气如何,都是我想听的故事。

  他们都高兴得说着自己的事情,各种各样的奇怪事,说罢全都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有的说得洋洋自得,有的则怒气冲冲,有的说得头头是道,有的则自始自终不知所云。

  说得内容,有的枯燥无味,有的催人泪下,有的半开玩笑信口开河,有的还经常让我猜接下来的内容,那又不是我的经历,但我都尽最大努力洗耳恭听。

  听到他们说,偶尔也能找到与自己相类似的经历,或者一些物料,某个场景,一些人说过同样的话。

  原因固然不得而知,反正看上去人人都想对一个人,或者对全世界拼命传达什么。

  这使我联想到被一个挨一个塞进纸壳箱里的猴群,我把这样的猴们一只只从箱里取出,小心拍去灰尘,“砰”一声拍打屁股放归草原。

  它们的去向我不知道,肯定在哪里嚼着香蕉什么的,然后各自生活着,回到自己的树上,继续做自己的猴大王。

  “哈哈,你这丫头怎么有空过来?”

  上演了戏剧性“吃虫子”一幕,才看清楚身边的人。

  “没事,就是出来走走,自从上了高中以后就没来过了…”

  一涵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看到的都是我,我自觉性地躲避,拿起木槌在木板上轻轻敲了两下,蹦出来不少碎末。

  “哎呀,时间真快啊!”

  高大的木棚子里,“扑哧”一抹亮光,点了一根烟,老师傅都是抽烟的,没有烟似乎就挪动不了身子。

  “咳咳,我们一来,您就抽烟。”

  一涵埋怨说到。

  “没有熟悉的人来,你们老师傅还不抽烟呢!”

  旁边一个看着年轻一点师傅补充到,老师傅只是微笑,解释了一辈子的事情,现在不用解释,熟悉的人也应该懂。

  “抽烟是高兴啊!”

  “对!对不起啊!老师傅…”

  一涵道歉,老师傅依旧笑着。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带我来这里了,而且喜欢跟我分享你过去的老地方…”

  我说到。

  “嘘,知道,不要说出来…”

  她示意我停止,我也没多说。

  假若可以回到那个地方,要问我带回来了什么,除了一些少数土特产,就只有几段光景的记忆了。

  然而那风景里有气味、有声音,有肌肤的触感。

  那里有特别的光,吹着特别的风,有湿润的雨,人们的说话声萦绕在耳际,我能回忆起那时心灵的颤抖。

  这正是与寻常照片不同的地方,这些风景作为唯独那里才有的东西,至今仍然立体地存留在我的心里,今后大概也会鲜明地留存下去吧!

  至于这些风景是否会起到什么作用,我并不知道,或许最终充没有起什么作用,仅仅是作为记忆而告终结。然而说到底,这就是美丽的风景。

  一涵带我走了一圈老式渔船厂,随后我们便钻进烧烤店里,准备吃点东西。

  

举报

作者感言

竹叶兰

竹叶兰

回忆

2021-09-15 15: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