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裕词宫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所谓旧仇

裕词宫赋 沈意安 2137 2019.11.01 21:45

  姜妩棋盘就摆,眉间颦蹙撇了一笔浓意前愁,真真无趣。

  正欲挥手唤浣宜召那叶才人前来下棋,叶才人便在殿外求见,姜妩一顿,唤传。

  “娘娘,”叶才人得传便匆匆踏进殿内奔着姜妩而去,在姜妩跟前匆匆行了礼便是直言,“景阳宫那李美人……缢了。”

  姜妩轻挑眉心,这不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吗?只是神色不露于面,捻起黑子至棋盘内,眼皮子也不抬抬:“这便去了?身子骨也忒弱了些。”

  叶才人垂下眼眸,姜妩见其模样,寸寸秋波盈转,嗤笑一声:“怎么,以为是本宫做的?”

  “嫔妾不敢。”叶才人贝齿轻叩,骊音翠翠。

  “虽说本宫不是未沾过这些,”姜妩素手抚上鬓边,将青丝扶在耳后,指寇明艳的手搁于案上,“但还不至于为一个小小美人如此。”

  叶才人绞着手,声儿压的极低:“只是太后明日便回宫了,如今出了这事,不知娘娘……”

  “清猗,”姜妩出声头次唤了叶才人的闺名,“如今本宫问你,可有后悔过随本宫沾了这些腥气?”

  叶清猗听着自己闺名从姜妩口中唤出亦是一惊,随之跪下行礼,花容正色:“妾绝不悔。”

  姜妩眸稍微挑,弯唇施施然莞尔:“浣宜,备轿。”

  河水清且涟猗,姜妩当初一听其名字脑海中便是这一句。

  只是如今她随了自己,怕是再无清了。

  “臣妾参见皇上。”当姜妩慢至景阳宫时,已是一众人在那儿。

  吴佞示意免礼而后走进殿内太医处询问,姜妩又微微屈膝请了皇后安,未等皇后叫起便径直走向皇上。

  傅云容在众人面前落了面子,摘了点翠护甲,瞪了眼叶清猗便进了内殿。

  “太医,”吴佞沉声,“李美人为何而缢?”

  “回皇上,李美人乃是因气结于心且劳累过度猝死。”太医恭恭敬敬俯身答道。

  李空蝉在一旁哭得莲花带雨,素日里李美人待她如何谁人不知,如今这般伤心可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了。

  姜妩听着心烦,瞪了她一眼,后者低了声却仍是低低抽泣。

  “劳累过度?后宫嫔妃何来劳累一说?”吴佞眸色闪过精光。

  欣嫔狭长的凤眸闪了闪,抬脚至吴佞旁低声细语:“皇上,李美人月前惹怒了皇贵妃娘娘被罚禁足且日日抄写佛经,不知是否……”

  话未毕便被姜妩抢了声儿。

  “瞧欣嫔这话,不是将李美人之死推到本宫身上吗。”姜妩唇边笑意七分冷,望着欣嫔,浩浩清音拉长了几个调儿。

  欣嫔不屑地嗤笑一声却在触到吴佞责备的双眸后不甘地低了头。

  “明日太后回宫本是大喜的日子,且除夕刚过不久,如今李美人病逝便不铺张了。”吴佞声骤歇,闻李空蝉不解的一声,续言,“葬妃陵,知会李氏一族,莫过于悲伤。”

  言罢瞧了姜妩一眼,转身便走,挥袖抖九重:“皇贵妃,随朕来。”

  姜妩一怔,随即勾妃唇,柳眉拢绘尽了山水情致的细毯,横生的几分暖却嵌满了化有为无的讽。

  果真还是疑了。

  “皇上,”踏入养心殿,姜妩便示意一众随从侍婢退下,“唤臣妾来不知有何事?”

  吴佞却是不看姜妩,对着那龙椅背手而立。

  “皇上——”伴其多年姜妩怎会不知吴佞的心思,拉长声儿直直地走至其跟前对上他的双眼,“莫不是疑了臣妾?”

  吴佞眉间颦蹙,不是他不信姜妩,而是明日那太后便要回来,此时此刻出了这事,他实在是……

  “妾犹记着皇上可是曾说过对臣妾永不疑,”姜妩嘴角的笑渐渐僵了,话出犹讥,“妾伴您九载莫不都是虚?”

  “妩儿,朕非疑你,明日太后便回来了,你可知如何相待?”吴佞鲜少于姜妩跟前正色。

  姜妩闻言笑意晏晏附上其臂,哂:“皇上这是怕臣妾闹了太后?”

  未等吴佞出声,姜妩便是变了脸色,压低了声儿溢口泠泠,瞟着人面挑了眉梢。

  “可若妾未有记错,当今太后可是亲弑陈贵太妃之人。”

  话一出口吴佞便沉了脸:“朕说过不许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什么时候皇上口中的任何人竟也包括了臣妾?”姜妩丝毫不在意眼前人的怒气,笑意匪浅。

  吴佞望了她一眼,平下心气,目光柔了几分,宠溺极盛:“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姜妩拉着吴佞至正殿之位坐下,而后卧于他怀里,柔荑屈指勾勒着龙袍上的图案。

  “皇上,这位子您坐了八年,怕是日日都忧着头上那把刀掉落吧,”姜妩水眸潋滟,眉间风情似天上仙,“这痛失至亲的滋味,妾可与您感同身受。”

  太后为何突然回京?姜妩并非无脑,太后视自己为何人她心知肚明。

  她与太后卫氏,已是死仇。

  吴佞一手抱着姜妩,一手轻轻抚着姜妩的鬓发。眸光自她眉梢眼角仔细摹过,不曾触及皮肉——他亲眼看过它们由粗短舒成绵绵春山,由乌亮亮一丸幽暗作现在的无尽夜色,不舍得伤着半分。

  目睹母妃为人所害自己却无能为力,从前是因为懦弱,而如今……

  “妩儿,”吴佞抱着姜妩的手紧了紧,“朕只怕伤了你。”

  姜妩微微抬眸对上了吴佞的双眼:“皇上,臣妾心里头知道您恨她,您如今贵为九五之尊,一举一动皆被万民看着,可是臣妾呀,知道您放不下。”

  骊音脆脆,似山间清泉缓缓流淌流入了他的心。

  “您狠不下手,妾帮您。”

  若说世上谁能一言让帝王甘愿覆江山,那便是姜妩无疑。

  “妩儿……”吴佞闭了眼,轻轻靠在了姜妩的玉肩上。

  众人眈眈的皇位于他,不过一枷锁而已。

  “万民所道,媚骨天成,或是金屋娇,或是凄凉魂,”姜妩的笑意渐深,眉眼染上娇慵,“陈阿娇下场悲凉,而冷宫处处几多娇魂凄凉,妾,真惶恐。”

  吴佞眉宇间痴情深镌,眸光似海,仿佛要将眼前人吸进去一般,满满的坚定:“妩儿何须惶恐,天下江山,我护你周全,有我一日,无人能伤你一分一毫。”

  阿鼻炼狱阻不住吴佞的征程万里,可若是姜妩的美人国温柔乡,他,自是心甘情愿沉沦。

  姜妩依着吴佞宽厚的肩膀,秋水横波,桃面玉肌含嗔,笑容粲然。

  “妩儿,跟朕生个孩子吧。”

举报

作者感言

沈意安

沈意安

幼苗成长求呵护❤️喜欢的请加收藏推荐哦

2019-11-01 21: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