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裕词宫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暗流汹涌

裕词宫赋 沈意安 1864 2019.10.30 21:43

  夜已阑珊影萧瑟,婆娑银光透过枝叶缝隙留下星点点,长乐宫内,两挂荔色洒碎金的绸帘晃下两道倩影。

  “你倒是颇懂医术。”姜妩双手握住珐琅手炉,闭眼卧于檀香雕花贵妃椅上。

  叶氏被吴佞封了才人,此刻低眉顺眼正恭恭敬敬地为姜妩揉着太阳穴。

  “嫔妾不过耳濡目染,懂些皮毛罢了。”叶才人笑意微漾。

  姜妩睁眼,定定儿睨她一眼,起身坐着,目光扫过其发髻:“这扁方衬你。”

  “娘娘赐的东西自是好。”叶才人抚着扁方红唇翕动,美眸瞥见其悠然的模样,心下还是存了几分惧意。

  姜妩瞧其神色,横下眼波惹的倒颇有意味儿。

  李氏罚了禁闭吴佞也只是问了缘由,再过几日便是除夕,宫中众人定是趁宴上献艺博宠,想起那姜湘如按耐几月,此番也定是要有所动作了。

  思及此,姜妩眴眼前人一眼,潋滟飞光:“除夕夜宴你献何才艺?”

  “嫔妾不才,未有才艺精通。”叶才人垂下眼睫几丝尴尬。

  “宫中无宠之人只有两种下场,”姜妩散尽笑意多了几分正色,水袖轻扬将手炉递给她,“一是作为斗争牺牲品,而是老死宫闱无人知,你选哪样儿?”

  叶才人闻言,眸子蕴了分难察神色,恁时跪下:“还望娘娘赐教。”

  姜妩心中自有七分心思,执其茶盏饮了一口,口吻轻了几许:“每年除夕都不过是献舞唱曲儿,再者也无人敢弹琴,今年新秀入宫自是要有一番新景象的,宴上你便敬皇上一杯,行个小酒令,皇上就爱这些民间玩意儿。”

  泠音入耳,叶才人凝神半响便磕了个头。

  “谢娘娘教导。”

  姜妩护甲划着椅边发出丝丝响声,闻着檀香倒也舒心:“起来吧。”

  叶才人闻言盈盈起身,浣宜正温好一壶酒,捧了温热善酿上来,叶才人斟了两浅盅,捻衣袖为姜妩奉上,是隆冬里酿出的桂花醉,兑尽了雪水稠稠。

  上好酒酿那股子桂花甜味顷刻醉了一殿。

  叶才人垂目,听跟前姜妩佳音传来,眸色深了几分。

  “明知陌路仍追逐,自叹何苦依然如故。”

  姜妩端盅,玉首往后一仰,一饮方休,轻启朱唇,望着香炉青烟袅袅便是开口唱了两句。

  犹记月下花前细语依依,如今宫墙凄凄,一曲唱不尽悲喜。

  既是人间逍遥仙,亦是天上惆怅客。

  叶才人静静瞧着,忽然觉得,姜妩本应是不谙香尘情事的,她是病骨透的白,却偏似秦火焚不尽的诗书,端一副倔强入骨。

  姜妩低低呢喃着江南的词,红云上脸,揽九分月色,乘一分醉意,眸里有情有酒也有诗,只是不知是说与谁听。

  迎面轻飕寒意沉沉,姜妩下了软轿便打了个冷颤,除夕之日,合宫嫔妃清晨便要向皇后问安。

  未等通传,姜妩就举步走入凤仪宫内。

  殿内嫔妃都已落座,见姜妩都起身行了礼,姜妩一声“免了”,见座上皇后,扭转眉峰,凝个春风拂面的神态:“妾请您安。”

  傅云容挥手示意免礼,姜妩便走至皇后旁座端端坐于梨花木椅上,瞥见祥婕妤与那姜湘如坐一起,眼若秋波。

  “皇贵妃病愈不久,定要好好养着,莫落下病根,入宫多年还是早日诞下皇嗣的好。”傅云容触纹案挲,不露声色。

  姜妩闻言半分存愠却不露于面,举帕挲靥,望了皇后小腹一眼:“臣妾还年轻,倒是娘娘,自从当年那事后到如今都不见有何动静,这中宫无嫡子可不行,娘娘可有寻了太医看过?”

  “嫡子”二字被细细拖长了音,说罢姜妩执帕捂唇轻笑几声,眸蓄春水,泛的是万里恣傲,毫不掩饰的轻蔑,她接了茶盏,拨烟绿茶汤,碧波浮青茗。

  过往种种划过眼睑,傅云容忍得心口生疼,眉蹙得极低,沉钝痛意敲打神经,恨意渗入她的骨头,一笔一笔冲刷着她生来的倨傲。

  对峙间,四周皆侧目,殿内一片生寂,姜湘如听着二人之言,寰视一众,打破沉默,似是解围:“皇贵妃娘娘头上这金累丝嵌宝珠鬓钗做工可真是精致,不知是哪位师傅做的?”

  “怎么?姜美人看上本宫这鬓钗了?”清凌凌的声音,姜妩扬了扬下颚,“左右不过是昨日皇上让库房送来的小玩意儿罢了,美人若喜欢便拿去。”

  姜湘如笑意僵在脸上,不过一瞬又恢复原样:“皇上所赠,嫔妾怎敢要。”

  傅云容生生忍下气,沉着声:“好了,今夜除夕夜宴,司坊予各宫的衣衫都缝制完了,你们瞧瞧。”

  说罢敛衽望了云宜一眼,后者会意,让一众侍婢奉上衣衫一件件展于嫔妃跟前。

  姜妩望着眼前小侍婢战战兢兢地双手奉上一件如意缎绣暗花云锦宫装,不同的是比他人多了一件乌金云绣氅衣,只瞥了一眼便示意下去。

  “皇贵妃,”傅云容素声媕媕,深压恨意,“除夕夜意团圆,那李美人想必也知错了,你便解了她的禁足吧。”

  姜妩闻言轻哼一声,玉唇张闭是泣血的红,笑得人心生惧:“那臣妾是不是也要饶了苏采竹,将其放出来好让她与娘娘您团圆?”

  傅云容眼里有雾,柳眉拢聚,双手紧握轻颤,忽而猛地起身,不等众人离开便转身走入内殿:“都散了!”

  姜妩懒懒起身恭送,行礼却并无曲膝,鬓边垂下的流苏晃出丝丝声响,接过汤婆子,望了祥婕妤一眼,只见她眸光发暗,姜妩葱指挽起因殿门推开而吹入冷风微乱的几缕青丝,未说什么便走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沈意安

沈意安

照例求收藏推荐评价

2019-10-30 21: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