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裕词宫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是真抑是戏?

裕词宫赋 沈意安 1369 2019.11.15 22:39

  “采竹那丫头……猝了?”凤仪宫殿门紧闭,傅云容手执玉卮,听着云宜匆忙的话语。“皇贵妃日日差人严刑,”云宜愤愤,“狱卫来报时,说是死状不堪入目。”

  “姜妩……姜妩……”皇后仰头一笑,将渌酒一饮而尽。

  云宜见皇后这副模样有些惧怕,诺诺问道:“娘娘莫不是就让那皇贵妃这样猖狂下去?”

  “本宫要好好准备,送她几份大礼,”傅云容端着流曳明华的锦袍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殿门,猛地推开,抬眼望天,“瞧,这后庭,要变天了。”

  傅云容正了正髻上花钿,妍笑灼灼,不禁让云宜打了个寒颤。

  慠如姜妩,你若知道是那最宠爱你的男人亲手将你拉扯进你曾经最憎恨最不屑的争斗,你会如何?

  九年的荣华娇待,享尽天下富贵珍宝,可有将你宠得娇生惯养?

  本宫以沉香的棺木,云锦的丧衣,明珠做灯,金银做地,可葬得起你?

  绛云宫内,司空盈随意从桌上抓条绸帕掩面,止住泪珠下坠,余了一双红肿的圆眼载着水光看人。

  一旁的娇儿看着眼色,适时上前躬身:“皇后娘娘,公主她……咱们贵嫔娘娘从未受过这种委屈,那皇贵妃也欺人太甚了。”

  傅云容唇使贝齿锁得殷红,翠云罗簪一荡,用宽慰的口吻对她说:“太医瞧过了,没什么大碍,左不过是你娇生惯养,伤口显得红了些罢了。”

  司空盈此时襟口仍还微微起伏忙着哽咽,望向皇后时身子顺势颤了颤,眼底精光藏得好好的,几息,才哑着嗓子开口。

  “臣妾不过是说皇贵妃太过奢华骄纵,竟被她扔了杯盏罚跪,这满殿的宫人都看见了,臣妾面子都丢光了。”

  傅云容目光烁烁然,眉尖皴皴:“她到底还是这个性子,皇上宠着,能有什么法子。”

  司空盈轻轻地咬着一点下唇,示意娇儿将侍婢都带出去,傅云容素手一挥,腕间玉石晃荡有声,云宜也会意,半响,只余她们二人。

  “你虽是和亲过来的,但到底还是个嫡公主,没受过这种委屈,是可怜了。”傅云容召她上前,司空盈杏眼半垂乖乖跪在傅云容跟前,膝上伤口隐痛,傅云容指尖点点她眼角衔的一颗泪水,长甲不经意划过她的鬓角。

  “皇后娘娘,”司空盈直盯眼前人鞋头的华丽绣花,而后抬起姣好面庞看她,像是在诉讼不公,“臣妾自知是败国和亲会被人瞧不起,可那皇贵妃也太过骄纵过分,您可得为臣妾做主啊。”

  傅云容支肘揉揉眉心,牙关很轻地上下一碰,尾音吐得很长:“那……这便要看你的了。”

  司空盈袖下掌成拳,作了副恭敬模样低头行礼,逆光时面容神情藏入阴影里,藏着讥讽意味。

  “是。”

  东方金乌坠,西边明月起。,红灯笼依次亮起,扯三尺流光布缀万千星光,天地似野,一杯霞光尽,夕晕抹做胭脂。

  娇儿迎走了傅云容,回头只见司空盈嫩指不食蔻丹,摸书一分骨,对着皇后那些送来的礼瞧都不瞧。

  娇儿打帘弄翠,拿了小杵捣了花瓣,暗香盈雪,红彤彤的一片,似胭脂飞红。黑金漆的小盘将将盛了一小盘,扯了二钱朱砂细磨,奉她膝下,思虑着。

  “公主,你为何……要作这副模样对那皇后?”

  她伴司空盈数十载,从未见过她会因这些事儿委屈,还是头一回见她因除了谢世子外的事哭红了鼻子。

  她家公主从不是这个性子。

  “你尽管随我说的去做就好。”司空盈转过头看着旁跪坐的人儿,撷那落尽了娇躯的花枝,呈在手上,好是一副捧香求责,“这香不错,入夜你悄悄遣人拿些去长乐宫,别被人看见了。”

  娇儿闻声递过来,隔着她话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心迹,疑惑:“公主……”

  “传话予那皇贵妃,她要本宫做的,本宫已搭上皇后了。”司空盈弯了腰支着肘看她,两指并着敲了敲案,“让她,可千万别忘了答应过本宫的话。”

  

举报

作者感言

沈意安

沈意安

军训太累啦QAQ不要掉收藏????请允许我请假一天

2019-11-15 22: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