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裕词宫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晋封贺礼

裕词宫赋 沈意安 2221 2019.11.03 20:45

  祥婕妤正执了新进的青雀头黛对镜试妆,姜湘如恭顺地立于一旁,那守门的婢女却小跑进内殿促然急语:“娘娘,那李答应晋了位了。”

  祥婕妤葱尖一顿,蔻丹捏紧了眉黛,“何位?”

  婢女望了眼姜湘如,声儿颤颤:“晋美人……”

  姜湘如仍是那副表情,祥婕妤示意婢女下去,直直递过去一个不屑的眼神儿:“你倒沉得住气儿,这李美人都赶上你了。”

  “嫔妾在意的哪是这些,况且这李美人何得晋位,娘娘也并非不知,不过是渔翁得利罢了。”姜湘如抬眸凝睇于人眸中,一字一句道。

  李家嫡女无故暴病而亡。恰好便是在这太后回宫的前天晚上,本就有些流言蜚语,加上太后的推波助澜,那些拥立恭亲王的人便开始说是皇贵妃妖媚迷惑帝心,是为妖妃,心狠手辣为求圣宠不择手段,也是个不祥之人,朝中大臣纷纷请求废皇贵妃,吴佞怒且烦躁,那些人便趁机道要安抚李家必先要安抚在宫中的李家庶女,吴佞准了,将李空蝉封为美人。

  “心狠手辣、迷惑帝心、祸国妖妃?”祥婕妤纤指抚过案上的玉簪细细挑选着,心思微动,“倒真有几分是她的性子。”

  姜妩生得一副惑国姿态,像杯色清香郁的鸩酒,红锦覆骨,醉饮一杯山河,世间男子没有一个不为她倾倒,是以吴国才有了那句“英雄尽折腰、君王不早朝”。

  “朝廷大臣们此次是铁了心要皇上废了皇贵妃啊。”姜湘如眸光潋滟。

  祥婕妤青葱护甲叩案:“是那位铁了心要将她置于死地。”

  姜湘如蹙眉,却也知道这些不是自己可以过问的。

  祥婕妤眼旖飞光睃了人一眼,眼底笑意渐深。

  当年她刚过双七便被父亲送入王府做侍妾,安安静静本分的性子也不招惹那些莺莺燕燕,皇上也当自己是半个知心人。后来姜妩入府便是大宠,日日都是被一群人围着,或是侍婢,或是阿谀奉承之人。不知何时开始,她与姜妩也是熟了些,偶尔两人月下饮酒,细诉些女儿心事,但她知道,姜妩对她说的不过是零碎。

  一日相约,祥婕妤去到时姜妩身旁一个侍婢也没有,她桃色两腮风流多情,远山星目轻挑,已是醉意大盛。

  她过去扶着,姜妩笑了一声,云袖滑下腕子是一段玉润的皮肉,柔荑扫过白玉雕栏触得寒意,眼底却是几分清明:“她是想让我死啊……”

  祥婕妤大惊,想追问何人,姜妩已然醉倒,只得送其回阁,后她耐不住派了人去查,得到的只是一句:“皇孋媵妃,触斗蛮争。”

  再查下去,派去的人却如人间蒸发一般,祥婕妤便收了手,在皇家,知晓太多会招来杀身之祸。

  皇帝登基,恭王落权,太后礼佛,已是九载。

  祥婕妤眼角眉梢间带着些许的狠厉,此番太后回宫,两虎相争,朝廷上亦是一番争斗,她大可坐享渔翁之利。

  “皇贵妃生辰将近,如今朝局这般,皇上已下令不如往年大办,只在长乐宫聚一番即可。”

  话音刚落,祥婕妤也是自嘲,论富丽堂皇,这长乐宫连着凤台二处已是世间罕有,何来小聚?

  皇上不过是寻个借口堵住那帮臣子的口罢了,到底还是纵着姜妩。

  “好生准备贺礼吧,那日啊,又是一出好戏。”半响,祥婕妤眉央未动唇角先勾,笑的得体。

  锦斋宫空前热闹,宫人来往满脸堆笑,送礼的人话里话外尽是讨好的话。

  “欣嫔娘娘,”李空蝉嘴角弯着薄笑,手执珐琅嵌青玉花瓶打量了下,“这礼也厚重了些,嫔妾怎能收呢。”

  欣嫔糯唇赫启:“妹妹收着吧,这直晋美人的殊荣可非谁都有的。”

  “李美人且收下吧,欣嫔娘娘一番心意贺美人晋封,可莫要推辞。”姜湘如眸光涌动笑的清婉。

  李空蝉端端坐与梨花木椅之上,将珐琅嵌青玉花瓶予了婢子收下,巧笑道谢。

  这晋了美人,以往因自己身份而瞧不起自己的人都换了副嘴脸,宫里皆是审时度势的人,虽在后宫,可前朝的风声也听到过些,皇上为了稳住李家,这李空蝉便是首要稳住的。

  “美人,皇贵妃娘娘的贴身婢女在外求见,不知……”李空蝉的婢子南竹小心翼翼地说道。

  李空蝉顿了顿,旋即挥手:“快快去请。”

  浣宜踏过低槛,虽是宫婢但举手投足皆是大家风范,身后还跟着两个小侍婢,刚入宫的模样,低着头不敢直视殿上人。

  “奴婢给各位娘娘请安,”浣宜规规矩矩行了礼,巧笑倩兮。

  李空蝉扬了扬手,下颔微抬:“免礼吧,可是皇贵妃娘娘有何急事?”

  “皇贵妃娘娘听闻美人大喜,特遣了奴婢来贺喜,”浣宜示意两个小婢女上前,开了锦盒,“这两份礼是娘娘吩咐送与美人的。”

  在座三位见了锦盒内皆是一愣,神情复杂。

  “皇贵妃娘娘这一份礼已是贵重无比,何以……送两份?”李空蝉徐徐开腔泠然。

  “这一份是贺美人晋封之喜,”浣宜眸光如眢画,“另一份……是娘娘特地嘱咐奴婢亲自送到美人手里,以安慰美人痛失亲姐的哀思。”

  站在右侧的小侍婢信步上前直直递到李空蝉跟前,锦盒内是一段长长的白丝绸。

  而另一份贺喜的,则是一块绿玛瑙玉佩,欣嫔认得出那是世间少有的珍品,那是姜妩当年晋德妃时皇上所赠,一共两块。

  “嫔妾谢娘娘关怀……”李空蝉嘴角蓄起一丝笑意,淡得如天际薄薄的浮云,沁到眼里,却是冷冰冰的,“只是这另一份礼太过贵重,嫔妾实在不敢收。”

  似是早已料到般,浣宜执起玉佩便往地下摔,门外流霞满天如散开一匹上好的锦绣,殿内却是冷冷清清的死寂,清脆的响声入了每个人心里。

  “娘娘说了,既然是连美人都瞧不上的东西,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瞧着她人惊吓的神情,浣宜缓缓开口。

  姜妩做事,果真够绝。

  如此珍品,竟也如小玩意一般说摔就摔,而那三尺白绫,用意也真是极深。

  李空蝉僵着副笑脸,脑内却思绪万千,莫非……被姜妩察觉到什么了?

  半晌,欣嫔挑了唇角一字一句呵笑出声:“美人莫慌,长乐宫稀奇玩意儿多了去了,这玉佩在皇贵妃娘娘眼里怕是还不及这几尺丝绸珍贵。”

  李空蝉思绪掂沉,这下马威怕是只有姜妩舍得如此,以后的日子啊,怕是难熬。

  沉着脸唤侍婢拾了玉佩碎片,李空蝉红唇微启:“劳烦浣宜姑娘替嫔妾谢过皇贵妃娘娘,这玉佩……嫔妾会好好珍藏。”

举报

作者感言

沈意安

沈意安

奶凶奶凶的妩儿~求收藏推荐

2019-11-03 20: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