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裕词宫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情字为局

裕词宫赋 沈意安 2824 2019.11.13 21:30

  晦涩的风抽击着灰白色调的卷帙书脊,恰停留在黥刑那一页,吴佞饶有兴趣地阅览一番,养心殿内一片寂静。

  可底下的魏太傅却等不及这片刻闲适,吴佞消掀睑敷衍一瞥,便可看见他发黑的前额和数不清的密汗,嗤笑。

  一旁侧坐着的吴衍执着一封魏太傅予自己的、已阅上千百遍的奏疏,脸上看不清神色。

  “朕记得……魏太傅是先帝留下的老臣子了。”吴佞开口是平平语调,缺乏抑扬顿挫的声韵变化,但这句漫不经心的叙旧却藏着类似铁器撞击的铿锵之感,无形的局促瞬间笼罩整个养心殿。

  魏太傅偷偷瞥着吴衍,只希望他能为自己说句话。

  “太傅把这般折子递给睿亲王,是当朕不存在吗?”邢书落地,吴佞心头霎时迸溅出燎原的怒火,燃得杀意从神道穴生出,目中的寒光破尘袭来,“当初你便执意要先帝立睿亲王为储君,如今还不死心,是想让朕把这十二旒交予他吗?”

  天子一怒,吴衍立即下跪:“臣并无此心。”

  那魏太傅更是眼眶于一瞬清晰可见地睁大,欲裂恣目不过三秒又被惊恐所覆,当即抢地磕首,连声谢罪。

  吴佞并不看他,而是旋身去望那吴衍,只见他的下颚毫不逾矩得藏在领口之下,吴佞似笑非笑:“朕当然知道你并无此心,否则,怎么会将这折子呈上来呢?”

  魏太傅不敢置信地抬头。

  “自皇上登基之日起,臣从未有过夺位之心,以后,也绝不会有。”吴衍垂眸,声响响,是故意说予旁人听。

  吴佞含着笑意,瞳孔中承载河山乾坤的倨傲悉数倾斜。

  这场戏,是他们故意做予魏太傅瞧的。

  这魏太傅,可是太后的左膀右臂。

  “魏太傅年事已高,不宜再任朝堂之事了,”吴佞端袖抬臂,缓缓撕黥刑一页,夹纸二指旋即一松,枯纸落地,“来人——将魏氏送出宫去,好生颐养天年吧。”

  禁军侍卫鱼贯而入,魏太傅使劲挣扎,像在说着什么,可惜被侍卫捂了嘴,也就听不见了。只余身后獬兽铜鼎翻涌的滚火声,也渐次被随窗而入的、犀利的春风湮没殆尽。

  直到长乐宫送来的笼中寒鸦燕纣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尖叫,吴衍才在吴佞的示意下起身,随他走入内殿,在摆就的棋盘边坐下。

  “皇兄好计谋,”吴佞从蛊中拿出颗白玉子,推向吴衍,那透莹直刺人眼,“太后若知道自己儿子算计她,怕是得气到不行。”

  吴衍抬眼觑他,目色更深:“皇上将白子推予臣时,就已有定局,不过是由臣手下子罢了。”

  这盘棋,跨了十年春秋,承了少年千里豪气,只是江水东逝,冲淡了赤子轮廓。

  吴佞把眼去看眼前人,澹荡报国是他,白骨横千霜是他,剑戟破九关的,也是他。

  “皇兄这些年戍守边关,从未有过败仗,是辛苦了。”

  “吴国男儿保吴国平安乃是分内事。”吴衍低头一笑,似是自嘲,他想保的,是那人的平安喜乐。

  吴佞盘腿榻上专心瞧着棋盘,捻白兵率入局,指定江山:“山河故土与吴国百姓平安皆是你的少年志,四极八荒,你本该守这方土地安宁。”

  至于其余的,便是想都不要想。

  “臣听说,那盈公主已入宫?”吴衍眼风扫过,挪指按入一子,以黑兵据守相围,“怕是寻故人来了罢。”

  “多得皇兄相助,不然朕可寻不到这好棋。”吴佞对棋细酌慢思,少顷,落子无悔。

  “那谢元晏是个好的,就是心性极高。”吴衍纵观棋局,黑子气数将尽,白子仍是步步为营,杀机不减,“皇上能得他如今这般,怕是费了不少心力吧?”

  “心气再高,也逃不出一个情字。”吴佞抬眼沉声,将吴衍黑子尽数拾去,似笑非笑,一语双关,“皇兄,你输了。”

  吴衍良久缄默,噬了抹苦笑。

  自古英雄难过情关。

  “只是那盈公主也不及妩儿骄纵,在妩儿那儿吃瘪,伤了膝盖,被禁足了。”吴佞好整以暇,眸中闪过一丝柔意。

  “皇贵妃向来如此,皇上不也说过只要她高兴便好?”吴衍松了僵直的腰,心绪翻涌。

  吴佞凝她,观他神情,半响,只道声是。

  张公公适时入殿打破微妙的气氛,他弯腰,扯着嗓:“皇上,皇贵妃在外,说要见您。”

  “还不快些请进来。”吴佞瞥他一眼。

  话音刚落,姜妩便盈步入内,似乎并不在乎张公公是否通传,傲气如梅,只冲着吴佞而去:“妾请您安。”

  吴佞伸手扶她,将她揽至塌边坐下。

  姜妩娇笑,远山夺芙蓉,方才递了个眼色给吴衍,一副惊讶模样:“哟,睿亲王也在,是臣妾打扰到你们下棋了?”

  张公公偷偷掀眼皮望了姜妩一眼,他早说过皇上在与睿亲王下棋,是姜妩径直推开自己便往里走,可他不敢出声,悄悄俯身,退出去了。

  吴衍自姜妩入殿便猛地下塌站起至一旁,翻滚的心绪灼烫胸骨,面色却不显半分,垂眸听他们调笑,闻姜妩娇声,方才拱手行礼:“臣参见皇贵妃娘娘。”

  姜妩扶整鬓上簪,收回目光,道声免礼。

  而后顺指抚过翡翠珍珑棋盘,扫向斑驳棋局,条条框框迷乱了眼,“是皇上赢了?”

  吴佞倨身探手抚她发丝:“妩儿怎知?”

  “皇上只用白子。”姜妩潋滟水眸,眉目绘尽山水。

  “妩儿来作甚?”吴佞一手撑在雕花的桌角,只望着姜妩。

  “那姜美人说有三分似我,皇上便会欢喜她。”姜妩倾身去拿那桌旁的玉瓶壶,倒了杯酒扣杯任酒香略过鼻翼,只入自己口,丝毫不顾所谓的尊卑之分,品尽酒中百味,“还故意吓叶美人,可吓着皇上的龙胎了呢。”

  “世间只有妩儿一人能入朕的眼,”吴佞斜目瞧了一旁只望着地下的吴衍一眼,而后宽大的袍袖掠过棋盘,点了点姜妩的鼻尖,“那爱妃想朕如何罚她?”

  “臣妾哪是任人鱼肉的性子?”姜妩撇嘴哼一声,灼灼瞧他,语气里都是装出的抱怨,藏得极好,“不用皇上出手,妾已命她在御花园跪着,如今还没起来呢。”

  吴佞爽朗一笑,满是骄纵:“朕知道妩儿不会被人欺负的。说起叶美人,不知妩儿何时给朕生个孩子?”

  姜妩一愣,若有若无地瞥了吴衍一眼,凉意沁冰寒入心,知晓入了吴佞的局,半响,才对上吴佞探究的双眸,说出他想听的话:“臣妾体寒,皇上不是不知,怕是……难有了。”

  吴衍胸腔一痛,他匆匆拜礼,也不顾吴佞冰凉的眼神,直走出殿。

  指尖紧紧掐入掌腹,姜妩的话语一字字刺入他的心,撕破了他心底最后一丝防线。

  明知吴佞是故意说予他听,激起自己的心,逼自己继续如今日一般对付母亲的人,可他还是入了局。

  阿妩她说体寒,难有孕。

  是他的过错。

  但其实就算吴佞不提,吴衍也会的,他亲眼见过母亲对姜妩的仇恨与凶狠,他当年成全吴佞,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吴佞去寻姜妩的那个雨夜,他是一直藏在他们身后的,姜妩那喃喃的声音如同细针一下一下扎在他的心头,生生的疼。

  他记得从前姜妩曾说过,最希望生几个孩子,她喜欢孩儿膝下环绕的感觉,是他,毁了姜妩的希望,还造就了姜妩难受孕的体质。

  吴衍快步出殿,便是张公公也追不上他的脚步,他一路快行,直至出了这禁城,才掀起眼皮望天,姜妩那娇笑的面容又浮现在他的眼前,吴衍松开渗血的掌腹,凄然一笑。

  既已到如此地步,他甘愿再输这一回。

  只要她是赢家。

  姜妩嘴边一直噬着笑,过了很久,才松了僵住的唇,凝眉顾看吴佞,拟成梨涡一樽桃酒,醉不来得满城阳春:“皇上……何必用臣妾的口说这些话。”

  快意与嫉妒在吴佞心中交织缠绵,他指着自己心口方向,明亮的双眸含着些许猩红:“妩儿,怎么办呢,你一望他,朕这里,就痛得要命。”

  他是故意借着姜妩的口激起吴衍的愧疚心,可一想到妩儿那个雨夜的疯态是因他,吴佞又嫉妒得要命。

  若不是为了姜妩,山海连横,春秋大梦,又与自己何干?

  吴佞紧紧拥着姜妩,貌似不经意间碰倒浓醇的酒酿,清酒倾倒在棋盘上,黑子,败亡。

  白子才是赢家。

  

举报

作者感言

沈意安

沈意安

明天就要开始军训了QAQ只希望教官别那么凶求收藏

2019-11-13 21: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