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裕词宫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重逢

裕词宫赋 沈意安 1979 2019.10.24 19:56

  褪去繁重服饰,碧玉玲珑步摇,三千青丝尽放下,镜中人不过花信年华。

  浣宜小心翼翼地为姜妩梳青丝。

  姜妩定定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日子飞逝,犹记得当年入府不过双八,现如今已八年有余。

  那年自己刚过及笄,七夕乞巧独自一人立于河畔,看着眼前携手而行的一双双佳人,心里亦在期盼。

  一声叫唤转身只见两个俊眸魅目的男子,其中背手而立的温润男子更是入了自己的心。

  他唤她阿妩,她唤他阿衍。

  吴衍许诺待他出征归来之日,必十里红妆娶她为妻。

  她满心欢喜,却不想吴衍归来之日,圣上一纸诏书,赐婚之人竟是她的嫡长姐,那个对自己百般欺辱的姜柔!听闻,还是吴衍自己请求的赐婚。

  姜妩本想就此轻生,二皇子吴佞却把她救下甚至接她入府为侧妃。

  那夜吴佞紧拥她在怀喃喃道:“只要你能永伴于我,天下赠你又何干。”

  长姐的挑衅、夫人的讽刺、娘亲的隐忍以及吴衍对她视若无睹的场景在她脑中反复,所有爱恨在那一刻涌上心头。

  “好,那你便去争这天下。”

  吴佞信守承诺在帝前屡屡进言终是得了皇位,登基第一事便是调离被封睿亲王的吴衍。

  他欲立她为皇贵妃,却因庶女身份被阻只得立嫔。

  姜妩虽已得帝王专宠但庶出身份让她受尽屈辱,只得一步步往上爬,尽管踩着尸体手满血万千。

  浣宜轻声唤回姜妩心神。

  “娘娘,睿亲王明日回京复命,必定会携睿亲王妃进宫。”

  姜妩微微一愣转而又似无事一般起身走入寝殿。

  “那便禀了圣上明日本宫想与睿亲王妃一聚。”

  珐琅香炉燃着生沉香,姜妩懒懒倒在贵妃榻上。

  一不足双九的婢子进殿躬身道:“娘娘,睿亲王妃来了。”

  姜妩并未睁眼,素手轻挥示意通传。

  “妹妹这儿可真的奢华啊。”未见其人便闻其声,姜柔莲步轻移踏进正殿,环顾四周,金碧辉煌的模样不禁让她咬牙。

  不过是个庶女,凭什么能得到这么多!

  榻上伊人微微睁眼,轻摇着镂花紫玉骨折扇,轻嗤:“睿亲王妃果真是久未回京,如今本宫为天子妃,王妃怎不行大礼?”

  姜柔心中有气,却不得不盈盈拜倒向姜妩行跪拜大礼。

  姜妩却并无让她起身之意,执起杯盏于素手指尖缠绕,“不知王妃随睿亲王于边疆过得如何?”

  膝下冰凉之意阵阵传来,姜柔原就娇生惯养,几年于边疆荒蛮之地更是落下一身毛病,姜妩轻狂的模样更是激起她心中的火。

  自己用尽手段,原以为大皇子能得帝位,岂料最后竟是本无意王权的二皇子登基!姜柔一心想着后位,现在却只能做无权王妃,心中的那把火愈烧愈烈,奈何姜妩现是天子宠妃,她怎么也动不了。

  “娘娘有心了,妾身一切安好。”姜柔咬牙切齿地说道。

  姜妩婀娜的指尖缓缓在眉间肆意游离,勾了抹妖艳神色:“如此便好,我们二人也有多年未见,王妃的母亲想必也很挂念王妃吧。”

  一心想让女儿成凤的大夫人定是怨恨自己。

  姜柔想起母亲常卧于病榻,眼里的狠色又多了几分。

  “本宫也乏了,王妃奔波回京想必也是,还是回府吧。”姜妩启笑娇媚容倾城。

  姜柔扶着随身婢女缓缓起身,膝早已麻,狠狠地瞪了眼姜妩便离去。

  姜妩望着姜柔离去的背影,心里只觉痛快,朱唇轻启,呵气如兰,“随本宫去皇上那儿。”

  华丽的轿辇与养心殿门前落下,姜妩纤纤玉轻轻搭在浣宜手上。

  张公公见来人是姜德妃,心想是个骄纵的主儿,忙迎上躬身:“参见娘娘,皇上正与睿亲王议事,娘娘怕是要请回了。”

  姜妩娇笑一声,瞥了眼浣宜,浣宜见状柔声道:“麻烦公公还是通传一声。”

  张公公无奈,不想眼前却又是个得罪不起的主儿,还是进殿通报。

  片刻,张公公又急忙从内殿出来,小跑至姜妩跟前,扶了扶蓝翎顶子,“皇上传娘娘进去。”

  正门忽被打开,一男子走出,姜妩摄怔在当场。

  姜妩深深地望着吴衍。

  许是边疆荒蛮,多次征战沙场,他眉间多了几分沧桑。两人定定地立于原地,相隔不过六尺有余却似隔了天涯。

  吴衍垂下眼眸,屈膝拱手,喉咙干哑,深吸了几口气,才缓缓挤出几个字:“臣,参见德妃娘娘。”

  浣宜轻咳唤得姜妩回神,姜妩僵直着身子,却并未看他一眼,缓缓走入养心殿。

  “臣妾参见皇上。”姜妩扯出妩媚一笑行礼。

  吴佞并未抬头,执笔批奏折,浣宜看了眼姜妩便挥手示意余侍婢退下。

  姜妩走至吴佞旁轻抬素手研磨。

  “不知皇上可知沈美人已认刘氏滑胎一事?”似是漫不经心提起般。

  吴佞微微一顿却仍未抬头,“朕已废沈氏入冷宫,至于那刘氏好好安葬一番即可。”

  仿佛刘氏腹中胎儿与他并无关系一般。

  “睿亲王此次回京......”

  姜妩娇声,但话未说完便被吴佞打断:“你回去吧。”

  似是不满姜妩提起。

  姜妩眼里闪过得逞,福了身便转身离去。

  吴衍依然半跪在外头,姜妩收了方才在殿内的娇媚,只侧着觑他一眼便收回目光,见姜妩已欲抬步上銮,吴衍一急脱口而出:“阿……”

  “王爷。”姜妩堵了他后半句,面容冷冷,终是肯对上他的双眼。

  吴衍极力隐藏着眸光中的思念,藏住那么多的欲说还休,他的阿妩双眼还是那般美,只是不再似从前清澈懵懂,多了些什么呢?吴珩知道,那是恨意。

  对他的恨意。

  最是凝眸无限意,似曾相逢在前生。

  吴衍低下头,他余光已经看见张公公从里头出来一脸焦急,半响,吴衍只一句:“愿娘娘安康。”

  姜妩冷嗤一声,转身上轿。

举报

作者感言

沈意安

沈意安

不要误会,男主就是皇上,就是吴佞!!喜欢的加收藏呀!

2019-10-24 19: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