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玉暖侠侣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炼银·赠剑

玉暖侠侣行 梓初天下 5014 2019.06.08 13:59

  地下室的温度继续上升,还好青石上有一块凉玉可以降降温,婼卿和庭炬靠近大青石,感觉些许凉意。

  轩辕钰已经把鎏金大袍一震,落在了地上,庭炬上前捡起,抱在怀中。轩辕钰此刻汗水密布额头,他的汗水好像是不会流下来的,只是密密麻麻的布满额头。也不去擦,轩辕钰总是会抓一下和田玉板,但是玉板上空空如也,他轻缓的摇动小扇让炉子中的正在燃烧的木炭,忽明忽灭,炭火随风轻轻舞蹈,映照着轩辕钰的脸红亮亮,他的鼻子十分挺拔,鼻子因为炉火的照射而生出影子来,他的印堂也十分饱满两绺鬓发细致的梳在耳边,他额前没有一丝碎发,而他炼银也一丝不苟,小扇,炉钩,铂金小锅。铂金夹子,木炭条都是经过定制且细短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十个戒指,却更显他手指修长,每个戒指都纹路繁密,精工细琢,材料各异。

  不仅如此这只是炼银的家伙事儿,和田玉板上更多的有成百上千重雕琢工具,甚至有十来副小眼镜,有单边眼镜金丝流纹,有双边放大镜,镜片极厚却清晰异常,婼卿看到那副眼镜使瞳孔放大,她透过那个放大镜,看到了玉板下面的青石板上有一个巨大的牙齿,惊恐大于发现的喜悦。

  婼卿心道,这是何人,书上说,上古有龙生四爪,后爪为脚而直立,前爪萎缩极锋利,口中恶臭而牙可怖。书中描绘过一根牙正像刚刚放大镜中所看到的那根牙。并且此人并不像是浪荡公子,从他炼银的过程即可以看出。

  婼卿心中对轩辕钰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轩辕钰心道,手帕呢?罢了先调整火焰的温度,汗水千万不要落到熔炉里。若汗水掉落到熔炉里,木炭就会部分受潮或者一部分散发出的热量用来蒸发汗水,那么每根木炭所散发的热量就不可计算了,能否将温度调到炼银所需的温度也就不得而知了。炼银不仅要把银炼化,还要找到最合适的温度,制造不同器具,所需要的银的软硬程度不同,炼化的程度也就不同。大国工匠精神之一---物尽其用,精准细致。

  尽木炭的全部能量,燃烧殆尽用来炼银。细致到每一根木炭条,细致到每一个工具的成分,细致到每一度温度,每一层火焰的温度。天哪!大国工匠精神!

  这时婼卿看到,轩辕钰不愿将汗水滴到炉子中,却又不能分心擦擦汗,婼卿犹豫片刻,快速打开盒子将里面的纯棉手帕拿出,又犹豫几秒,快步走上前去,庭炬也感受到了情况的危急,炼银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但是他不知道汗水落到炉子里的危害,也不明白大国工匠精神,他知道他钦佩轩辕钰的专注,钦佩他事无巨细,更加喜欢他炼制器具一丝不苟的样子,就像轩辕钰喜欢看庭炬刷马的样子一样。

  庭炬心道,对了,我的刷马具还在望金哪里呢。好久不见我都快把轩辕钰的字忘记了,还好想起来了。当时听到此字时是很平常的,没有什么想法,轩辕钰一解释才发现此字有三义,望,希望,期望,同音旺盛。也算是意蕴深厚。这个名字是他爷爷取的。

  婼卿对庭炬说:“你去帮他擦擦汗吧,那汗水就要流到炉子里了。”说完把手帕递给庭炬。

  庭炬没有反应过来,说:“擦汗,我不会呀,为什么要擦汗,自然挥发不是很好吗?汗水挥发会带走身体的一部分热量,我看他是太热了。”

  婼卿也不好解释,向轩辕钰走去。庭炬说:“你干什么,他炼器时不能被打扰。”

  婼卿没有理会,却有几分犹豫,站在轩辕钰身后。

  最后婼卿抛却男女授受不亲,将手帕折叠好,说;“少侠,退身半步”轩辕钰一迟疑,因为自己炼器的时候从不允许其他人打扰,眼前的女孩子是第一个。

  但是即使她是女孩子,也不能够打扰自己炼器,立刻要生气,那谁到,此女子暗香盈袖,手腕处肌肤凝脂,浅紫色内衬宛若丁香花瓣质地,柔软丝缕浅淡。这香如此安神,嗅过之后心中燥热已然退却半分。

  但是这仍然不能够。。。

  婼卿迅速用手帕擦拭轩辕钰额头,轩辕钰大脑一片空白,庭炬脸立刻涨红,心中无名之火升起,这丫头距离轩辕钰这么近,怎么可以这样近!

  轩辕钰此刻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闻,非礼呀!心脏怦然一动,半天吐出一字:“姑。。”顿了顿又说;“姑娘,男女授受不亲。”此刻却看见一滴汗珠,直而快的马上坠落到炉子中,便不敢再多言。但是汗水已经脱离了她的额头,怎会改道,正当这时,轩辕钰用手去抓汗水,但火舌猖獗,轩辕钰若抓到汗水必将被火舌灼伤。若不抓汗水一切前功尽弃。

  婼卿在须臾间做出应急的举动,用手帕一带,棉质手帕吸水,汗水浸到了手帕上,顷刻间烘干,但是手帕被火舌点着了,婼卿赶快甩手帕,快速吹怎么也不灭,还是轩辕钰贡献了衣服上的汗水,硬生生的凝出一袖子的汗水,扑灭了火,但是这手帕烧去一半,再被汗水浸湿,再也不能要了。这是婼卿从侯府拿出来的三个物件之一,还没出城就损兵折将了一张手帕。

  轩辕钰:“多谢。”又看了看怀表说:“大恩不言谢,不过这勺银子马上就要炼化好了,此地炎热不宜久留,还请姑娘与庭炬兄一起。”轩辕钰比庭炬小两个月。

  婼卿说;“不客气的,也好。”

  轩辕钰整顿心神,继续炼银。

  轩辕钰呼吸调到最慢,尽量减缓颤动,用铂金小勺将炼化的白银一点点的移到和田玉板上的铂金碗中,他一切炼银的工具都是铂金制作的,一次一碗不多不少。轩辕钰有块怀表爷爷送的,他又从腰间取出怀表,咔,怀表开了,怀表啪嗒啪嗒的走着,轩辕钰目不转睛的盯着怀表的秒针,滴答滴答,此刻的地下室十分的安静,只能够听到怀表的声音。

  庭炬细细品味刚刚的心情,心道,为什么看到丫头距离别的男人那样近心中很是生气,从前也看过别人夫妻间兄妹间,父女间皆有之,我和婼卿当然不是父女关系,也更不是夫妻,金兰倒是可以考虑,他应该比我小上个五六岁吧。但是她可愿意做我妹妹,但是我从来没有妹妹,也不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好哥哥。

  但是师傅曾经说过我是一个好徒弟,我也见过世界上最好的师傅-我的师傅。要不我就收丫头为徒吧,对,我可以成为丫头的师傅。这个小丫头瘦瘦小小的,却很机灵,什么事情都处理得十分妥当。也一定是一位好徒弟,我第一件事就是教给她武功,再基础就是修身练气。好防身,那个侯府里好似谁人都欺负她,那嬷嬷竟然欺负小姐,真是胆大妄为,这丫头在侯府该是怎样步履艰难,才会如此坚定地选择离开,同我一起走?

  那日丫头是怎样对付黑衣人的,真不知道黑衣人为什么追杀我,我那天真是倒霉,吃个包子,就被人追杀,还见到了一块令牌,最主要的是,在被追杀的时候弄丢了。我真的是无语了。不过那天真的是对不住丫头了,让她一人身陷险境。

  这时婼卿走回来了,对庭炬说;“我去给那位兄台擦擦汗,看他不希望汗水掉落到熔炉里。也不知为何?”

  庭炬说:“那你就去问问他。”语气中夹杂着一点火药味,不过庭炬马上就调整语气说:“不明白就问问他,在炼器这方面,他比我精通。”好似语气还是不怎么对,又说:“术业有专攻嘛。”婼卿被庭炬说的晕头转向的,不就是把不明白的事情向轩辕钰问嘛,至于连说了三句话还没有说的清清楚楚。

  庭炬又说;“婼卿呀,你读过师说吗,韩老夫子所著。”

  婼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读过吧,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的那篇吗?武侠的世界宣扬男女平等,宣扬此非古老社会,但是庭炬看到,许多本应男女有别却不有别,不应有别的地方,都有别。

  婼卿急忙跑过来说;“

  庭炬说:“对对对,就是它你有没有想要拜一位师傅?”

  婼卿说:“没有。”庭炬我。。该说些什么呢来化解尴尬。

  庭炬说:‘“为什么呢?有一位师傅多好呀。有人教你知识还有人叫你剑法。”

  婼卿说:“圣人无常师,而我不是圣人,只能有一位老师,所以要仔细斟酌。”

  庭炬汗颜,意思就是我不够好,不能成为那一位老师呗,然后庭炬说:“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呀,我能。。好吧我就只能教你这两点啦,但是。”庭炬但是后面的话没有说,他说不出口,又说;“没有啦,好吧,你继续观察。”那一句是我可以以命护你,世间他人无人可伤你分毫,无论身无论心,世间唯你如此。

  婼卿突然转头,面向庭炬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观察他炼银?他炼银的手法不仅纯熟而且有可学之处,是有规律可循的。”

  庭炬惊叹道说:“什么,你看出门道来啦。”庭炬一着急连师傅的口音都说了出来。

  婼卿说:“是的,从第二勺子起看出他炼银之微妙。”

  轩辕钰听到几字霎的转头,眼神锋利,做禁声手势,说:“秘法不可外传,我们私下里探讨。”

  婼卿明白点头,对庭炬说:“他不让我说。”

  庭炬在意的可不是这个,说:“什么你们还要私下里谈论,私下里。”

  婼卿说:“对呀,秘法不可外穿,也就是不可以向别人说起,就算看出来的人,也要自觉保密的。所以只能私下讨论啦。”

  庭炬再一次压下无名之火,说:‘“对,你说的有道理。”’

  婼卿转头继续观看轩辕钰炼银。

  庭炬不再说话,也一同观看,眸子里眸光流转,突然灵光一闪,好像也发现了什么

  轩辕钰仍在炼银,现在已经炼完第二勺,开始炼制第三勺。

  第三勺炼制完毕,开始将银子倒入两个模具中。银针的做法与银筷和银刀不同。

  轩辕钰先戴上特制手套,想制作拉面一样将银子在铂金碗里揉了三揉,最后取出一团,开始拉线,拉丝。他的手腕带动大臂上下震动,银线不断地均匀地被拉长,一点点的成为均匀的银丝。两边手捏处用小玉刀碾切掉。

  最后平平整整的放在和田玉板上,一共十一根,不多不少,碗中还有一小坨,轩辕钰将它拉成更加细的犹如蚕丝的丝线。应该是用来缠绕针柄的。十一根银丝太长,用玉刀取中间一段。最后用砂片一点点的磨。磨完之后吹去银屑,继续磨,一段绣花针状,一段针灸针状,中间用极细的银丝缠绕出针柄,十一根银针大约花费了两个钟头。

  银刀和银筷的制作过程平平无奇,就不过多介绍了。

  他还在银针针柄处较粗的地方雕刻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取了三个碧玉盒,内衬锦绣绸缎,将银针银刀银筷子装进去,递给庭炬,说:“制作好了。”

  庭炬赶快接过来,并作揖言谢说:“多谢兄台,无以为报,只能继续寻找红龙血参王来报答你了。”

  轩辕钰同时作揖说;:“客套了,我们之间说什么感谢。”红龙血参可以帮助轩辕钰的爷爷恢复精力。

  轩辕钰的爷爷是金锦天下联盟的盟主,他的近期执盟理念不被其他副盟主们认同,他只说了两个字善爱,盟内便没有人继续询问了,有人回去参禅,而有的人则当做耳边风,因为善爱与他们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

  这几个副盟主却也都是正派的人,一位副盟主认为金属用其道也就是制作武器,就是要沾染一些血腥的,各个帮派的冲突是必不可少的,就像各个帮派间的合作一样,变幻莫测,也在情理之中,而金锦天下从中获利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老盟主可能是年纪太大了,不喜欢战争血气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没有必要争论,也就不在提起此事。

  但是轩辕钰的爷爷不这样认为,他也不向他人宣扬他的想法,因为他不想被别人当做老疯子,不想毁了一生的清誉和清净。也没人把他的理念当做可行的拯救当前武林局势的办法,他一字关于机关金石的话千金难求,但是这理念万字难值一文。这世间就是这样难以捉摸。

  轩辕钰很少提及他的爷爷,但是举手投足间都铭记他爷爷的教诲,他的爷爷可是真正的大国工匠,并且桃李满天下,他的爷爷不像其他帮派门阀技艺不外传,而是开设讲堂,但是讲多少弟子听多少,然后去实践。讲堂名为中金阁,因为轩辕钰的爷爷认为金属,无论是玄铁还是精钢都不如玉完美,玉对人只有好处,而金属好坏参半。

  他希望的世界是金属不再用来制作武器,那便是完美世界了。最近江湖上出现了很多金属天生附带气波音浪,不经雕琢就可以伤人。且无伤痕,还算是大规模杀伤武器,死者畸形怪体,让人触目惊心。老头子十分头疼,正在闭关想如何应对,如何运用。

  他的中金阁第一条规矩就是不准问,不准课上问,也不准课下问,但是可以把你研究出来的产品,炼制出来的刀剑,炼制出来的金属块块,甚至是炼制出来的废渣拿给轩辕钰的爷爷,他一看便知此物问题出在何处,应该如何修改,甚至如何变废为宝。

  他最疼爱的学生就是他的孙子轩辕钰,因为轩辕钰在六岁的时候画出了一幅机关图,很简单,却十分精妙,一眼看去挑不出来什么毛病,自己拿去照图竟然做出来了一个小盒子,在外面怎么也打不开,他心里知道这个小盒子运用的是榫卯结构,内部环环相扣。

  于是他唯一的孙子成为了他唯一的入门弟子。从那时起若谁想成为入门弟子,就要从外部先打开那个木盒,且木盒完好无损。方可成为入门弟子。曾经有一人投机取巧想用真气震坏盒子内部结构以求打开木盒,最后他成功了,盒子四分五裂,但是轩辕钰的爷爷大怒,与那人争执不下,大骂那人数百字,那人无颜苟活,想要自杀,但是被轩辕钰的爷爷掌风救下,但那人执意要受到惩罚,于是一掌就废掉了自己的真气,那人拖着身子离开金锦盟,轩辕钰的爷爷下令也是从那时起,轩辕钰的爷爷才开始思考他的执盟理念的。那时他五十五岁。那木盒功成为双,另一个一直没有被打开,尘封了好多年后,就一直放在轩辕钰这了。

  至今木盒都安稳如山,从未被打开,但是今日婼卿发现了青石板上的木盒。

  看罢,婼卿拿起木盒,用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木盒突出一块,但还是看不清里面的结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