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玉暖侠侣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梦谈怪语

玉暖侠侣行 梓初天下 5062 2019.06.11 08:01

  盒子内部的构造还是看不到,婼卿轻轻敲了一下木盒,把木盒放到耳边,听了听里边声响,毫无头绪。又高高举起,任其自然下落,落到手掌里,感受震动,因为有些盒子外部无法打开,内部结构复杂,那么就用此法感受盒子的内部结构。婼卿真是聪明。

  庭炬看后也饶有兴致,凑近了想看看。敲了敲盒子。

  婼卿说道:“你干什么?”

  庭炬说:“我看看这盒子内部的结构,从没见过望金拿出来过。这小子特别厉害,六岁就制作出了这个盒子,却从来没见过。”

  婼卿说:“你们很小就认识?”

  庭炬回答说:“不是很小吧,十二年前见过一次,那时候都是他爷爷和师傅说话,我们俩一直在吵嘴,后来也说了说人生,那个时候觉得说人生是一件特别深奥的事情,我们俩感觉一下子就长大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

  婼卿说:“你说说呗,你们那天吵嘴都说了些什么呗。”

  轩辕钰说:“你最好如实说来。”

  庭炬说:“我什么时候说过空假话。”轩辕钰说:“若想现在回忆某人英雄事,不如去二楼,正好涎萃楼送来了几盒点心,我们边吃边聊。”涎萃楼是天下连锁的酒楼,五年前天下闹饥荒时,楼主开司国大鼎,煮饭做汤,赈济灾民数百万,现在楼主成为了半月国女帝,前一段时候传出了和自己影卫的绯闻不知道真假。

  庭炬说:“走吧,涎萃楼的食品不能不吃,听说有的吃食还有调养真气的作用。”

  轩辕钰说:“是的,但这几盒糕点倒是都很普通。”

  婼卿则专心研究木盒子。听到糕点才提起几分对庭炬和轩辕钰对话的兴趣。但是涎萃楼她是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在嫡姐的生日宴上听过一次,便没有过多的印象了,一想起宴会,有一位紫瞳少年眨眼间从眼前一闪而过,那少年,眉浓且密如剑弯,眸子似深夜繁星的夜空,唇如俎上三文鱼肉,鼻子尚未明朗,肌肤若嫩饱含肪,人间最美的少年莫过于此了吧。

  这少年我曾见过。

  二人以为婼卿在思考如何打开盒子,就不再同婼卿说话,一同回想旧事了。

  轩辕钰说:“你离开谷阳城后,谷阳城发生了不少事。”

  庭炬说:“愿闻其详。”

  轩辕钰说:“丞相府的少爷看上了将军府的小姐”轩辕钰耸了耸肩,下意识的看向了婼卿。莞尔。

  庭炬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立刻心不在焉的回到:“是嘛,那有什么意思,说些江湖大事。”

  轩辕钰说:“也是没什么大事,就是两年前又一桩大事,世人都道那毒妇心恶毒。是蛇蝎心肠。”

  庭炬说:“妇人所为?”

  轩辕钰说:“是的,是圣侯爷的侄子两年前中了绝命散。半日而亡。江湖被引起哄然大波,江湖又因此不太平了。”

  婼卿听后泪水噙满了眼眶,双手握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盒子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轩辕钰和庭炬一同看向了婼卿,看到婼卿眼眶红红的,忙问:“怎么了,可是风沙迷了眼。”

  婼卿说;“不是风沙迷了眼,是你们口中的圣侯爷的小侄子是我亲弟弟。两年前亡故,如今想起愈发悲痛。”“轩辕钰忙说:“都怪我提起了姑娘的伤心事,抱歉,姑娘到二楼听听小人所了解到的事情吧,或许对查清事情有所帮助,亦或许能缓解你心目中的悲痛。”

  婼卿深吸了几口气,眨巴眨巴眼睛,闭上眼睛转了几圈眼球方可止住了眼泪向下流。说:“好。”婼卿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恢复了情绪,婼卿虽知侯府人心冷漠,自己不受长辈们喜欢,但是孩子们很喜欢自己。

  孩子们的眼睛都很纯,喜欢和面善的人在一起。白熙和白露就经常同婼卿一起玩耍,后来婼卿经常洗衣服,挨罚,白露和白熙还会在一旁帮忙,陪伴。

  轩辕钰说道:“姑娘此次出行,侯爷可知,若有侯爷帮助事情可能会进展的快一些,我觉得真凶不是那丫鬟。”

  婼卿说:“我算是出逃,但是也可以见父亲,没人知道我和一名陌生男子出逃就好。公子先走。”说完把盒子推给了庭炬,庭炬慌忙接下了盒子。轩辕钰说:“走吧,不要这般客套。”于是原本是庭炬和望金并列走在前,变成了婼卿望金走在前,庭炬想要阻止,也碍于婼卿的悲伤而不好这样做。只好安安静静的拿着手中的盒子紧随其后。

  楼梯是旋转式的,红漆木,铺上白露皮锦绣流云纹边地毯。奢华无比。楼上楼的设计,原来此楼虽然外看两层,实则是二层上有一个高瘦楼亭,站得高看得远,正好可以看得见西峰山,此时正值下午太阳也快落下西峰山了。等到傍晚时分,就能欣赏落霞与孤鹜齐飞,青山与远天一色了。

  不过这三人中无一人有心思能够欣赏即将到来的晚霞,因为他们三人的注意力都在杀死婼卿弟弟的凶手上了,登上高楼楼亭顶部,眺望远山,在闹市繁华街区能有此等楼亭可谓世间难得。三人各自落座,

  轩辕钰先说:“传说那妇人潜伏在圣侯府多年,小心谨慎从未有半分差错。那天接到任务,丝毫没有念及身居侯府多年的情分,当天就将绝命散下到供给孩子的吃食里,女孩子没在家,逃过一劫,听说那妇人也吃了那吃食,当场死亡。”

  婼卿说:“不对,服用绝命散必定是半日过后才会死亡,它是腐蚀人的器官致死的。”

  轩辕钰说:“正是此处有蹊跷,但是圣侯爷也未查出什么所以然来,只是将全京城的住户都搜遍也没有找到哪家有绝命散的。”

  婼卿说:“而且一个丫鬟怎么会有绝命散。,我觉得还是要从圣侯爷的仇家开始入手。”

  轩辕钰说:“是的,宰相东方恪嫌疑最大,他野心勃勃许久了。”

  婼卿说:“此人若为了得到天下而伤及垂髫小儿之性命,那么他即使得到了天下,也守不住这天下,天下之主应以德治天下,东方恪无德,身居宰相之位都应该惭愧,都不配。”婼卿悲愤,被毒死的孩子叫白熙,,是白露的哥哥,当时才六岁。自己虽然只和白熙见过三面,但他是白露的哥哥,想想白露可爱的样子,想想白露在侯府里陪伴自己,温暖自己的往事,自己就没有办法置身事外,不去调查白熙的死。

  庭炬说:“那我们调查完死因,再离开谷阳城。”

  婼卿说:“好。”

  婼卿突然尖叫道:“天哪,白露!”

  庭炬也同时想起说:“白露可能还在侯府门前等我们。”

  婼卿说:“快走。”

  轩辕钰不知道什么情况,说:“白露是谁?”

  婼卿说:“白熙的妹妹。”

  太阳缓缓地走向西边,像一位妙龄少女迈着曼妙的步子走向西峰山。层层光晕便是她的纱裙。

  三人来到侯府前,看到了一位身穿鹅黄色对襟衣衫的女孩,正急的原地打转。

  看到白露梨花带雨的样子,轩辕钰心头一软,身为世家公子的他,看到女孩子哭泣越发的在意。这是父亲教他的,不能让女子哭泣。父亲告诉他,女子本就柔弱,本就不如男子刚强,世间本就有许多伤害她们的魑魅魍魉,我们身为男子,就必须像保家卫国一样保护她们。

  轩辕钰那时,看着将军的小女儿说,她们哭起来可爱吗?只见将军的小女儿正在摔着自己辛辛苦苦制造出来的小木偶,这是要送给侯府大小姐的,被她摔掉了头。他心里只知道,侯府大小姐美丽,将军小女儿骄纵,今日方知世间有如此可爱的女孩子,鼻口都是浓缩的,眉眼精妙的配合,眼睛轻触眉骨,恰到好处的双眼皮,鼻梁还没有完全的显现出来,泪水一滴一滴二点流到唇边。

  她的唇是微微翘起的,像是用墨笔勾勒出的唇线,看着很软,很水润,她很可爱,哭的时候还不忘尝尝泪水的味道,她很可爱,用肉肉的白嫩的小手弹走流落到衣襟上的泪珠,泪珠圆润,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轩辕钰盯着泪珠,周围的景色都是抽象的了。又有几滴泪水顺着脸颊缓缓地流落到下颚,白露的脸颊看起来软乎乎的,又胖又圆,但是下巴是尖的。白露瘦下来一定极其的美丽,因为她雍容的时候就很可爱。轩辕钰想道。

  轩辕钰快步走到白露跟前,白露下意识地后退,看了看婼卿没有躲闪,轩辕钰拿出婼卿刚刚送给自己的手帕,手帕带着香气,白露喜欢这个味道,但是另一个味道夹杂在这熟悉的味道里,白露鼻子一吸,这个味道没有闻到过,闻起来心脏怦怦跳。

  很快白露就不敢放肆的闻了。轩辕钰这时,蹲下来,一甩长袍,还不忘记耍帅,绸缎的外袍在夕阳下熠熠生辉,那绣着灿阳的外袍才完全展现在众人眼中。

  此刻轩辕钰灿若夕阳,让人分不清那个是太阳那个是轩辕钰。轩辕钰沉静的细腻的擦拭白露脸上的泪珠,心想这小姑娘怎么有这么多的眼泪呀,擦完脸上的泪水,擦拭衣襟上的,白露睁着大大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轩辕钰。心中种下了一颗小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芽。

  庭炬对女子哭泣没有什么太大的触动,因为跟随师傅行走江湖看遍了世事变迁,女子本初该有的样子被慢慢磨平,需要被保护的地方越来越少,人们帮助女孩子注意的事情越来越少。女孩子学会了收敛脾气,学会了隐藏痛苦,学会了吞咽眼泪,甚至拿起刀剑长枪,不反对女子保家卫国那是一种美德,但是男儿不应该让女孩子流泪受伤是从天赋男权开始,从始至终。

  我觉得有一天,女孩子不会为生活所迫而外出闯荡是因为安全,女孩子不喜喧嚣而身居闺阁是因为喜欢。

  庭炬见过婼卿之后才知道人间最美的女子的模样,那样宁静淡泊,不喜纷争,美目流转间似多情,步态如杨柳扶风行,音似觥筹错相及。温软柔美淡然性。庭炬见过婼卿便不想亲近其他女子,庭炬心道,我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婼卿此刻心思是自责的,因为她忘记了白露还在等着自己回来告诉小狗的地址,害得白露哇哇哭。婼卿急忙走向白露,说:“对不起白露,姐姐回来晚了,地址是出城第一个村子里面第一户。”

  白露抽抽搭搭的说:“姐姐去哪里了,这样晚,白露还以为姐姐出了什么事情,回不来了呢。白露好害怕的”。说完又继续哭了起来。

  轩辕钰后来成年了,最害怕的就是小女孩,六七岁之前的小女孩哭,因为毫无理由毫无头绪,让人摸不到头脑,虽然白露的身世很痛心。白露可能最害怕的就是一去不回。轩辕钰暗暗地记在心里。他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自己是喜欢白露还是婼卿呢,这里的喜欢是男女之喜欢。

  轩辕钰不得而知,擦拭完的手,在空中一滞。很快,将手收了回来,拂袖站起身来。

  庭炬莞尔,心道,白露以后可能是自己的小侄女呢,不能够让她与自己生分,哦,不对我应该保持纯粹,毫无理由的去做每一件正确有义的事。

  庭炬,走到白露跟前,对白露说:“我们把小狗安顿好了之后,遇到了友人,说了几句寻找你哥哥的事情,所以耽搁了。你不要哭啦嘛,我们马上就能找到你的哥哥了。”

  白露听到了之后,眼前一亮,眸光乍起,惊呼一声啊,迫不及待的询问:“什么,哥哥要回来了,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轩辕钰心道,还是庭炬有办法,知道白露最关心的是什么。

  这时,一个遥远的声音响起,在轩辕钰的脑袋里回荡,你确定不是关心则乱?

  婼卿思忖几秒说;“我们马上就会找到白熙的,是谈起白熙,我们才回来晚的,白露不要哭了好不好。”

  白露说:“要找到哥哥了,白露会很开心。白露不哭了。”说着自己擦拭着脸颊上的眼泪,破涕为笑。

  而这时站起身来的轩辕钰吓了一跳,迅速的看向周围,发现什么也没有,声音也已经消失了,轩辕钰叹了口气,这个声音已经困扰自己好多天了,好像是一个月前做了一个梦,从那个梦开始的。

  那个梦很是奇怪,是一幢青灰色的阁楼,阁楼阴暗暗的,有一个很长的回廊,自己沿着回廊走,一个身穿青灰色长衫的女孩头发长长的,青丝如瀑,慢慢的移到轩辕钰身前,说跟我走吧,我们去八黎,那里有铁塔。给轩辕钰说得一愣。正在轩辕钰不知所措的时候,女孩子将手抓上了轩辕钰的衣袖,想要拉走轩辕钰,轩辕钰的脚下仿佛踩了一个车轮,一拽就开始一动,慢慢的女孩子将轩辕钰拽到,回廊的尽头,那个地方有一个楼梯。

  女孩说,下去吧,我们去八黎,那里,说完就咯咯咯的开始笑,轩辕钰死活不去,女孩子突然,猛地抬起头来,她竟然没有脸,女孩子盯着轩辕钰,很快,脸上就浮现幻化出轩辕钰的脸,轩辕钰吓得赶快往回跑,脚一下子踢到了,回廊尽头的花瓶,花瓶顺着楼梯滚落下来,轩辕钰着迷的听着花瓶滚落的声音,咯咚咯咚,声音有节奏且曼妙,如若不是周围的空气都是阴冷的,寂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呼吸的声音都毛骨悚然,而眼前的女孩子一动不动,呈着轩辕钰的脸死死地盯着轩辕钰,轩辕钰怎么也是大家公子,自然不会因此而吓得太过于失态。那个花瓶无尽的向下跌落,没有尽头,天哪这个楼梯它没有尽头,咯咚咯咚,望金(望金是轩辕钰的字)一点点的走近楼梯,但是猛地望金意识到他不能够走向这个楼梯,望金的脚终于找回来了,望金转身拔腿就跑。总算回到刚刚梦到的的楼亭了,那里静谧而凉爽。

  望金观察四周,感到天地都在旋转,这个亭子很美,雕刻的飞鸟栩栩如生。但是望金只能看到这么多了。紧接着,一位身形窈窕,体态虚凌,打着一把油纸伞,款款而来,头发也是长长的,穿着青灰色的长裙,头上插着一根银簪。望金一看就能看到银簪上繁密的花纹。

  也许这只是在梦里。女子从曲曲折折的回廊而来,慢慢的移动,风儿一吹,女子好似要御风而走,她的青灰色衣裙更加虚幻了。

  望金的脚像是被铅灌注在了亭楼里,不得移动,就目不转睛的看着似人非人的女子慢慢的飘过来,望金头顶泛着密密的汗,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心里的恐惧油然而生,女子越来越近了,慢慢的移过来,偶尔传来几声咯咯咯的笑声,或者几声唏嘘,几声温言细语,可是在这个环境下,本是动人的细语也让人毛骨悚然。

  女子慢悠悠的飘到望金身前说,你看到我的女儿了吗?我的女儿很漂亮,她有像我这样长的指甲,说完,猛地将双手拿至脸前,,指甲通黑,长达十一二厘米,那细长枯槁的双手,干干瘦瘦没有一丝血色,血管已经干瘪,而它的脸同样没有一丝血色,而她的眼睛睁的巨大,决眦也不为过,血从她的眼睛向下流淌。她好像是在哭,望金拔腿就怕,此刻脚又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