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玉暖侠侣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回城

玉暖侠侣行 梓初天下 5237 2019.06.07 20:51

  弘阳大陆上有一种职业叫做侠客,他们行走在江湖间,天下为家,四海五湖皆兄弟,皆姐妹。他们义字当头,再后来称之为侠的便不再只是这种职业了,而是所有具有侠义精神的人,谁更具有侠义精神,谁就更加受人尊敬,而这里的侠义精神也不再是狭义上的侠,而是仁义礼智信,父母兄妹己,五湖四海朋,四海八荒人都认可的人,想成为侠就必须先学会做人。

  有人总是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是这一点施庭炬很小的时候就想要反驳,因为庭炬认为,兄弟就是兄弟,姐妹就是姐妹,朋友就是朋友,而父母就是父母,师傅就是师傅,师傅可以以父母之礼相待,却不能成为父母。永远不是父母,无法弥补孩子一生中父母不在身旁,所缺失的那一部分。但是有时候师傅在某方面的付出比父母都要多的多。而且小孩子和谁在一起久了,就会和谁像吧。庭炬之前就见过一个女孩,她的面容时刻在变幻。庭炬知道可能是因为这个女孩年纪太小没长定形,所以和谁都像,但是他不知道,日后的某一天,这个白衣小女孩变成了千面修罗,亦称红衣罗刹。

  普通人的情怀都很小,侠客的情怀都很大。

  不同侠客钟情的情怀是不同的,有的侠客悬壶济世,有的侠客仗义拔刀,有的侠客凭三寸不烂之舌游走于各大帮派之间。总之庭炬和师傅在一起的很多年认识了很多人,而且大多与庭炬年纪相仿。

  还有的侠客喜欢器物,有的侠客喜欢刀,有的喜欢剑,有的喜欢金银,各有各的不同,而庭炬喜欢马,不是收集各种各样的马,而是疼爱,悉心的照料他仅有的一匹马。他得到那匹小马驹的时候就心想,一生只有一位师傅一匹马。

  庭炬一跃从马背上下来,摸了摸玄色的脖子,他的马不知道是什么品种,跑的就是快,通体乌黑,却不优雅,更多的是健硕,庭炬给他起名叫做玄色,他是一匹公马,奔跑时庭炬注意过玄色的眼神冷厉沉静,高兴时会把马尾巴翘起来,当然拉屎的时候也是。

  庭炬在纵马时都十分专注。从来都是心无旁骛的。他喜欢玄色冷厉的眼神,自己也不能在骑马时分心,骑马就是骑马。但是刚刚那两刻钟头里,庭炬乱了心神。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其他女生距离自己这般近的缘故吧。

  庭炬将目光从玄色身上转移到牵马而回的婼卿身上,他并没有注意到婼卿牵引回来的马是汗血宝马。

  庭炬问:“可安顿好了。”不像方才那般轻浮,显然庭炬对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十分的认真,因为他知道路途遥远,艰险难测,丝毫差错都不能出。

  婼卿回答道:“嗯,安顿好了,花费了二十两银子买了这匹马。”

  庭炬说:“你买了一匹马?确定不让我瞧瞧?”说完,转头看向刚刚买来的马,庭炬眼前一亮,这是唯一一匹除了玄色能让他提起兴致的马了。它的脖子的两滴血色的汗昭示着这是一匹汗血宝马。而且汗血宝马大多是枣红色,通体乌黑的更加少见。可以说这匹马可以和玄色相媲美了。当然玄色只是庭炬心中最完美的马,但它的速度绝不比汗血宝马慢,可能还要更快一些。

  庭炬微微吃惊,说:“这是你从农户那花二十两买来的?”之所以微微吃惊是因为,庭炬见过很多次师傅不费吹灰之力就淘来人间至宝,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师傅去深山里撒尿,十步之外就有一个人参娃娃要跑,师傅心道,这怎么能让她跑了,必须拿下呀。师傅运气,打开自己的真气气场,气场内气压强烈。生生的让人参娃娃不再跑跳,乖乖的等待师傅挖出来,师傅挖开土壤喊我过去,那大坑可真大,师傅挖土的动作也十分熟练,没有断一根须。师傅说,不能贪只取一半。师傅当时只取走了一半参,人参的左腿,然后师傅采了几种草药捣碎敷在人参的伤口处,人参的伤口竟然马上结痂愈合了。婼卿把买马的事情说了一遍。

  庭炬脱口说:“不能贪,再给一半吧。”

  婼卿说:“他开价十五两,我给了二十两,也不算贪心吧。”眼睛眨了眨,心中略作计算。

  庭炬微笑后说:“当然不是说你贪心啦,而是真正的汗血宝马千两黄金难求,这区区二十两怎够?再添加十两当做封口费,一是农户们生计不易,最主要是怕消息传播出去,惹来杀身之祸,江湖上杀身夺宝之事屡见不鲜,虽然近几年没有听闻过此事,但不得不防。”

  婼卿说:“我明白了,那一起去吧。”

  婼卿十三岁,庭炬十九岁,庭炬的语气更加像一位邻家哥哥说教,温柔却道理颇深。

  庭炬说:“走吧。”二人牵马并行。

  来到小院门前,婼卿喊了一声,没有回答,他们推开栅栏门,走到菜园附近也没有人,这菜种的是真好,婼卿不小心踩到了一片菜叶,立刻她腿上的筋抽搐一下,伴随着拉扯搬的疼痛。不知为何。

  二人,走出菜园,又想农户住处走去,是一间竹楼小房,一房分三间,主房门敞开,窗用竹枝撑开,通风凉爽,上边为了防止漏雨,把竹子劈成一半,劈口朝上,下雨时,水顺着竹子流淌到地里,浇菜。后院还有一口水井,在他们转身间,古井里冒出了几个气泡。咕噜。

  婼卿象征性地敲了敲门,看房内无人,庭炬看屋后也没有人。二人狐疑起来。婼卿说:“农夫他们去哪了?莫非赶集去了,但是现在已经日过正午了。”

  庭炬说道:“不会是去赶集,时间不对,银子还放在桌子上,而且我们的小狗和小鸡不见了。”

  婼卿说:“是呀,小鸡小狗不见了。这是怎么情况,”二人又在房前屋后寻了片刻,还是不见人鸡狗的踪影。

  庭炬说:“我们先把十两银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回城再做打算。”

  婼卿说:“这如何向白露交代?她最喜欢小动物了,而且这还是她托付给我的第一件事。”

  庭炬说;“也可能是夫妇带着小狗小鸡去河边散步吃草游玩去了呢,你看这院内也没有其它牲畜啊。”

  婼卿说;“之前除了那匹马也没有什么牲畜呀。好吧先回城,把地址告诉白露。但愿像你说的那样。”

  庭炬说:“走吧。”庭炬此刻脑袋里也是一片浆糊,这一桩桩事情太奇怪了村庄里有一匹汗血宝马,勉勉强强能够解释,但是鸡狗突然消失,农夫农妇突然消失便太奇怪了吧。房门没有锁,而屋子里淡淡的香气让自己忘掉了那种花草的名字。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太匪夷所思了。

  二人牵着马走回城,婼卿没有马鞍。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到了谷阳城。

  谷阳城城门口,婼卿看到农夫带着小鸡准备进城,婼卿对庭炬说:“就是那个农夫。”

  庭炬也看到了一个农夫小箩筐里放着一只小鸡,小箩筐花纹紧密,不大比钵大一圈。两边有长长的细藤条编织的筐把。正好跨在肩上。那农妇竟如此心灵手巧。想想那双粗糙的大手就觉得不可思议。

  庭炬觉得城门口人多眼杂,不好说话。思忖片刻决定先去炼银,将剩下的十一两白银都炼作银针十一根,两双银筷,一把小银刀,小银刀用作受伤时使用。

  说道炼银他便想起了一个爽朗少年。他们家是炼器大家,数百年的传承技艺,他在数百种珍贵的金属中,唯独喜欢银,因为银洁白光泽鲜亮,他认为世间最洁白的颜色就是银,白而至极则为银,银制之物至纯,所以银能验出几种世间之邪毒。以至纯之身侵染至邪之毒而示人此为银之灵,那天那位公子说完后,庭炬用同样的句式说了一遍马,这番话过后,双方都喜欢上了对方喜欢的银和马。

  他的名字叫做,轩辕钰,金玉之命,儒雅之身,与庭炬契合之魂。

  庭炬转身对婼卿说:“此地人多眼杂,不变提起马儿之事,先去准备去北陵的事宜,再做打算。可好?”

  婼卿说:“我不会提及马的事的。”

  庭炬刚要阻拦,婼卿已经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农夫跟前。

  婼卿走向农夫,对农夫说:“农夫大哥,你可还记得我啊,我后来想了想,狗狗吃什么不要紧,大哥照顾动物们辛苦,应该加餐,还有今日大哥慷慨,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要动身他处不希望让别人知晓。以江湖义气再奉上十两,望农夫大哥收下。”婼卿郑重其事的将银子摊在手里,农夫下意识的身体一僵,但马上笑容堆满了脸,双手抓走了银两。腰部微微弓起。

  婼卿心道,白费了我一番豪言壮语。

  农夫道:“那当然,我也是讲究江湖义气的嘛。”

  婼卿心道,我真后悔再给这十两银子,还不如不提及此话,不过我们这两个小人物,去哪里不会有人想要知道,但是宝马的出现可就不一样了。所以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农夫说:“我先回家,把银子送回去,怕赶集的时候丢了。”

  婼卿微笑颔首,转身招呼庭炬。二人等农夫走了之后,一同进城。

  庭炬没有问婼卿是如何说的,心道,城门口如此大张旗鼓,必定会引起各方人士的注意,若没有足够实力,婼卿的美貌,必定会引来杀身之祸,自己足够强了吗?若有人来夺她自己以命相搏会不会保住她,不让刀剑伤她分毫?我真的能保护她吗?

  麻阳街和鞍市街的交汇处是城中心,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买马鞍,然后炼银,马鞍花了两吊钱。庭炬和婼卿,走进了明银阁,明银阁分两层,无人知道它还有一个地下室,庭炬同婼卿刚刚迈进店门,店内小二就把门关上了,店内有数十颗夜明珠的微微光线,也不至于店内太暗,店内明处边放着十几个精美的银器。婼卿心道,这店主一定十分有钱,如此大张旗鼓的摆放银器,这里的银器一个便有百十来斤重。

  不仅如此,这些银器全部放在地上,地是汉白玉,门是沉香木,店内两把交椅是金丝楠木,两边各种了四株血色红昙花,滴血认亲的那种,若花够多,便可以常开不败,花中之王可解百毒,但是这八株里没有花王。传说元圣侯爷,也就是婼卿的父亲,曾经得到一朵血色红昙花,将花给了和亲的公主,但公主心死心碎,无意人间。还是撒手人寰了,侯爷对婼卿的母亲,还是有半分真心的吧?无人知晓,他们三人的故事最后只剩下了几口传说。

  轩辕钰此刻从二楼楼梯口出现,他走在木制楼梯上都没有任何声音。只见他身穿,米白色外衣布料为蜀锦,绣麒麟于胸襟,麒麟的环纹简化几分,在领口衔坠两颗雕刻螺旋纹的雪莲珠,传说天上雪莲近万年可生出一颗雪莲珠,就连听说的人都十分的少。领口可见内衬为明黄色丝绸,光泽明动,腰带金丝白玉带,脚踏明黄色黑底黑边黑花纹的唐代官靴,外罩鎏金蜀锦麒麟尾大袍,王者气度,却面容柔和,笑意盈唇。

  朱唇微起吐珠玑:“庭炬,好久不见,有什么新的见解吗?”语气十分生疏,但明明私底下派了五个影卫保护庭炬,这是真交情。

  庭炬回道:“没有什么见解,就不能来看看你。不过我想打造一套银具。”

  轩辕钰说;“好,正好看看你的真气控制力有没有长进。”

  庭炬说:“应该没有什么长进,只是控制真气更加得心应手了。”

  行走江湖的侠客大多具有真气,真气的量和灵活度,决定侠客的武力值,也就是谁更加厉害,有的侠客真气不足,掌控真气的灵活度高,就可以炼器制药熬毒,用真气做出来的饭都不一样的。而灵活度不足,真气量够,就可以以真气为武器进行战斗,厉害着能凝出气刃。

  轩辕钰属于二者间有之。所以他抛却家族,只要轩辕钰在店内,就没有人敢来闹事。

  婼卿静静地站在一旁,心中没有波澜,轩辕钰此刻也没有在意庭炬身边的站着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

  庭炬拿出一两银子,轩辕钰说;:“此银两杂质较多,不可取。”说完大手一挥,准备打开地下室的暗门,但是说完后注意到婼卿这张陌生的面孔,说:“她是谁?”声音没有警惕。

  庭炬说;“与我日后同行的人。”

  简单八个字介绍完婼卿,少了三个字,一辈子。

  轩辕钰听后没有多问,就说:“走吧。”

  地下室同样用夜明珠照亮,只有中间桌子上有一根明亮的蜡烛,烛火跳动,犹如美人起舞。从庭炬嘴中得知此蜡烛是人鱼烛,传说千年不灭,适合放置在地下室或者墓穴中照明。

  地下室呈长方形,一眼便可尽收地下室的景色,中间石台呈长方体,长十米宽五米,结结实实的青石,最上面是一整块和田玉,打磨平,却不光滑。

  轩辕钰从地下室的一个柜子中拿出一块银,四四方方,通身雪白,在烛火的照射下,光芒四射。至纯的东西都很美。

  轩辕钰说;“打造什么?”

  庭炬说:“打造银针十一根,两双银筷,一把小银刀。”

  轩辕钰说:“你想的倒是真周到,美人在侧不敢不周到吧,不过银针测不出来蒙汗药,一会我把蒙汗药的解药给你。”

  庭炬说;“大恩不言谢。”

  轩辕钰微笑,不说话了。专心于炼器。

  轩辕钰特别儒雅,即使是在炼器时也不会忘记他的优雅,每拿取一个物件儿都会停顿一下,整个炼器的过程就像是在跳舞。翻手,覆手,袖子在舞动完美的弧线,滴加药剂,小扇轻摇。煽动火苗。至于如何成型只有他自己知道。

  时间在慢慢流逝。

  此刻谷阳城东南角将军府,一位身着翠色襦裙的女子,大约八九岁的样子,正暴跳如雷,气鼓鼓的样子却有那么半分可爱。左手指着地面,大喊:“为什么把小狗给白露?明明是我先看到那只小狗可怜的,为什么把小狗给白露。”奴婢们都跪在了地上,大气不敢出,这时候一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中年妇女面色和蔼,大约三四十的样子,走步稳而不飘。拿着一盘小糕点,将军府内的人都知道嫡小姐脾气骄纵,脾气上来后,只对云嬷嬷软语。

  云嬷嬷说:“小姐,耍脾气耍累了,吃些糕点吧,补充一下体力,看你手里拿着的柳树条都没有了往日的气力了。”

  嫡小姐说:“可我不想吃。”嘴巴噘了起来。把头歪了过去。

  云嬷嬷又说:“没有了小狗,再错过糕点,若是再任性,嬷嬷我也要去做活,就没办法陪你啦,你就只能一个人在这里挥舞柳树条,任人笑话。”

  嫡小姐说:“为什么会笑话?”

  云嬷嬷说::“真正的嫡小姐要有嫡小姐的风范,动不动就挥舞柳树条,成何体统,再说奴婢们也是人,你总让他们跪着,难免厌恶你。你再口出癫言自然是有人笑话你,而不是纠正你的过错。”

  嫡小姐说:“你说的我不懂。”

  云嬷嬷说:“你也不小了,以后要嫁人的,这些道理都要懂得。”

  嫡小姐说:“嫁人?那我以后便不嫁人了,一直陪着云嬷嬷和爹爹娘亲。”’

  云嬷嬷笑着抚摸着嫡小姐的头不说话,嫡小姐把头靠在云嬷嬷胸口。

  此刻,地下室内温度升高了四五度,做好模具后,轩辕钰架起了大锅开始炼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