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玉暖侠侣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白熙说的话

玉暖侠侣行 梓初天下 5024 2019.06.14 21:06

  眼睁睁的看着红色的肉虫重新钻进青樱的喉咙里,婼卿的胃内防江倒海,最后终于忍不住,跑到外面去呕吐。

  笛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像是一曲催眠曲,在安抚即将醒来的怪兽。

  婼卿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恶心的那场面,呕吐到头晕目眩,胃内才算有一些平静。

  何嬷嬷拍了拍婼卿的后背。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眼睛干呕得通红。

  婼卿此刻也弯着腰干呕,又不敢将手拿开,时时刻刻怕那红色虫子钻进自己的喉咙里,婼卿干呕了一会,站立起来,用手顺了顺气,说:“我们快回去,救救青樱,见死不救此非侠义精神。”何嬷嬷被婼卿说得一愣,紧接着递给婼卿一块手帕,也跟着跑到柴房里。

  柴房里此刻只剩下了青樱的一副尸体,青樱死前一直在用手用力的掐着自己的脖子,现在被憋得通红的脸已经变得惨白,嘴唇亦如此。

  此刻远处侯府的墙上,坐着一个身穿深紫色长袍子,黑发如瀑的男子,他手持长笛,动情的吹奏这一曲动人的安眠曲。侯府的府兵已经在看得见的地方,倒在地上,酣颜大睡了,这曲子的功效可不只是让人酣睡,还有就是控制着蛊虫不在向外跑去,但是代价就是蛊虫钻进青樱的心脏,在里面一直吸食着青樱身体里的血。直到青樱的血液被吸干,变作一具干尸。

  男子手指修长,有节奏的抚摸在长笛上,他一只腿半弯曲踩在墙上,侧着身子,一条腿自然放松垂直顺着墙下垂。深紫色长袍随风飘舞,发出凯旋而回的旗子在风中烈烈的声音,片刻停下吹笛子,说:“看来这小婼卿的身上的灵气十分充足呢。”说着,用舌头舔了一下手指,他的手指指尖纤细,夜色下看不清他斗篷下的面容,但是他的手指肤色极其白,接近毫无血色的苍白,他腰间还别着两个满是花纹的罐子。

  鞋子也不像是中原的鞋子,是一种靴子花纹繁密,右脚绣着两朵深紫色的彼岸花,花蕊用珍珠点缀,珍珠竟也是紫色的。

  这深紫色袍子下面的男子用极其妖媚的声音说道:“这吸血魔虫可是喝了我三日血的,自然要派上大用场,此刻自然不可以对这侯府的七小姐这样的小角色下手,先等等等到明日侯爷前来查看,就可以直接钻进侯爷的身体里,从而控制侯爷挑起侯府和相府的战争,从而削弱傲寒国的实力了。”

  深紫色长袍的男子大袖子一挥,心道,不好怎么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还好这夜深人静,附近没有什么人,不过这七小姐好像是侯爷和西疆公主的女儿,若是,哦,不对,这七小姐在侯府受虐待,好吧,也算是受虐待近十年西疆都没有什么动作,应该也是忘了的,就不在他身上做文章了,还是侯爷比较重要。说着又为了防止有人听到刚刚自己说的话,又吹起了忘魂曲,此刻后花园的假山下有两个家丁窃窃私语,其中一个男孩大约只有十三四岁,平时喜欢收集情报然后卖钱,若是仔细看就能发现,这个家丁就是从涎萃楼被赶出来的那个男孩。男孩此时点点头,做了一个你放心的手势后,躲到了假山深处,那面假山墙有一个正好一个人位置的凹槽,男孩将自己整个身子都嵌进了假山里,眼看着另一个家丁从假山后面绕过去,只是男子没想到自己踩到一块石头,摔倒了,深紫色长袍的男子立刻将头甩到了,眼神像鹰看到猎物一般闪亮了一下,那种狠辣一般人是学不出来的,很快那男人,伸出手欣赏,又舔了一下手指,说这次入府可不是我自愿的呦,是有只小老鼠勾引我呢。说完,身形一动,一脚着地,袍子在空中飞舞,双臂张开。真的像一只鹰在翱翔。头一低袍子又稳稳地覆盖在他的头上。

  他一步一步的靠近摔倒在地上的家丁,家丁一点点的向后一动,很快家丁反应过来了,准备站起身来,向后跑,却被什么吸住了一样怎么也跑不了,一直拼命地在原地跑步,深紫色长袍的男子此刻正在张开手掌,骨节分明的手指分外好看。此刻却是死神的收割镰刀。他大手一举快速的又一落,头下意识的向右偏。

  只见那家丁的下巴深深地嵌在草地里面,家丁强撑着抬起头,发现家丁的下巴已经碎掉了。血一点点的从他的嘴巴里流下来,有一大口鲜血吐出来,看来不只是下巴受伤。深紫色长袍的男子头一偏拿出腰间的弯刀,走到地上家丁的跟前,蹲下,用弯刀割断家丁的头,又用地上家丁的衣服擦了擦刀,一切动作行云流水,从墙上一跃,跳到了墙上,然后再一跳离开了侯府。

  男子的速度很快,在空中留下一抹残影与天边那一抹残月共同画出一幅苍凉的景色。

  庭炬此刻正在研究五行八卦,每个石头从墙壁上突出,应该是要按下去的。庭炬试探性的按了一下生门,山岩竟然缓缓地一动让出了一条初极狭才通人的小路。庭炬不敢耽搁,但是这条小路的通向的地方太过诱人,庭炬从怀中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现在才过去一刻钟,庭炬心道,只用半个时辰探寻此密道,若时间过去了,还可以原路返回。

  庭炬想了想,毫不犹豫地走进密道,密道越走越宽阔,但是越走,里面越黑,根本看不到路,但是庭炬隐隐约约的看到密道的尽头有一个黄色的闪光,忽明忽暗,可能是尽头距离庭炬太遥远了吧,于是庭炬摸黑向前走,那黄色的光点,越向前走越大,成了一个黄色的光晕,最后看清那里是密道的尽头,山洞口。

  庭炬快速的走着,却不敢快步的跑,害怕弄出太大的声音,引起府兵的注意。

  庭炬好不容易来到了洞口的尽头,看到里面是一个宽敞的石室,石室有四个火把,忽明忽暗,正当庭炬踏进石室的时候,呼卡啦,外面的巨石挡住了进到密道的退路,庭炬赶快跑回入口,发现退路已经被巨石封住,封得死死地,庭炬也不敢在周围四处摸索,怕触碰了什么机关引来杀身之祸。只好一步一步的向前摸索,回到明亮的石室,石室里面没有什么金银财宝只有四面都是琉璃格子内装满了青花瓷瓶。

  庭炬仔细的观察这些琉璃格子,发现只有一个琉璃格子是四面不平,表面崎岖的,庭炬走近发现,这个琉璃格子里面装了一颗夜明珠,庭炬学着师傅曾经破解机关屋子的模样,转动着琉璃格子,忽然,石室里的火把都灭了,石室里漆黑一片,只有夜明珠的微弱光线能让庭炬隐约看到石室里的青花瓷瓶,突然从四面八方投来飞镖,红色绸缎系在飞镖末尾处。庭炬踏着凌波微步四下躲闪,空中翻了一个筋斗,躲开三个飞镖,紧接着又拽起了衣服的一角,向后一转身又躲开了三个飞镖,飞镖漫天而来,庭炬感觉到第二波飞镖马上就要飞来了,庭炬站立在石室中央,用耳朵倾听者石室内的声音,石室内只有一些风声,只听咔吧之声从庭炬身后响起,三个飞镖应声射出,直线向庭炬射来,庭炬向身后一跳躲开了,接下来咔吧的声音成群而至,从四面八方飞来的飞镖变成了长剑,庭炬心知躲不开长箭了,只好脱下衣服用太极八卦的阵势让箭射来,从侧面用衣服驳到旁边,又用相同的方法驳走身后的箭。黑色长袍在石室中央舞蹈,夜明珠微弱的倩碧色光亮映着犹如夕阳下旌旗迎风舞动的声音,使地下石室下时间流逝得特别快。大约半刻钟过去了,长剑夹杂着几根标枪,庭炬累的满头大汗,一根标枪一下子投掷出来,射穿了庭炬的长袍,庭炬一个前空翻,躲过了标枪,踢走了迎面射来的其他标枪。

  庭炬缓慢的一步一步走到夜明珠前,试探性的摸了摸琉璃格子,没有什么动作继续转动,此时石室的四个角露出四个兽头,四个兽头每个兽头张口猛地呈扇形吐出四个标枪,标枪笔直的射向庭炬,在地上画出一个圆形,庭炬在十六个标枪射向自己后,射进地里之前,轻身一跳,这时十六个标枪射进地面,地面顿时四分五裂,标枪在地面上围成了一个圆圈,庭炬单脚站在圆圈上。但是这个机关的用处,并不是为了直接射中闯入者,因为闯入者只要不站在圈子内就不会有事,所以这个机关最大的用处是制造出大的声响,引来府兵,很快,府兵的脚步声杂乱在洞口处,一个府兵在洞口处说快禀告东方大人。

  快速跑到那个玻璃格子跟前,庭炬转动那个琉璃格子,琉璃格子里面的夜明珠放出五个光线照到青花瓷瓶,庭炬又快速游走在五个瓶子之间,转动五个格子,并按下。发现石室的一边出现了两个通道,一个通道通往另一个密室,一条路通往外面,庭炬捡起六个飞镖,庭炬轻身提气,踏出了凌波微步以他最快的速度跑至洞口,看到四个府兵背对着自己,自己先用飞镖镖中两名府兵的肩头,府兵回头,四个府兵看庭炬只是一人,便想要抓到庭炬,庭炬直接向后续力,踏出凌波微步,快速近身两名最近的府兵,用手掌拍了他们伤口,两名府兵痛的吱哇乱叫,身体向后仰过去。庭炬用手劈中这两名府兵的脖子,府兵晕了过去,然后另两名府兵想要逃跑,庭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飞镖,分别打中了两个府兵的左手和左腿,府兵分别捂住了他们的左手和左腿,痛的啊啊乱叫,趁着府兵们张开嘴大叫的时候,庭炬飞身两个飞棍,射中两个府兵的喉咙,府兵应声倒地,既是棍子没有枪头,也将两名府兵的喉咙击碎,鲜血四溅。

  庭炬心中默念起了阿弥陀佛,先将两个活着的府兵拖到假山旁,又把两个死了的府兵也拖到假山旁,等到自己冷静了下来后,说了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真的是为了保住自己才痛下杀手的,万分对不住了。说完转身回到密室,发现密室中珍宝无数,一共十五个箱子和墙壁上数百个琉璃格子,琉璃盒子中大部分是武功秘籍,还有一些奇珍草药,和玉石宝石,秘籍分别是极影三千步,传说三千步可以到达任何一个想去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个夸大的手法,但是这也说明修炼此法必定是能行步极快,可惜自己已经学会了凌波微步,只要修炼到第三重,绝对比极影三千步要快得多。而修炼到第五重就可以比得上普通马的速度,第七重可以比得上千里马的速度。不过缺点就是必定还是人在使用还是有能耗的,需要一种能够恢复人能量的吸收天地精华的奇珍果子,这果子吸收天地精华而成熟,一百年一开花,三十年结果,七十年成熟,又称重孙果,吃了它,没有卡路里,就会有饱腹感,补充人体所需的糖类脂肪蛋白质,一天三颗喝点水在少吃点水果,人就不需要再吃别的食物了,最主要的是不会因吃重孙果而长胖。但是这种果子的缺点就是不好消化,一次吃不了太多,重孙果个大,形状犹如白炽灯,皮极薄,里面的果肉成透明状,里面的脉络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晚上还有点淡淡的橙色的光亮。吃了这个果子赶两三天路是没问题的。记得一次碰到了一棵重孙果树,师傅和我那个使劲的摘呀,把整棵果树的果子全都摘下来了,师傅还说,不能太贪心,留了两个果子,给卫龙夫妻吃,不对是龙威真人夫妻吃,结果让龙威真人追了三天三夜,我和师傅一起骑着玄色跑,要是师父骑他那匹瘦马,我们早就被追上了,现在那匹瘦马还在龙威真人那里呢。这个果子还要搭配一种中草药,才好吸收,那就是师傅的另一个与青眉师太的浪漫情仇故事了。

  哎,师傅的晚节不保喽。

  不对,这个时候不是想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赶快拿完东西就得跑,不过等我学完这些秘籍,我就把秘籍归还给东方恪,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偷武功秘籍的事情,要是想要的话,拜访就是了。若话语投机几句话,就会赠与你一本秘籍,并不需要偷,现在普通的武功教程已经被成百上千的印刷,几乎是学院孩童人手一本的,只有高阶秘籍是需要师傅认证,认可这个学院的能力和人品才会把高阶秘籍教授给你。

  想当年师傅收自己为徒的时候,在自己家门前蹲了一个月,自己那一个月正好表现特别好,师傅才满满意意的收自己为徒。后来东南西北的走,师傅教授自己不少知识,什么奇珍异果,什么武功秘籍,像凌波微步和佛手,都是师傅教我的防身武功,一个是打不过就跑,一个是只能打三掌,三掌没赢继续跑。

  不,现在不是回想这个的时候,庭炬又胡乱的拿了几株仙草,又拿了几本秘籍,就开始走出密室,回到后花园,花了半个时辰在丞相府摸清各个地方,在手中的羊皮卷上标注,最后的一刻钟终于找到了东方恪的书房。

  书房的灯还亮着,里面半跪着一个黑色衣服的人,连连点头,东方恪大怒说:这是那个谋臣干的好事,竟然找我的眼线去给白熙下毒,白熙可是和津王爷一系唯一一个男丁,他被杀了那景大侯爷和聿明溪不得倾尽所有来调查此事,到时候我的家底不得被查个底朝天。蹲在地上的人说:好像是户部尚书底下的侍郎。东方恪头一低说可以,明天你去取他首级,一江湖人的口吻书信一封,同首级一同送到聿王爷府上,这等人物不能留。

  庭炬心道,此事不是东方恪所为?哪有随便找到一个替罪羊就可以。

  东方恪没有想到,窗外的人还没有走,又问道:那侍郎是怎么联系到那丫鬟的,不可能一找就找到了吧,那可是安插到侯府的眼线。

  黑衣男子说那侍郎正好找到了那丫鬟的家,寻常聊天中得知那丫鬟在侯府中做事,阴差阳错的还正好是相爷的眼线。一家人的性命相要挟,于是那丫鬟就向白熙下了毒,事情也是情非得已。

  东方恪大怒,厉声呵斥道这侍郎也是胆大包天,竟敢做出如此蠢事,听说,下的毒还是断肠散

  黑衣男子说绝命散

  东方恪说我出入朝堂的同时,也略微闻得江湖些许事宜,这绝命散乃是禁药,江湖上已经不准使用了。怎么又重新有人使用,那侍郎是从那里得来的药?

  黑衣男子说奴才不知。

  东方恪说查

  黑衣男子说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