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御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秋 猎(中)

大唐御医 半堕落的恶魔 2304 2008.05.07 04:22

    狩猎,在古代,那是十分受君臣欢迎的活动,从古到今,狩猎的粉丝,从帝王到百姓,那是数不胜数,大唐,已经逝世的高祖(历史上,高祖应该是贞观九年,大概是七月死的,本书提前了,对不起高祖,汗!)就有为了狩猎荒废政事,累得他身边的一些近臣,只能借狩猎的机会,向他禀报政务。如今的李二陛下,那也是狩猎的忠实爱好者,甚至,人家还把狩猎,上升了到了军事训练的高度,让那些言官,想进谏,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感觉,当然,这些人里面,不包括魏征。

  卫螭一家到狩猎场,狩猎场已是一派热闹景象,这是狩猎,不是围猎,耗时很长,狩猎最多也就一两天,来的人很多,男男女女都有。大唐民风彪悍,尚武精神很浓,不存在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说法。

  卫螭夫妻一到,就被秦猛给叫走,人家老国公照顾他,让他和翼国公府的一起。卫螭很感激,拖家带口的过去,不过,刚过去,就后悔了,因为,蝗虫军的成员,全都在。那么彪悍的四个老汉聚在一起,每回卫螭看到,都有拔腿逃跑的想法,能在这四位手上存活,需要不仅仅是智慧和勇气,还需要运气。

  “卫子悦,卫四郎,快过来,让老夫看看,带什么好吃的了!”

  老远,程知节中气十足的声音就叫嚣着,卫文的眼睛,望向一脸欲哭无泪表情的卫螭,卫螭无力的摆摆手,道:“留一篮给夫人,其余的都提过去吧。”

  卫文的表情,显然很同情自己的主人,但程知节程老国公的威名,那也是相当吓人的,虽然不是很乐意,还是拎了过去。

  卫螭带了两个餐篮来,一个准备让谢玖拎去女眷那边,孝敬义母的,一篮留着自个儿和义父、两位义兄享用,不过,照目前的架势来看,他们这场小年轻儿是不用想了,够不够四位老汉享用还是个问题。

  掀开罩着篮子的布巾,程知节很满意,笑道:“四郎(呃,以后亲近的就改称四郎了,咱要改正错误)就是会享受,来个狩猎,看着东西带的,这叫什么?”

  “鸡蛋火腿三明治。”

  那是谢玖的手艺,人家姐姐说了,不会下厨做饭,简单的西餐,在留学的时候还是学会了,要表现一下,不能让卫螭小看,也不能让卫螭专美于前,省的他得意。卫螭很无言,他得意了吗?有吗?

  篮子里装的都是野餐必备的食物,除了鸡蛋三明治是谢玖做的,腊肠,还是穿越时候带来的,母亲给做的,一直留到现在才拿出来;卤猪耳朵和卤猪肝,还有卤凤爪啥的,茶叶蛋、自制泡菜、凉拌的蔬菜等一些小食品。

  卫螭这厮,对狩猎是外行,对野餐,那绝对内行,这厮就是把狩猎当野餐机会来的,结果,福利全给蝗虫军享受了,他就很可怜的分到一根腊肠,那还是因为四老汉不稀得吃这么普通的东西,其他的那些新鲜食品,全四老汉享受了。

  吃吃喝喝中,钦天监选的吉时到,由李二陛下射出第一箭之后,狩猎正式开始。闲的肚子有点饿的卫螭,连忙吩咐大虎二虎上阵,强调:“大型的动物,什么虎啊豹啊的,咱不要,重点是好吃的野鸡、兔子和鹿啥的,本少爷带的佐料你们都知道,想吃烧烤就多猎这些东西,你们也在山里呆过,野味啥好吃,你们应该比我清楚。明白吗?”

  听到吃的,俩兄弟眼睛贼亮,重重点头,拍着胸口,道:“少爷放心,绝对错不了。”

  说完,俩兄弟堪比放入羊群中的饿狼,气势汹汹的出发去了。卫螭瞄瞄四周,老少爷们儿基本都出动了,就是文官,那也挎着弓箭,带着细狗、仆人在山里转悠开了,输人不输阵,武艺比不上人家武将,但气势可一点都不能输。

  卫螭没事干,领着卫文四处晃悠,最后晃悠到女眷那边,远远看到一干妇人们在吃吃喝喝,吃的正是他家谢玖拿过去的食物,想到香味四溢的卤凤爪,卫螭一阵口水横流,偷偷跑过去,打算找谢玖要点吃吃,结果被眼尖的豫章公主发现,转头向长孙皇后一说,人家皇后发话了:“子悦狩猎结束了吗?有何收获?”

  卫螭呵呵傻笑,睁着眼睛说瞎话:“回娘娘,臣是医生出身,医生,那就是救命的,狩猎这样的害命之事,臣还是不参与了,有违职业道德。”

  长孙皇后微微一笑,看卫螭的眼神,那叫一个意味深长,道:“难得子悦有此善心,值得嘉奖。”

  “咳咳……”

  卫螭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不过,还是努力镇定,力持面不改色:“娘娘过奖了,应该的,应该的。”

  “娘娘,这小后生是谁家的?”

  妇人堆中,有位妇人问道。长孙皇后笑道:“这就是京中有名的神医卫螭卫子悦,子悦,这位是房玄龄房大人的夫人。”

  卫螭眼神一亮,连忙行礼,不为别的,就为这位房夫人鼎鼎有名的喝醋趣事。房夫人看着卫螭,捂嘴笑道:“原来你就是思思的夫君,卫神医,久仰大名啊。”

  卫螭连忙道:“房夫人客气了,神医之名不敢当,叫声子悦就是。”

  卫螭的义母,秦老夫人笑道:“没错,四郎是老身的义子,算起来,还是妹妹的子侄辈,叫他的字就是。”

  说着,义母为卫螭一一介绍在场的夫人们,卫螭不停的偷偷擦冷汗,深深为自己过来的行动后悔,女人堆,对男人来说,特别是孤身前来(卫文可以忽略不计)的男人来说,那绝对是灾难,等着做为众人提供笑料,提供逗趣对象的牺牲品就是了。

  谢玖见卫螭被逗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捂嘴微笑的同时,有些心疼他,向偎在她身边吃东西的晋阳小公主低声耳语,小公主点点头,放下东西,擦净手,走向卫螭:“卫大人。”

  “小公主好。”

  卫螭偷偷向谢玖感激的看了一眼,得了她一个媚眼儿,卫螭和煦的向小公主微笑着行礼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