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御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东 宫(下)

大唐御医 半堕落的恶魔 2390 2008.05.04 02:23

    长孙皇后莞尔,道:“农桑是大事,秋收乃重中之重,岂能耽搁,既然承乾的伤势已稳,自然可以回去操持家业了。”

  终于解放了!卫螭觉着,他现在的心情,应该和解放初的农民差不多,不容易啊,盼了那么多年,终于盼来解放了。

  小夫妻欢天喜地的对望一眼,分头合作,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卫螭去收拾的时候,承乾太子也在收拾,他,要搬回东宫了。卫螭过去的时候,李二陛下也在,一脸深沉严厉的表情,对承乾太子,似乎余怒未消。

  “臣参见陛下。”

  李二陛下抬眼扫了卫螭一眼,淡淡唔了一声,道:“子悦你来了,皇后说,玉米要收割了,这事儿一直是你在主持,如今承乾的伤势也稳定了,你该回去做正事了。”

  卫螭看了承乾一眼,道:“陛下,您当初说过,此事交由太子督办,臣协办。如今太子伤势已稳定,适当的活动,对伤势愈合有好处,正好玉米成熟,臣还等着殿下的指导。”

  承乾太子眼睛一亮,期盼的看向父亲。李二陛下扫了他一眼,转而深沉的看着卫螭,卫螭心怀坦荡,直直与李二陛下直视,继续道:“陛下,错误不会永远是错误,没有错误,哪来的正确。”

  李二陛下眼中掠过一丝恍然的神色,又转头默默看了承乾一会儿,缓缓点头:“好吧,此事依旧由太子督办,他身上有伤,你要照看好了。”

  “是,请陛下放心。”

  承乾感激的看了卫螭一眼,由内侍抬上轮椅,推着向东宫去。李二陛下站在廊檐下,看着承乾太子的队伍远去。

  卫螭忙着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都是些医疗用具,卫螭也没有乱扔的习惯,基本上都在医疗箱里放着,背起医疗箱走人就是了。

  收拾好,卫螭背着医疗箱出来,李二陛下还站在廊檐下没动,甚至连姿势都没变一下,卫螭蹭过去陪站,陪了一会儿,顺着李二陛下的视线,道:“陛下,听太子说,那个方向就是东宫?”

  “嗯,朕和皇后,在那里住了三年,那时候,承乾才八岁,但聪明懂事,从不让朕操心,如今……唉。”

  李二陛下很感慨,卫螭想了想,道:“那陛下搬到太极宫来的时候,太子才十一岁吧?”

  “嗯。”

  “太子真厉害,才十一岁就敢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宫殿,臣十一岁的时候,一个人住一间小房子都还时常害怕得睡不着觉,要娘哄才能入睡呢。太子不愧是陛下的儿子,常人不及,不知陛下当年十一岁时,陛下如何?”

  “朕十一岁……”

  李二陛下说不出话来了,怔怔出神。卫螭有点心惊胆战,趁着李二陛下出神,赶紧道:“陛下,我家谢玖来了,那个……臣先告退了。”

  说完,不等李二陛下回神答应,赶紧拿出百米跑的速度开溜,胆子太大了呀,这种话都敢说,以后一定要忍住,忍住。

  和谢玖一起回到家,秦猛领着卫府上下,给与俩人英雄般的待遇。招弟小萝莉和管家成叔俩一老一小,更是哭得那叫一个唏哩哗啦。

  成叔不停擦眼泪:“少爷和夫人终于回来了,天公保佑好人,您两位不在,这府里,连个主心骨都没有。”

  “呜呜……夫人,招弟好想您。”

  招弟哭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硬生生把一可爱孩子,糟蹋成一个邋遢的小破孩儿,卫螭认为她很有勇气。

  鲤儿和一个比她稍大点的小男孩儿站一处,卫螭没见过,不认识,心中有点奇怪,这年代的女孩子不会这么早熟吧,才十一岁就知道给自个儿找丈夫了?!

  没空问鲤儿的八卦,卫螭忙着安抚府上的众人,还好,那天卫螭和谢玖进宫后,秦老国公亲自过来了一趟,安排好了卫府的一切,并严厉交代仆人们不准多嘴,然后又把秦猛派来卫府坐镇,倒也没出什么事情。

  卫螭走上前,重重拍拍秦猛,笑道:“四哥,感谢的话,小弟不多说了,说多了,那不叫兄弟,走,咱喝酒去。”

  秦猛也很高兴,道:“我就喜欢你小子爽快,不矫情,行了,喝酒,明天你来府上喝,我先回去向父亲禀报一番。”

  卫螭一拍脑门儿,连忙道:“是小弟失误了,一块儿去一块儿去,让他老人家操心了,小弟应该去一趟,顺便请他老人家过来喝顿酒。成叔,让厨房准备好酒菜。”

  “少爷您放心吧,早吩咐好了。”

  成叔擦着眼泪道,卫螭对他笑笑,道:“成叔,这几日辛苦你了,呆会儿,一块喝一杯吧,我和夫人先去义父府上请安。”

  说完,卫螭又与谢玖上了马车,随秦猛去秦府。到了秦府,秦老国公很老练,也没问那天发生了什么,更没问卫螭进宫是做啥去的,只是慈祥的对卫螭夫妇笑笑,欣慰道:“回来就好,家里,我让老四给你照看好了,就等着你回来,安稳的移交还你。”

  卫螭憨笑:“让义父您老费心了,儿子让家里准备好了酒席,请义父、义母,全家过去吃顿便饭。”

  “也好,吃一顿,算是为你接风洗尘,走,全家都去。”

  两位义母,再加上两个义兄,义母们与谢玖坐马车,卫螭陪着骑马,一路上,高谈阔论,欢声笑语,好不开怀。

  卫螭狠狠揉揉鼻子,操,这才叫人生,这才叫生活。这几日在宫里看帝王家的日子,那叫一个郁闷啊,那不是一般人能过活的,难怪皇家出来的人,都那么强悍呢,能在那么变态的环境里生存下来的强者,能简单吗?所以说,做个皇家子弟也不容易,还是小老百姓好啊。

  回到府上,全家一起,好好喝了一顿,席上,卫螭把成叔请来,很是郑重的给他敬了一杯酒,感谢他为府上的操劳。成叔激动的又是一顿好哭,连说跟了个好主家,不尽心做事,对不起主家,一切都是他的本分,是他应该的。

  虽然哭声不少,但总的来说,酒席还是在和乐温馨的气氛下结束的,卫螭、秦老国公、秦家俩兄弟,成叔,都喝高了,酒席结束的时候,全在地上直哼哼。醉的迷迷糊糊的卫螭,时不时还大叫声:“这才是生活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