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圣母的召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约克夏之夜

圣母的召唤 雨哲 6345 2005.08.09 18:33

    自东海岸飞来的航班已经缓缓降落在奥克兰国际机场,作为美国西海岸最繁忙的空岗之一,凌晨的奥克兰国际机场依然是灯火通明,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肤色的人们将从这里开始他们追求自由、追求理想的美利坚之旅。

  江俊在到达大厅领取了自己的行李后,漫步走出机场,这个时间到达目的地让他感觉到非常的难受,在考虑到现在去打扰那些正在四爪朝天做着美梦的死党,一定会付出被暴扁的代价之后,江俊决定还是自己找地先眯一会,然后再计划一下如何应对今天下午的“约会”。

  从奥克兰机场去旧金山市区要过圣弗朗西斯科海湾,江俊没有走著名的金门大桥,而是让出租车绕道开上了全长13.3公里的世界最长的钢结构高架桥“旧金山—奥克兰湾大桥”,这让江俊有充足的时间审视一下面前这个越来越近而他却并不熟悉的城市,从远处对目标进行充分的观察,然后采取行动,是江俊做奖金猎人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这符合他的准则,“没有足够的把握,决不出手”。

  …...

  旧金山联合广场维斯汀圣弗朗西斯饭店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大饭店,它是在1904年由百万富翁科洛克家族建造的,这座饭店最著名的就是那间有着奥地利大钟的大厅,旧金山的名流们都会为能在这里举行私人酒会而骄傲,而此时,江俊就在这座奢华的酒店的高级套房里不顾形象地呼呼大睡。

  上午十点三十分,床头的闹钟准时地响了起来,幸亏它只是个闹钟,否则一定会因为吵醒了睡的正香的江俊,而被抓狂的他暴打,而现在,找不到出气筒的他,只好揉着通红的眼睛,坐在床上发呆。

  半小时后,江俊走出浴室,经过几个小时的高质量睡眠再冲个澡,江俊明显感觉状态好了很多,无论身处怎样的危险环境,江俊总是有办法找到最快的入睡方法,与其他的同行相比,这是他的优势所在,不仅可以最大程度地缓解精神压力,同时还可以最迅速恢复体力,作为一个以生命为赌注的奖金猎人,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稳定的心态,是生存的最基本保障。

  回到卧室,江俊从行李橱内拿出随身携带的旅行箱,这个似乎并不起眼的墨绿色箱子,就是江俊的宝贝之一,它是由江俊的好朋友,日本科学家近藤正一郎耗九个月心血倾力打造,箱身采用了从十吨重的陨石中提炼出的736克神秘金属制作而成,不仅打破金属常规,同时具有了很高的硬度和韧性外,还拥有极强的反辐射性,即便箱内装的是放射性超强的制造原子弹的材料“铀235”,只要启动箱子的秘密装置,在箱外也是一点辐射也测不到的,而箱子外表则涂有特制的具有全息成像特性的化学涂层,因此,江俊可以用这个箱子拎着各种武器,甚至是金属制重火力武器大摇大摆的进出各国海关,而那些可怜的边检人员通过扫描仪从箱子里看到的却只有琳琅满目的各式儿童玩具,此外这个旅行箱还自带一台由近藤博士取名为“贵鬼”的超级计算机,“贵鬼”不仅能对所有网络的软硬件兼容,满足江俊的各种需求,同时还储存了大量的资料,是名符其实的移动信息中心。艾伦对这个箱子垂涎已久,一直强烈要求近藤博士为他也制作一只,但因为神秘金属实在难得,第一次提炼的736克在给江俊做完箱子后只剩172克,而另外再寻找一颗同类陨石又非一日之功,因此艾伦至今未能如愿。

  江俊通过声音识别系统打开旅行箱,“贵鬼”提示进行指纹密码核对,核对通过后,系统自动启动。江俊首先开启了便携式卫星主动扫描通信系统中转站,同时,“贵鬼”也自动激活了预植在江俊脚踝处的米粒大小的卫星定位识别器,这样,远在华盛顿的艾伦可以通过接入美国国防部情报中心来控制遍布全球的美国秘密侦察卫星,在搜索到江俊脚踝处的识别器后就可以将准确的位置信息传输到艾伦操作的终端电脑上,而卫星主动搜索的系统原理决定了识别器本身不需要进行信号的发射,这就确保了不会有任何扫描系统注意到江俊身上的这个小机关。此外,美国秘密侦查卫星强大的功能还可以搜集识别器周围的图像和语音信息,但如此巨大的数据流通过国防部情报中心转接给艾伦势必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因此,近藤博士就为江俊制造了这部卫星数据中转站,将卫星传递的语音和图像信号中转传输给艾伦。

  系统开启三十秒后,“贵鬼”提示,华盛顿的艾伦已准备就绪,卫星定位完成,信号传输通畅,江俊可以“赴约”了。。。。。。

  。。。。。。

  旧金山多山,山谷自然也多,根据艾伦提供的资料,约克夏庄园坐落在旧金山东北八十公里外埃斯维尔地区的一个山谷内,而作为一个非公开的聚会,自然不能乘坐出租车去那里,不过,这倒难不倒江俊,从维斯汀圣弗朗西斯饭店巨大的地下停车场内“借”了一辆崭新的丰田跑车后,江俊出发了。。。。。。

  下午四点钟,距艾伦查到的聚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江俊在盘山公路靠山谷一侧将车停了下来,用了三个小时才刚刚延环抱山谷的盘山公路跑了一圈,江俊已经对周围的地理环境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这里是太平洋东岸洛基群山的余脉,山谷四面环山,一条盘山公路是通往谷外的唯一通道,周围山势平缓,丛林密布、四季如春,因这里少有人来,因而不时还可以见到有野兔的身影在树木间起落,几条规模不大的瀑布点缀其间,泉水奔腾而下,在谷底汇入一个约占山谷四分之一面积的湖中。

  江俊站在车旁,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拿出一个军用望远镜,开始仔细地观察起脚下这个美国最古老的庄园。谷如庄名,这个山谷本没有名字,但因约瑟家族在这里建了一座庄园名叫约克夏,因而习惯上也被称作约克夏山谷,而山谷中的湖也被称作约克夏湖。整个山谷都是庄园的属地,由此可以看出这个美国最古老的约瑟家族确是非同小可,能将如此巨大的一片联邦土地纳入家族的财产,仅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是远远不够的,深不可测得家族政治背景才是根本。

  约克夏湖在山谷的北面,大约有一百余平方公里面积,湖面波澜不起,不时有几艘游艇划过湖面才会激起阵阵涟漪,作为庄园主建筑的约克夏城堡傍湖而建,这座全部以高级白色花岗岩建成的仿欧式城堡占地约百亩,高大巍峨、气势磅礴,城堡正门处,一队身穿黑色西服的安全人员在紧张的忙碌着,江俊判断他们应该是在做安全检查,今天总统虽说是秘密到场,可安保的级别却是一点都不低。城堡的正面是万亩葡萄园,一片油然的绿色中,几个工人正在其中忙碌着,城堡的南侧是与葡萄园面积相仿的一片树林,一看那一人多高的栅栏,江俊就知道那是一片私人猎场。在猎场和葡萄园之间,有一条被树木掩映的车道连接起了城堡和盘山公路,此时正有一个由四辆黑色林肯轿车组成的车队缓缓驶下盘山公路拐入林荫车道向城堡开去。

  江俊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五点钟,距离聚会开始还有一个小时,而根据望远镜测出的距离,从此处到城堡大约需要三十分钟的车程,虽然时间还算宽裕,不过江俊还是早早的发动了车子,迟到可不是他的风格,特别是这种重要的“约会”。

  ……

  “对不起,打扰一下”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在耳边响起,正端着酒杯四处走动观察的江俊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从六点钟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半小时,除了在城堡入口处有侍者上前为自己停车外,竟没有一个人与他这个“重要人物”说上一句话,丰盛的美食、优美的舞曲、接踵而至的各色美女在江俊看来实在是枯燥无味,这与他起初设想的各种见面的情境都大相径庭,不过这倒让江俊感觉到很刺激,有这样一个不落俗套的开局,看来这个游戏一定好玩的很。

  “有什么事情吗?”江俊回身,看到身后恭敬的站着一个中年人,整洁的制服、肃穆的神情、内敛的气质、彬彬有礼的举止,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一定是一位经过严格训练,在欧洲只有贵族才有资格拥有的珍宝级的管家,这让江俊再一次感受到了约瑟家族的强大与神秘。

  “您一定是江俊先生吧,库柏先生请您到他的书房见面。”管家用标准的伦敦腔向江俊发出了邀请。

  这个邀请让江俊略感惊讶,没想到库柏•约瑟,这个在当今美国权利与总统比肩,雄霸黑白两道,却甚少有人知晓的约瑟家族掌舵人居然亲自招待自己,看来今晚的这次会见确实非同一般。

  “好吧,请您带路”江俊打消了从这个珍宝级的管家嘴里套情报的想法,这么大的阵势,想从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侍从嘴里挖出点有价值的东西来的做法,都是白耽误工夫。

  由管家带路,江俊从后门走出了正在举行舞会的城堡主楼,一个兼容了粗犷与柔美两种风格的花园出现在眼前,花园里种满了各种在美国难得一见的珍贵花草,五彩斑斓的灯光配合高压力阀制造的阵阵水雾,打造出的景观恍若仙境,浮光剪影中,一座与主楼形态相仿只是规模稍小的石制塔楼乖巧的矗立在花园的一侧,江俊跟着管家,穿过异香扑鼻的花间小径走进了这座端庄肃穆的小楼。

  管家领着江俊来到小楼二层的书房,面积不大但装修却异常奢华的房间里,有两个人正在等着他。在管家恭身退出房间后,坐在巨大的褐色办公桌后的白发老者起身走过来与江俊握手,而另一位一身红色职业套装的年轻女士则继续在办公旁的书柜前目不转睛的翻看着一本厚厚的书籍。

  “很高兴见到你,江先生”身着一身咖啡色运动装的白发老者身材并不高大,却在举手投足间显现出非同寻常的精明与干练,极富穿透力的磁性嗓音透露着这位老人王者般的沉稳与自信。

  江俊在艾伦提供的资料上看到过库柏•约瑟的照片,自然在第一时间认出面前这位面容慈蔼的老人正是在美利坚的土地上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但对前辈的尊重并不代表江俊就会被库柏过人的气势压倒,越是迫人的实力越能激发出江俊与之一较高下的盛气,在礼貌的握过手后,江俊以略带戏谑的语气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库柏先生,不过遗憾的是,如果您的伙伴们能热情招待,我也不会在来到贵府九十分钟后才见到您,我想,这不该是约瑟家族的待客之道吧”

  “哈哈哈,江先生,很荣幸你能这么快认出我,我以为在你们年轻人当中,没有人会再理会我这个老头子了,我也很喜欢您的坦白与直率,请允许我先代表约瑟家对今天对您的怠慢表示歉意,我想,你也一定不会介意的。”

  在感受到江俊的不满之后,这位饱经世故的老人不仅没有因江俊对自己的不敬产生反感,反而愈加开始重视起眼前这个不一样的年轻人来,江俊身上流露出的不羁与自信,同样给了他一种深深的震撼。

  库柏亲热地拉着江俊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从沙发旁的茶几上拿起一个磁盘,

  “一开始,我并不能确定今天你的到来究竟是巧合还是应我们的邀请前来赴约,直到你让侍者将这个磁盘转交给我,我们才可以确认你没有让我们失望”库柏微笑着将磁盘递给江俊。

  江俊接过磁盘,那正是他从五角大楼偷出的机密文件。半个小时前,已经对形势有了明确把握的江俊将这个磁盘交给了酒会的侍者,请他转交库柏先生,由此才开始了正式的“约会”。

  “我喜欢接受挑战,同时也很在意别人的尊重,这是我今天来这里的原因。不过,如果您足够了解我,应该不会介意我的评价,您的酒会实在是太失败了”江俊天生有种自来熟的本事,跟第一次见面的长辈,玩笑也一样照开不误。

  “哈哈,江,那下次的酒会就要请你帮我改进咯”如此轻松的首次见面,似乎也大大出乎库柏的预料,在他这位地下沙皇面前,还从来没有年轻人能像江俊这样谈笑自若,哪怕是他自己的晚辈也都是战战兢兢的样子,这不禁让库柏对江俊又多了一份兴趣。

  “那是自然,库柏先生,不过今天我们的约会应该不会只是认识一下然后聊聊酒会这么简单吧。”江俊希望能够快些进入正题,他实在想不出找什么样的话题跟一个年纪差了几十岁的老人聊天。

  “呵呵,年轻人可不能急噪啊,不过你昨天和今天的表现都已经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了,好吧,让我来为你介绍”老人起身走到办公桌后面的书柜前,示意江俊也过去,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南希小姐,同时也是玛利亚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她直接对总统负责,那封以天主的名义对你发出的召唤,就是她的杰作”

  库柏的介绍让江俊感觉到不可思议,他很难相信眼前这个身材高调、妩媚动人,而看年龄决不会超过三十岁的美女,居然是美国最核心特工组织的最高领导人,

  “江俊,男,29岁,华裔美国人,出生在内华达州的卡森市,祖父一代即移民美国,父母都是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商人,不过你好象很少回家哦。你十九岁从麻省理工毕业,取得了历史和艺术双学位,然而毕业后却从事了一份和你所学的专业完全不沾边的职业,奖金猎人,从你十九岁毕业到二十三岁的四年间没有任何记录,而二十四岁之后就在世界各地接受不同内容的奖金定单,当然也少不了不少非法的定单,然而圈子里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你的存在,我们稍加统计,你凭从事奖金猎人获得的个人财产至少也有八位数,也算得上是个小富翁了。”南希用一双摄人心魄的大眼睛意味深长看着江俊,随即又以充满挑逗的口吻缓缓地说:“不过,我还是对你那消失的四年最感兴趣!”

  有了美女的加入,这个游戏就会变的更有意思,江俊一向是这样认为的,现在有一个重量级的美女即将成为自己的上司,这让江俊感到兴奋异常,

  “一定有人说过,您金黄色的头发非常的漂亮”江俊没有回应南希,而是饶有兴致的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不可多得的美女来。

  “江先生,您以这样的目光看一位女士,是非常不礼貌的,而且我还是你的上司,你就不怕我假公济私,对你还以颜色”南希见惯了男人充满yu望的目光,像江俊这种欣赏意味更浓一些的眼神反而让她觉得舒服得很。

  “南希小姐应该对自己很有信心,情不自禁流露出对您的崇拜是每个男人正常的反应。”虽然觉得有库柏在场,不应该太过随便,但说出口的这句话还是让江俊自己都认为调情的味道太浓烈了。

  “哈哈哈哈,看来你们两个还真是‘一见钟情’啊,以后要在一起合作,交流感情的机会还有很多,南希,江,我们该说正事了”看来库柏是担心这两人如此对话下去,他老头子就该退场了。

  “好的,库柏先生。江先生,刚才我们已经当面向总统先生做了汇报,总统先生对您的表现非常满意,已经同意吸收您作为玛利亚小组的成员,同时感谢您对国家的忠诚、对总统的信任,但我想您应该看懂了我在给您的邮件,如果要正式成为玛利亚小组的成员,您将不仅要接受残酷的训练和考核,同时还必须放弃您现在的身份和所有的资料,也就是说,您将彻底的人间蒸发,当然,您的财产可以其他的方式继续由您控制,不知道您对此是否能接受?”换了一副严肃面孔的南希以询问的语气问到。

  “当然没有问题,我到这里来就表示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江俊对南希提出的条件早有准备。

  “好吧,按照总统为我们玛利亚小组制定的规矩,我们将用半年的时间去做一些工作,让你的人间蒸发表现的更自然一些,而你将在这段时间当中去完成你的第一个任务,在任务完成之后,你就将正式成为玛利亚的一员,并可以与其他的成员一起去哥伦比亚接受特训,那将是一个地狱般的世界”说到最后,南希以夸张的表情来加重语气,眼神中却流露出一种向往。

  “好的,那现在我该干什么?”江俊对于还有半年的时间能“活”在这个世上感到庆幸。

  “去杀一个人,而且必须让他完美的死去。”南希在提到杀人时,表情自然的令江俊深深感到这个女人不简单。

  “意料之中,低于这个标准的任务,我根本没兴趣。”江俊说的是实话,低于这个标准的任务,在江俊看来根本就算不得是任务,“告诉我,是谁?”

  南希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着库柏。

  库柏从桌上拿起他的大烟斗,深深的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在空中吐了个奇形怪状的烟圈,然后以阴沉的语气说了几个单词:“反对党参议员,卡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