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梦入红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六章 聪明还是糊涂

梦入红楼 桃李不谙春风 2474 2017.05.18 22:54

    贾清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五年来,他第一次落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动处。没有任何一个人,不会在如此悲壮的母爱中失声。

  什么陌生人,什么与我无关,这些念头,此刻通通从贾清的脑海中抹去。

  他只知道,翠柳口中这位明断的、勇敢的、坚毅的、悲壮的伟大妇女,就是他的母亲,他贾清的母亲!

  上天夺走了她原本儿子的性命,却安排他来接替这一切,想来,是上天给予她的补偿吧!

  到底,她的儿子还活在世上。

  自欺欺人也好,回报恩情也罢,贾清知道从这一刻起,他的生命中多了一丝牵绊,一丝原该属于他的责任!

  作为她的儿子,好好活下去,这是她用生命换回来的希望!

  翠柳继续诉说着往事,贾清静默的听着。以和半个时辰前完全不一样的心态听着。

  “老天保佑,少爷总算是醒了过来,我总算是没有辜负小姐的生死之托!

  然后,老爷也派人来接少爷,就是赖总管,他亲自下江南接的我们……”

  后面的事贾清都知道了,他不打算继续这个悲伤的话题。毕竟,始作俑者也已经命归于九泉之下,一切都随之烟消云散吧!

  贾清以为,贾敬话中的介怀,携鸾口中的悲伤,指的就是这事,她们怕他愤恨淤积于胸,所以担心!

  他自忖,他不是一个固执孤僻之人。纵然心中认可了这一世的母亲,却也不会因此而迁怒于贾珍、惜春等人。

  一码事归于一码事。

  因此,他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既然大夫人已经死了,我也不会钻牛角尖,耿耿于怀的。

  所有的善恶是非,就让阎王爷去评判吧!

  柳姨,你好生休息,我先下去了,待会还要去西府里请安呢。”

  抬起头,却见翠柳的面色依旧晦暗,贾清以为她还不能从往事中自拔,开解道:“柳姨,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要珍惜眼前才是。”

  谁知翠柳一听,情绪瞬间又失控,抱着贾清的头,哭声道:“我是心疼小姐啊,她死的那么冤,如今那些人,却连小姐留在这世上唯一的痕迹都要抹去,我不甘,我……”

  贾清大惊,挣出了翠柳的拥抱,把不能自已的翠柳扶起,让她斜靠在塌上,询问道:

  “这是怎么说?谁要把我娘的痕迹抹去?”

  翠柳过了好一会才平复一点,目光复杂的看着贾清,道:“少爷可知道你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不是老爷么?”

  说完贾清才想起,按照翠柳的说法,贾敬也是五年前才第一次见到他,而他之前就叫贾清,显然不是贾敬取的名字。

  翠柳摇头道:“不是的,少爷的名字还是小姐在生下你之前就想好的。

  小姐想了两个名字,一做贾清,清水的清,一做贾青,青草的青。后一个是给女儿家用的。

  寓意是想要少爷像清水那般,清清白白的活下去。

  这是小姐留在世上唯一的痕迹了,如今,怕也要留不下了……”

  “谁说留不下的?我这不是一直这样用着的吗?不是老爷取的又如何,反正老爷这么多年也没说要给我改名字。”

  翠柳却还是摇头。

  “少爷不知道,贾家是当世大族,枝节繁盛,宗法森严。每一代子弟的名字都是按照辈分来取的,偏生小姐当时也没考虑到这一点……

  老爷不改少爷的名字,自是念及与小姐昔日之情份,不忍为之,才放之任之。

  如今,也不知是哪个黑心肝的挑事,把这拿出来说事,还发动族老,胁迫威逼老爷,这事怕是拖不下去了。”

  翠柳没说的是,何卿卿当时就算是想到了这一点,大概也不会在意吧!他的孩子都要被迫逃出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再回贾府。

  她还需要考虑这些吗?

  而且,清者,清也!

  她一介落入风尘之女,能得当时事业巅峰的贵人贾敬看中,并不计得失,收为内眷,尊之爱之,恩德之重,她自忖无以为报。

  若是她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也算是还清了这份恩情。她是这么想的,所以,就算是直面死亡,她也毫不畏惧!

  这一点,贾敬深深的明白,正因为明白,自责才更深,心才更痛,在贾清身上倾注的爱才越多!

  这一点,正是贾珍最痛恨之处!

  贾珍小时候,都没有享受过贾敬亲自教导功课的待遇,更何况还是整整两载。

  贾清此时是深深的作难了。

  要他讲,名字不过一代号罢了,只要父母起的,叫什么不是一样?

  原先他还没在意,如今一想,这古人对这一点还是相当重视的,他这一辈,都是玉字辈的,名字也脱离不了这个“玉”。

  可是,看着难过伤心的翠柳,想起那位素未谋面却异常伟大的母亲,这个名字,好像又变得重要起来!

  只是,这里面就涉及到了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

  “柳姨口中的那些人是哪些人?”

  贾清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能够从容的应对!

  “听说是老太太一辈的代儒太爷牵的头,还有代修太爷和族里的你各房叔伯,前些时候一起找老爷说这事了。

  明说是商议,实际谁不知道是在逼迫呢!只是好像老爷并没有妥协,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族老?

  据贾清所知,贾府里的这些所谓的族老都是混吃等死的状态,完全没有存在感啊。可能也就家里死人了,或是祭祖的时候出来亮个相。

  贾清的名字就算不合祖宗礼法,也是族长,也就是贾敬的事!

  他们跟着掺和个什么劲?得罪了贾敬,他们能有什么好处?

  贾清可不相信他们一个个都是孝子贤孙,敬畏、维护祖宗祖法的人。

  这里面一维护定有某种利益瓜葛!

  不然,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没见他们拿着这事出来现世说嘴啊!

  说不得自己要下去调查一番了。

  只是贾清不想给翠柳说他的猜测,要是让她知道贾清还被人惦记着,她怕是会更不安吧。

  “好了柳姨,您不用担心了,既然老爷都没同意,就说明我这名字还能继续用。

  至于其它的,就更不用担心了。刚老爷还同我讲,叫我不要忧心,他说什么都会护着我!

  所以,放心吧,没事!”

  翠柳闻言心安了许多,但还是道:“能行吗?”

  “能!”

  ……

  出了翠柳的屋子,贾清有些头疼的甩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他虽然在翠柳面前信誓旦旦,但是,他还是清楚的知道这事有多么棘手。

  那些人中有长辈,还占着宗法大义。贾敬虽说是族长,也不太可能扛得住!

  最关键的是:西边还有一位老太太呢!

  在这种事上面,她老人家的话,就是权威,无人敢反对!

  也不知,她对此事是个什么态度。

  对于在背后串联之人,贾清也很快就锁定了一人。这却不是贾清神机妙算,只是,这件事闹得这么大,甚至还把贾敬都逼到了一个难堪的地步,能得利的,只有一人!

  贾清也有自信,以他的人缘,目前在贾府,也只有那个人才会有针对他的动机。

  “贾珍啊贾珍,也不知你是聪明呢还是愚蠢。对付我也就罢了,却千不该万不该,把老爷也牵扯进来!你大概是把别人都当成是聋子和傻子了吧!”

  看着漫天的晚霞,贾清嘴角带着一抹嘲笑,喃喃自语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