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梦入红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三零章 无德人谋无耻事

梦入红楼 桃李不谙春风 2676 2017.06.05 01:12

  王夫人察言观色,也发觉自己言语不妥帖之处,所以叉开话题道:

  “对了,清哥儿名字的事,族中可商议出结果了?到底改个什么名?”

  在王夫人眼里,这名字既然不合规矩,自然是要改的。

  “没呢!敬大哥执意清明祭祖之时再议,代儒太爷两次派人请他议事都被劝拒了。”贾政回道。

  “他大伯到底什么意思,这点事也值当在祭祖的时候说?”

  贾政也纳闷道:“谁说不是呢!按说敬大哥是个最是通达之人,先父在世的时候都夸过他的为人,称他必是能挑起我贾族重担之人……

  这些年他的作为也当得起这个名头!谁知,这次不知是怎么了,他竟固执的紧。

  今早代儒叔又带着几个族中老人去了东府,想合力劝解一番。我因为要上朝,就没过去。

  回来后大哥和我说,敬大哥还是执意要等到清明。众人还待再劝,谁知他竟说,此事就这样定了,众位族老若是觉得他行事不端,不足以再做家族族长,可以联名上书给他,他可以引咎辞去族长一职。如此,众人哪里还敢多言,只得出府去了!

  如今我是不关心清儿的名字改不改的问题了,别为了这点子事,闹得阖族不宁,乃至于演变成家族祸事呢!”

  王夫人完全不敢相信,但她又知道贾政是从来不会胡说的,目瞪道:“他大伯这又是图个什么?”

  贾政唏嘘道:“听说清哥儿的名字是他生母临终起的……”

  王夫人听了别提心里有多腻味了。这事男人听了或许会觉得贾敬重情重义,但对她来说,却是难鸣的苦痛来源!

  贾政现存的也还有两房小妾,一个姓周,一个姓赵。

  周姨娘倒不用说,没儿没女,人又安分守己,除了请安之外,平时没事门槛都不跨一步的,她还可以不放在心上。

  只有一个赵姨娘,仗着颜色生的好,破得贾政宠爱,还生了一儿一女,性子又最是粗鄙不堪,偶尔还爱耍小聪明,真的是快把她腻味死了。

  偏生她碍着贾政的面,还不好拿她如何,其中的“心酸”又岂是能对旁人言的?

  如今听说这贾敬居然为了一个妾置家族规矩于不顾,不问也只这个妾在贾敬心中的位置。

  可是,那不是乱了礼法纲常了吗?自古以来,妾从来都是玩物而已!

  对贾政宠爱赵姨娘的事她不敢多言。贾敬又是长者,更轮不到她来议论……

  心中烦闷至极,面色自然就不好看起来。

  贾政却没想那么多,或许是他懒得去猜测家里黄脸婆的心里,只是道:

  “你若是身体不舒服就好好调养,老太太那里也多看着点。我忙了一天,也去歇息了。”

  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王夫人知道,他多半是去赵姨娘或是周姨娘那里,不由的将因上了岁数而泛黄起皱的手指捏紧。

  独自又坐了一会,她也转身进了左边的一座小屋子里,那里是她诵经的地方……

  ……

  贾母的兴致真的很高。

  以往她和孙儿孙女们玩乐说笑不过半个时辰,至多一个时辰,一准就乏了。

  今天在黛玉的屋子里打牌,却足足玩了两个时辰还没想罢手。直到太阳渐落,有婆子来传话说饭已经摆好了,她还不会喊停呢。

  周围丫鬟们的牌桌面早就散了,等着伺候主桌的主子们呢。

  “已经到饭点了么……这个玩法是要比我和你们太太摸骨牌有趣味,一不留神就玩了这么久了。”

  最后一局结束,贾母放下手中的牌,感受着鸳鸯在她肩头舒适的按摩,感概道。

  却见贾清海松了口气,唏嘘道:“总算是完了,在玩下去,我一年的月钱银子就没了……”

  贾母道:“胡说,哪里就用了你一年的月钱银子了,你才输多少点?你看看宝玉……”

  贾母一时不知该怎么措辞了,盖因贾宝玉是真的脸色沉闷的不行,她不忍心再在他伤口上撒盐了。

  玩了一下午,贾母打赢,黛玉小赢,贾清基本持平……

  打牌谁不想赢呢,虽说这里的人都不在乎这点彩头,但一直输总不是件让人开心的事不是。

  还好贾宝玉心宽,又知道不能惹贾母不高兴,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道:“老祖宗,晚上吃什么?”

  贾母见之心喜,回头对那来传话的婆子道:“我说了今晚留清哥儿吃饭,你们可准备了什么好的没有?”

  贾清心想贾母会说话,明明是为了贾宝玉问的,却这么说,难道你这里还能有不好的晚膳?

  那婆子听贾母相问,连忙道:“尊老太太的话,厨房今儿个新添了几道菜,有陈酒糟鸭杏、火腿肘子,加上庄子上刚送上来的新鲜竹笋做的鲜笋鸡皮汤,外加老太太上回摆席没喝完的半坛子绍兴女儿红。”

  贾清在这里依旧算是客,加上先前来请安服侍的王熙凤、王夫人等人都被辉退了,也不算内宴。不用讲究食不言,所以酒可以上桌。

  贾宝玉听了直道:“好,正好我也想喝两杯,老祖宗的那坛女儿红自是比别处的好喝。”

  “好,正好你老子娘都不在,爱喝等会你就多喝点,只别喝醉了就行!”

  “谢老祖宗……”

  言罢,众人起身出门,往左边廊上走,过侧门往贾母屋里而去。

  在贾母院里热闹的吃了晚饭,又陪着贾母、贾宝玉了些酒,姐妹们又轮流给他敬酒,算是答谢他赠礼之情。如此一来,原本就酒量一般的贾清有些晕乎乎的了。

  说话也有些打颤,只是知道在贾母这里不能失态,所以脸上一直挂着笑。在别人眼里,却就成了傻笑、憨笑。

  贾母见之,知道贾清小孩子不胜酒力。忙命两个老成持重的婆子跟着,由贾清的两个丫鬟扶着往东府而去。

  出了贾母院,天已经完全黑了。被夜晚的凉风一吹,贾清倒是觉得清醒了好些。

  挣开了携鸾佩凤的手,任由荣国府内清幽的凉风吹拂。迎着引路婆子手里提着的灯笼发出的摇晃火光,朝着连接两府的那条夹道而去。

  “这不是清哥儿吗,这么晚从哪儿来啊?”

  正沉醉在荣国府辉煌富贵格局的贾清,在将要步入夹道之时,冷不丁听到一声虚浮的声音。

  “见过大老爷!”

  “原来是赦叔,侄儿刚从老太太院里出来,正要回府呢。”

  贾清抬起头,却是同样一身酒气的贾赦从左方一处拐角处出来,身边只跟着一个小幺儿。

  贾赦今晚是陪朋友出去喝酒去了,因为图近便,就挥退了随从,只带着随身小幺儿从东北角门进府,往他的东跨院而去。

  他也是喝了不少的酒了,听到贾清的回话后一时也没有再开口,反而在贾清身后看了起来,因为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两道清亮的声音。

  忽然他眼睛一亮,目光就在携鸾佩凤身上流连起来。

  贾清立马就发现了,不动声色的挡在贾赦面前,沉声道:“赦叔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府去了!”

  贾赦虽不喜贾清的语气,但也没多想,道:“嗯,你去吧!”

  “侄儿告退!”

  贾清说完就带着人往前进入夹道了,也没遵循要让长者先行的礼。

  等贾清等人的身影消失在夹道之后,贾赦轻声自语道:“没成想清哥儿身边还有这么漂亮的小丫头……”

  声音虽轻,但他身边的小幺儿还是听见了,他道:“老爷要是看上了,刚何不问清二爷讨过来?”

  这小子不过十二三岁,由于跟在贾赦身边,声色犬马倒是懂的不少。在他眼里,贾赦看上了什么,像贾清这样的后辈,还不是得乖乖送上来?

  贾赦倒还明白些,闻言道:“你懂什么,这黑灯瞎火的怎么好谈论这些个,况且还是后辈的身边人……还是等哪天,找个合适的机会,再给清哥儿谈谈,用我房里的小丫鬟给他换换,然后悄悄的弄进门才是正理……”

  他后面的话都不是对着那小幺儿讲的了,而是望向了夹道方向,谋算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