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梦入红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七章 梧桐朽枕枉相栖

梦入红楼 桃李不谙春风 2156 2017.05.09 19:11

  旁边的孙午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知道贾清不是寒门子弟,但是,如果说先前贾清说他老师是南京礼部尚书他还勉强可以不惧,现在人家的老师升官了,还是一升到顶,直接成了内阁辅臣,官居一品。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不忿的心态很快转化为深深地妒忌。

  ”既然评判大人这样说了,想来是我错听了谣言......

  不过,我见刚才贾兄面露不屑之色,莫非是对李兄对的下联不屑一顾?既如此,孙某还想请教贾兄的高见!”

  他料定贾清不可能对的出来,所以故意如此说来挤兑贾清,想让他出丑,顺便引起李云飞对贾清的不满!

  贾清可不是懵懂无知的愣头青,一听孙午德如此一说,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对于这种典型的小人心理,贾清都懒得生气。

  不过,这招还是要接的,因为周围的人都盯着他呢。

  于是他面向评判官道:“高见不敢当,只是小子还真有点看法……”

  评判官点头示意贾清说下去,李云飞则一直面带微笑,不置可否。

  “这‘寂寞寒窗空守寡’一联本就为绝对,至今能对者凤毛麟角,李兄的下联对的很好,只是,却有两点不足。

  以‘寂寞寒窗’对‘俊俏佳人’,这是以物对人,此不妥之一也。

  上联说的是一位模糊的,未知的女子孤独寂寞的场景,李兄的下联也说的是女子,寓意重复且不说,而且将范围缩小至了‘俊俏佳人’,如此,意思倒是很明了,只是未免短了上联的意境,此小子以为不妥之二也!”

  贾清一说完,原本还一副无所谓神态的李云飞眼神瞬间凝重起来……

  评判官道:“说的不错,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有这般见解,可见方大人是教徒有方了。”

  许久没说话的李云飞也开口了:“贾兄说的第一点李某在开始也想到了,只是实在没想到妥帖的法子解决,只得搁置了。倒是贾兄说的第二点,细思确实如此,李某受教了!”

  说着微微躬身一礼。

  要是贾清是什么不知名的普通书生,他虽说为人谦逊,也不至于如此客气,任由别人对他的作品指指点点。

  但是,贾清是天下名儒方守的弟子,地位上和他相当,加上他之所言有理有据,可见是有才学的人,所以他倒也愿意平等论交。

  这就是读书人重读书人!

  贾清见这个所谓的江南才子毫无桀骜之心,心中欣赏之,也连忙回了一礼。

  孙午眼见贾清和李云飞不但没有交恶,反而有成为朋友的趋势,倒衬的他如同一个小丑一般,心中大恨。

  “也不过是耍嘴皮子罢了,有本事你倒是对一个出来试试,方显得贾兄的‘大才’!”

  他故意在“大才”二字上加了重音,嘲讽之意十足。

  这下子连李云飞也不满的皱起了眉头,这个孙午德有点过了。

  贾清身边的人当然更是气愤,只是碍于身份、场合不好开口。

  杜峰上前一步,就要帮贾清说话,被贾清制止。然后就听贾清开口道:

  “无德兄说的是,这些都是些嘴皮子功夫而已,想来无德兄也是这个意思,不如我们‘以文会友’,各出一下联如何?”

  说完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接着道:“学生这里正好想出了一联,还请大人和李兄指正。

  上联是:寂寞寒窗空守寡

  学生对下联:梧桐朽枕枉相栖”

  栖字,繁体为“棲”。

  贾清此联一出,在场凡是有点才学的人皆深思其意,有想通之人,皆露出佩服的神情。

  这时,李云飞突然转身对评判官躬身请求道:“还请大人将学生之前的涂鸦之作从文册上划去。”

  评判官懂李云飞的意思,但他还是拒绝道:“不必,此二联皆可入选。”

  李云飞坚持道:“大人明察,贾兄这一联,不论从对仗工整还是意境深厚程度皆非学生之前可比。‘枉相栖’即‘枉想妻’,将独身男子的寂寥之感表达尽致,学生冒言,此乃绝对,可名传千古!学生实在不敢厚颜同列。”

  众人吃惊,没想到李云飞居然给这一联如此高的评价。要知道,他可是名传天下的江南四大才子,在文人一界是有一点地位的,他的话,由不得人不重视。

  评判官看着李云飞执着的面容,微微沉默,然后道了句:“可!”

  后面的书记官迅速的把李云飞的一联从册上划去,添上贾清的那一联。

  贾清此时却没有着眼众人惊异的目光,他盯着一脸窘迫的孙午,缓声道:“在下说完了,现在无德兄可以展现‘大才’了。”

  请君入瓮。

  李云飞回过头来,却也不发一言。他虽和孙午相熟,但此事完全由他自己挑起,后果也该由他自己承担,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孙午脸色真是难看到了极致,他原本料定贾清不可能对出下联,纵是有,也不过是儿童戏言,不值一提,自己正好可以借机打压一番,就没放在心上。

  谁知贾清居然真的能对出来,还得到了李云飞和评判官的认可,这真是......

  他一时到哪里想出一联来?

  他又没有薛蟠那样强大的心脏,敢于当众做出“绣房窜出个大马猴”这样的巅峰神作。

  所以,他只能窘迫的站在那里,任由别人戏谑的目光照射,心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眼见孙午头低的都快着地了,还是没有勇气说出“甘拜下风”几个字,对于这种书生,贾清是连再多看一眼的兴趣都都没有了。

  转过身对评判官和李云飞告辞后,就准备离开。

  “贾兄暂且留步。”

  “何事?”

  李云飞灿然一笑,温和的面庞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这一刻,贾清认可了在门口听到的话。

  青衣公子果然俊逸不凡。

  只听他道:“贾兄想必还要在文会继续游玩,不知弟可能有幸作伴?”

  周围的人羡慕异常,这青衣公子李云飞的眼界之高是人所共称的。如今他主动邀请贾清同游,可见是入了眼了。

  贾清一愣,随即也回之一个微笑,道:“荣幸之至!”

  如此,李云飞在和评判官告辞之后,就带着他的两个随从和贾清一道,向别处而去了。

  没有理会孙午,以他们原本就浅薄的交情,经过今日之事,也不会再存在了。

  评判官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感叹道:“年轻,真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