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修仙百世,社恐的我苦苦坚守纯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极受欢迎的师姐

  双方互相认识了一番。

  新闯入进来的少女,自称为那名呆呆少女的孪生妹妹。

  呆呆的姐姐叫姬梦雪,妹妹则叫姬梦雨。

  两人来自麓七院,同是本次天符大会的参会者。

  “十分抱歉,姐姐生性散漫不懂事,惊扰了两位!”

  妹妹仅论五官与呆呆的姐姐近乎一模一样,只不过那对眉毛却并未同样粗犷,反而修剪地十分纤细,配上那对秀气的眼睛,显得额外乖巧。

  她看着李纸的金色眼眸时愣了一愣,很快便红着脸低下头,强拉着自家姐姐离去了。

  “主人…”送走那对姐妹后,扭过头来看着李纸的张颜冰巧笑嫣然。

  “…”李纸眼神飘忽,拿起一本古籍假装翻阅着。

  不知为何,他似乎感觉自家的贴身侍女,逐渐变得有些像是留在麓九院的那位副司长。

  往后数日,那位呆呆的姐姐依旧时常私下来找李纸。

  ——不过或许是受过叮嘱,不再爬窗进来,而是老老实实地走正门。

  她偶尔会带些好吃的来,偶尔什么也不带。

  即使来了也不常说话,进了房间要么开吃,要么就是呆呆地看着李纸。

  神奇的是,一向不善与人相处的李纸,与这样呆呆的少女同处一屋内,竟然一丝也不觉得尴尬。

  他只是偶尔看看古籍、偶尔看看窗外的云卷云舒、偶然将张颜冰频繁端进来的茶水与零嘴分食给她,像是养了一只呆呆的小宠物。

  ——最后就连快下船时,那姬梦雪竟然也呆呆地跟着李纸这边走。

  “小雪?要下船了,你该跟着你妹妹哦,她在那边。”李纸好心地说道。

  “玉讯录…”她抬头看着李纸的眼睛说道。

  “?”李纸疑惑地看着她,还未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玉讯录,好像还没有加过。”她继续说道,手上拿出一枚玉佩。

  “!!!”李纸心情略带激动,慌忙地翻出怀中的玉讯录。

  他的玉讯录,除了关注几家媒体官号外,好友便只加了家人、师尊、副司长、贴身侍女几人。

  添加普通朋友,这似乎还是这一世的第一个!

  两人笨拙地添加完玉讯录中的好友后,姬梦雪才晃晃悠悠地回去了。

  “姐姐,你刚才又到哪里去了!”

  “我去找好看的云朵了…”

  “不能老是麻烦人家,我们都要下船了!”妹妹认真地叮嘱道,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是不是又拿错我的玉讯录了?”

  “啊?我不知道…”姬梦雪茫然地拿出那枚玉佩,便被妹妹取走,换成了另外一枚。

  “可是…”姬梦雪似乎想说什么。

  “嗯?怎么了姐姐?”妹妹疑惑地看着她。

  “啊!外面好多人啊,会有人卖好吃的吗?”结果姬梦雪突然又被其他事物吸引走了。

  “???”妹妹满脸的问号。

  麓九院本次参会的几人汇合一处,来到提前安排好的住所入住。

  距离那天符大会的正式开始,还有个两三日时间可以修整一下。

  话说麓九院本次的参会团队,除了李纸外还有四人,均是紫箓司的普通成员。

  这麓九院由于坐镇着那位符箓仙尊,近几年一直想将符箓学作为王牌学科大肆宣传以扩大生源,奈何符箓仙尊从不管事、几年内也就是收了李纸一名弟子。

  偏偏李纸又是对院外活动极为抗拒,院方高层亦不敢强迫仙尊弟子,而其余专精于符箓学的苗子亦算不上惊才艳艳,因此麓九院往届的几次天符大会成绩,均说不上好,最佳者亦不过堪堪进了前十六。

  这才有些前些日子麓九院高层痛定思痛,费心找了资源,于大会前联系了麓三院作符箓交流活动一事。

  其后发生的事情结果自不再赘述。

  总之临时转院的上届冠军张颜冰受限于规则无法参加,那另外四名参赛者亦不过是凑数。

  最大的期望,全落在李纸这名首次参加的紫箓司司长身上。

  等到晚饭时刻,张颜冰破天荒的告罪请假,说是有些私事要去处理,其他四名参赛者则是约了一同聚餐。

  李纸一人,绕了半天,整整走开了两个街区,这才随便找了间人多的客栈走进去。

  人来人往的客栈内,李纸坐在角落餐桌的角落位置,显得颇不起眼,他随意点了几道菜肴。

  不一会儿功夫,有伙计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放下了几道饭菜:

  “…这道是五香龙须肉。”

  “公子,你的菜上齐嘞!”

  李纸眉头一皱,嗯?他点的不是五香仔鸽么?

  他正欲开口,却见伙计已经转身走远,只好悻悻作罢。

  算了,这龙须肉好似也是本地的特色菜,尝尝倒也并无不可。

  他伸出筷子,夹了一小段撒上了辣椒粉的焦黄肉块入口。

  他眼前一亮,意外地发现其调味、口感均是极佳。

  下次倒是可以喊姬梦雪来吃。

  李纸想起刚认识的那像小宠物般的呆呆少女,会然一笑,津津有味地开吃起来。

  只是突然地,隔壁桌子却是被人猛地一掀——

  “伙计呢!快给老子滚过来!”

  客栈内所有人的目光,均朝那边看去。

  那处坐着四男一女,破碎的碗盘混杂着各色菜肴,已泼洒了满地。

  他们身着相似的院生制服,额外引人注意的是,其中那名女子不仅外貌出众,胸襟亦是极广。

  “怎、怎么了啊,这位客官?”伙计忐忑地来到那几人面前。

  “老子师姐点的菜你都敢上错!师姐要的分明是五香龙须肉,怎么上了盘破鸽子肉来!”身形强壮高大的男子抓着伙计的领子,愤怒得对着伙计吼道,口水喷了那伙计一脸。

  “算了,别闹了!这里是不周仙岛,不比院内,别闹事了!”旁边女子却是脸色不悦地喝止道。

  “你放心吧师姐!为了你,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高壮男子讨好地说道,回过头对着伙计又是一副凶狠模样,“怎么回事!师姐特意点的那道龙须肉呢!你给老子弄哪里去了?!”

  “哼!神经病!这么讨好师姐也太做作了吧!”“就是就是,哪有这么玩的啊!饭都吃不了了”“死绿茶佬!”

  同伙的其余几名男子却是未帮腔,反而在一旁嘲讽着那名高壮男子,似乎是不满意高壮男子讨好女子的殷勤模样。

  “不、不好意思!哎呀,我给上错到隔壁桌去了。”

  被抓住的伙计慌乱中将手指一指——

  嘴里嚼着木须肉的李纸尴尬地看到,几人一同将视线看向了自己。

  两对金色的瞳孔蓦然间对视,均是一愣。

  高壮男子瞪大了眼睛盯着那盘残缺的龙须肉,愤怒地朝着李纸喊道:“你这厮是眼瞎了吗?!上错了菜不会睁眼看一看啊!敢吃师姐的龙须肉!”

  他又转而对伙计喷道:“这龙须肉都被人给吃了!你赶紧重新给师姐再上一盘!其他砸落在地上的菜,也赶快给老子重新上一份!”

  此时客栈的掌柜已来到了高壮男子身旁,他暗自瞥了瞥几人身上院服的标志后,连忙低着头给几人赔了不是,一边招呼厨房重新做菜,一边找了几名伙计来整理混乱的地面。

  只不过,那张桌子被高壮男子掀翻后,却是直接摔断了桌腿已不可用。

  而餐馆内此时人亦不少,暂时无其他空桌子可作替代,几人只能饿着肚子坐在原本位子上,场面逐渐显得尴尬起来。

  “呵!某人真是做事不经脑子!不过是上错一道菜,招呼伙计来重上便是!这么大张其鼓,还要害得咱们师姐饿着肚子!”“跟他一同真是倒胃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死绿茶佬!”

  另外三名男子开始数落起那个掀了桌子的高壮男子。

  高壮男子被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突然间,他的眼睛圆睁。

  他看到自家师姐,竟然不知何时已来到那位上错了菜还乱吃的男子身前!

  “这位公子,”胸襟极广的女子对着李纸温柔地笑道,“没有其他空桌了,可以跟你拼一桌吗?”

  李纸抬起了头。

  两对金色的瞳孔对视着。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