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诸天农贸世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到手

诸天农贸世界 笨蛋老头 2098 2018.12.23 22:07

    袁天罡之前就对刘威说过这种毒没有解药,又知道此毒的来历,自然不是真的想要从黑袍人手里那道解药。

  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是想要诈上一诈,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另一方面,便是想要从这个人身上尽可能的多得到一些信息。

  袁天罡目光默然的看着黑袍人,冷冷开口道:

  “那还不立即交出来?!”

  黑袍人目光闪烁,缓缓抬手探入怀中,取出一只赤红色木匣,抖手甩向袁天罡。

  袁天罡神色淡然,袍袖一挥便将那木匣收入其中,同时,一抹寒芒自他指间闪现,眨眼间便击中黑袍人的胸膛。

  “呃……”

  黑袍人一声闷哼,身体顿时失去平衡,自佛像头顶摔向地面,激起一阵灰尘。

  吐出一口鲜血,黑袍人伏于地上抬眼看着飘身落于他面前的袁天罡,目光中充满怨毒:

  “你!你竟然如此下作!”

  袁天罡脸上带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但是声音之中却带着笑意:

  “害人者,必受其害,这么简单的道理,你的主子没有教过你吗?”

  黑袍人面色一变,冷声问道:

  “你究竟是何人?”

  袁天罡拂袖转身,淡淡说道:

  “以后你会知道,今日留你一命,非是杀你不得,而是要留着你回去给你的主子带个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说完,再没做片刻停留,迈步走出那个早已破败不堪的大雄宝殿,足尖轻点地面,身形腾空而起,几个闪烁间身影便消失不见。

  黑袍人的眼中满是阴郁不甘与毒辣之色,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袁天罡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身体难动半分。

  他只觉得浑身刺痛,稍一运功便会全身经脉痉挛,根本不能发力。

  此时的黑袍人还不知道,不只是现在,他这一辈子都不再能与人动武了。

  袁天罡刚刚打出的那一点寒芒名为断脉针,是以千年雪莲脉络抽丝所制成,其中蕴含着他的独门功力,内藏九重暗劲。

  除非功力超过他,否则的话,无人能解。

  而且被击中之人虽然会在短时间内浑身刺痛,不能运功,但两个时辰之后便会恢复如常,任谁都无法发现体内暗藏的暗劲。

  若是从此之后不再运功动武,则与常人无异。

  不过若是一旦运功,隐藏于经脉中的暗劲便会爆发一重,时间为九个时辰,还会复原。

  第二次,便是十八个时辰。

  不过到了第九次的时候,可不是八十一个时辰,而是前身经脉村村断裂,身体会在短短数秒之间被丹田及经脉中的力量撑爆,化作一地残破血肉。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黑袍人已经算是将死之人了。

  袁天罡在见到他的瞬间便到了他藏于腰间的那块腰牌的一角,自然猜到了他的主子是谁。

  之所以没有将其当场杀死,便是想借他主子之手杀人。

  试想,对于一个能够将亲生儿子的妻子收为己用的人来说,一个手下的生死又算的了什么?

  若是发现这个黑袍人不能再动武,他又岂会养一个废人在身边?

  黑袍人满脸不甘的蜷缩在地上,心里还在期盼着袁天罡会回来乞求自己。

  因为他在刚刚将那只木匣扔出去的时候,其实是做了手脚的。

  在那晚暗算刘威之后,原本的那只匣子已然碎裂毁坏,他便用了这只赤色木匣。

  此物本身暗藏机关,只要触及任何物体便会将其中那条铁线索命游释放出来。

  按他所想,不出半柱香的工夫,袁天罡定然会回来,届时他便可以趁机提出任何条件。

  可惜,直到两个时辰之后,他的身体恢复行动能力,也没有等会袁天罡。

  袁天罡何人?藏兵谷谷主,昔日的不良帅,一身工夫已臻入化境,深不可测,岂会看不出他的用意?

  所以在他出手掷出那只赤色木匣的瞬间,袁天罡便将功力注入袍袖之中,牢牢将那条铁线索命游缚于其中,不得行动半分。

  此时,他早已经回到渝州城,站在了刘威面前。

  将事情经过简单叙述之后,袁天罡神色担忧的看着刘威说道:

  “小友,本座虽以功力将此物暂时制住,但却不知能否将其杀死,若是小友想要分析此物之毒性,怕是会有再次被此物所伤之险。”

  刘威淡淡一笑,缓缓从床上坐起身,拱手说道: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晚辈已然有了制住此物之法,还请前辈放心。”

  袁天罡微微一愣,不知刘威此言是否属实。

  毕竟,那铁线索命游之毒性暴烈,一般人沾之即死,至少在袁天罡所知道的那些高手当中,并无一人能克制此物。

  不过观刘威的面色,似乎并不像是虚妄之言,况且刘威既得“鬼医”之名,必然会有着一定保命的本事,否则的话,他怕是也活不到现在。

  刘威自服下赤炎草转醒之后,身体便已然能够活动,只是浑身绵软无力,一身功力全被压制在丹田之内。

  此时的他几乎与常人无异,唯一能够倚仗的,也只有灵植了。

  而且,若非他的精神力远高于不良世界之人,现在怕是也扔在昏迷状态,做个活死人。

  铁线索命游之毒性虽裂,但却只对实质之物有效。

  也就是说,哪怕是一块儿石头中了此毒,也会被其毒性所伤,慢慢化为尘土。

  但精神力并无实体,故而毒性并不能伤其分毫。

  下床之后,刘威走到柜子旁边,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箱,从里面取出几株灵植。

  他要尝试配置一种能够麻痹那毒物的药,再想办法分解其中的毒性。

  自从他醒来之后,便发现体内的那条铁线索命游被一团赤色力量牢牢压制在了心脏之下的位置,不能再动分毫。

  不过那也只是将其压制而已,至于能压制多久,目前刘威还不能确定。

  虽然没能真正了解那毒物的毒性,但是刘威却发现此物似乎惧火。

  当然,这里的火指的并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火属性的灵气。

  这一点,在他中毒的那一瞬就意识到了,所以才会要小米培育那株赤炎草。

  通过醒来这段时间的观察,刘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所以,他完全有信心能够治好自己身上所中之毒,甚至还能借此机会更进一步!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