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诸天农贸世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附骨之疽

诸天农贸世界 笨蛋老头 2118 2018.12.18 20:19

    炼丹之术地球上也有传说,只是刘威没有亲眼见过而已。

  网络上不止一次的出现过有关仙丹的传言,还说是某个专门挖别人家祖坟的“砖家”亲眼所见,还曾经拿去鉴定过,发现里面的成分包涵了制造火药的那几种物质。

  这些消息刘威向来都是不相信的,可是今天却是亲眼所见了。

  既然丹药在不良世界真是存在,那么在地球上也未见得就完全是杜撰出来的。

  刘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虽然对方并不是在跟他说话,而是在竞价,可是那个人喊出来的价格却把刘威吓了一跳。

  黄金五十万两!

  不良世界虽然也有灵晶,但是主要流通的货币还是以金银为主,那些灵晶一般都是丹师在炼丹的时候配药使用。

  刘威一直认为这是暴殄天物,不过就在刚刚,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有其必然的道理,单就沈落云手中的那枚丹药来说,如果一个人只是服用那几种灵植,是断然不会有增加寿命的效果的,最多只能改善身体机能而已。

  当刘威的目光落在刚刚喊出五十万竞价的那个人身上时,顿时愣了一下。

  那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与其他人并无不同,但是刘威却能够感受到从他身体中散发出来的那一丝邪异。

  只是那人脸上戴着面具,刘威无法看到他的脸。

  沈落云曾经定下规矩,在丹药大会上,所有的参与竞拍的买家都是可以戴面具的。

  毕竟,能在丹药大会上拍卖的丹药,每一颗都是能让人拼了命去争夺。

  竞拍中获胜并不是最终的胜利,能够活着把丹药带回家才算是真正的赢家。

  所以,为了保护买家,沈落云定下了这个可以戴面具的规矩,凌天阁只收钱,不问买家是谁。

  当然,如果认为自己的实力足够,也是可以不戴面具的,不过只要踏出凌天阁的门槛,生死便于凌天阁无关。

  刘威正在疑惑,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缓步走了进来,不待刘威询问,便开口说道:

  “久闻鬼医大名,今日一见,实在让老朽无地自容,想不到鬼医竟然如此年轻。”

  刘威在听到门被推开之后并没有立即转身,而是等着对方先开口。

  事实上在这个人靠近这间房间的时候刘威就已经察觉到了,只是故意没有理会而已。

  因为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的实力不高,就断单凭武力也不是刘威的对手。

  而且从其身上散发的气息上刘威便已经猜到,这个人和辛丑一样,是一名丹师。

  在那名老者说完话之后,刘威才缓缓转头,目光平静的看着老者,淡淡的说:

  “老先生来此所为何事?不会只是为了见我一面吧?”

  老者顿时笑了:

  “鬼医说笑了,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老夫此来,自是有事相求。”

  刘威脸上也泛起一丝笑意,语气并没有一丝变化:

  “那就请直言吧。”

  老者缓缓走到刘威身边坐下,不过却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盯着刚刚竞价的那个人细细打量,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惊疑:

  “此人……有些古怪啊……”

  刘威跟着问了一句:

  “老先生识得此人?”

  老者笑着微微摇头:

  “老夫不认得他,却认得他们。”

  刘威听出老者话中有话,不过却并未立即开口询问。

  老者这样说明显就是想要等他开口问,刘威自然不会如其所愿。

  这是凌天阁,是沈落云的地盘。

  而刘威所在的房间又在三层,一般人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所以他断定这名老者必然是与沈落云有关系的。

  见刘威不接话,老者脸上的笑容更甚:

  “鬼医果然心思缜密,行事谨慎,难怪年纪轻轻便可有这般作为。”

  刘威淡淡一笑:

  “老先生过奖了,还请直言吧。”

  老者在他身边坐下,略显突兀的开口道:

  “老夫姓沈。”

  刘威心里一动,但面上的表情却并无丝毫变化,只是轻轻点头:

  “见过沈老先生。”

  他猜到了此老者必然与沈落云有某种关联,但却没有想到他也是姓沈的。

  刘威知道,对方是在向自己挑明身份。

  能出现在凌天阁拍卖馆的三层,又姓沈,唯一的可能便是沈落云的血脉至亲。

  老者微微一笑:

  “鬼医无需客套,老夫早已不问家中之事,此来便只是与鬼医先生探讨些丹药方面的事情而已,不曾想误打误撞之下竟会遇到‘他们’。”

  见刘威依旧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老者略显尴尬,干咳一声接着说道:

  “神州厚土,广袤无垠,魑魅魍魉,数之不尽。大梁以南十万里之遥,群山交错,高可入云。”

  老者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刘威,反而像是在回忆。

  “群山之中,蛮夷久居,族群繁杂,多以巫蛊之术见长。年少之时,心高气傲,放眼天下,无不可去之处。便在那时,见过其中一族,名唤‘附骨’。”

  刘威只是安静的听着,一言不发。

  “此族人以疽虫为食,以疽虫为药,以疽虫为战,其中最恶之法,称为‘附骨之疽’,中者,无药可治。只是未曾想到,他们竟会现身于此,怕又是一场浩劫啊……”

  老者似乎颇为感慨,情绪激动,身体微微颤抖。

  这一次,刘威终于开了口:

  “老先生,可否详尽告知?”

  老者缓缓点头,声音之中竟然多了一丝落寞:

  “当年,我与其余二人结伴而行,仗着学到了几分本事,便想到那群山之中一探究竟。

  结果,我三人还未曾进山,便遇到一穿着古怪之人,那人许是久未进食,身体极度虚弱,向我们索要一些食物,并提出以物换物。

  我三人见他衣衫褴褛,颇为可怜,故而只是给了他一些干粮清水,却并未手下他递过来的那支黑木匣。

  不曾想那人执拗,见我三人不要,便也不要我们的东西。与我同行的另外两人一时忘形,竟出言讥讽,惹恼了那人。

  那人将黑木匣打开,里面缓缓爬出几支谷粒大小的黑色疽虫,瞬时间撞向那两人;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两人便全身腐坏而死……”

  说到最后,老者的声音之中竟然带上了一丝颤抖。

  刘威顿时愕然。

  因为,他想到了龙盼凝……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