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写轮眼纵横全世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冬兵

写轮眼纵横全世界 老罗根 1960 2019.01.11 23:10

  “另外...参他们...”

  跪在地上的战士突然犹豫起来

  冬兵的眼神微微一凝

  “他们怎么了?”

  “他们...死了!”

  战士仿佛用了很大力气才说出这句话似的,慢慢站起来

  “我们的人在L城通往宁城的隧道里,发...发现了参的尸体,胸口被直接贯穿,是秒杀!”

  “秒杀...那闫和邑呢?”

  冬兵沉思片刻

  “在...在那辆列车的底部,我们找到了邑的DNA,至于闫,他的尸体还没有找到,估计也...”

  梅特没有再说下去,他相信眼前的大人知道他的意思。

  “在L城和宁城中...秒杀中忍吗...”

  冬兵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照理说只是追杀两个无关紧要的忍者,应该是不会引起哪些势力的关注的,但却...

  冬兵一只眼眶中的数据一闪而逝。

  “难道是千手...不可能...千手一族现在只剩两个人了,而且按照几年前的实力来看,他们中的一个已经垂垂老矣,还有一个则连血脉都没有觉醒才对...”

  “那么...是谁!”

  高大的身躯从椅子上站起来,铁臂微微反光

  ……

  “回来了...”

  陆战躺在沙发上看报纸,抬起头来看了看放学回家的佐助。

  “嗯”

  佐助走到房间的门口,拉开卧室的门,眼角的余光瞄着陆战。

  自从昨天晚上从L城回来后,陆战就一直这个样子,倒不是说陆战表现的有什么不正常,而是他表现的太过正常了。

  当时佐助半夜回来时,身上狼狈不堪,使用千鸟的手上还残留着贯穿的血液,而陆战居然躺在客厅里看笔仙大战贞子,神情慵懒,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为佐助担心的样子,也没有问佐助在L城发生了什么,原本佐助以为陆战是想在第二天再问的,现在看来他一点想知道的意思都没有。

  “你就不想知道我在L城发生了什么吗?”

  手放在握把上,佐助最终还是忍不住发问了,陆战那淡然丝毫不关心自己死活的模样,让佐助憋了一口气。

  “不想知道...”

  陆战翻了面报纸

  “哦...”

  佐助装过头,有些失望的推门准备走进房间

  “佐助”

  陆战又叫住了佐助

  “怎么了?”

  佐助回过头,眼角有些期待的看着陆战。

  “从你前去L城调查开始,你就已经和这个世界真正接轨了,哪怕你为这个残酷的真相付出了生命...”

  陆战合上报纸,眼睛看着佐助

  “...也只是你自己的选择,而我的担忧,左右不了你!”

  陆战没有停顿,绕开愣住的佐助走开了。

  “呼...”

  气泄了...佐助紧了紧拳头,眼神中幼稚的神情被成熟的目光所替代

  ……

  待花间一游再回,或他处小酌而归,宁城的晚霞和晨光每天照常升起,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

  在这一个月间,佐助每天都到郊区的训练场中疯狂训练,心中对黑光的执念更是促进了佐助的实力。中间ZJ省的其他城市也陆续报道过一些诡异的谋杀案,但佐助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一个月前黑光仿佛消失一般,没有在闯入佐助的视野。

  宁城中学的情况还是和之前一样,智商倒数的安迪,爱出风头的谷伟,多嘴的陈晓晓和知性大方的缘金笠,总之在一个月间,大家都在一边紧张的复习一边珍惜最后的时光。

  ……

  这一天晚上,佐助训练完待在家里,用写轮眼将高考的要点全部重新记忆了一遍,说来要不是刚才陆战的提醒也许佐助早就忘了,尽管佐助根本不在乎。

  翌日,佐助早早结束训练,因为高考到了,这高中时期的最后一搏,终于是来了。

  “老头子,我走了”

  “随便,考不好也别在意...”

  在普通人家眼里改变命运的高考,在陆战眼里就是这么不值一提

  准备好笔和纸,背上书包,佐助出发了

  ……

  高考决定人生成败,决定希望和荣辱。它是一个绝对公平的平台。无论家庭条件怎么样,达官贵人也好,穷苦人也好,这是一个普通人改变命运的舞台。

  炎炎烈日下,校门口站着许多警察,有些甚至拿着散弹枪,一排左手带着红布的志愿者正在指挥交通,和检查证件。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家长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学校,门口渐渐拥堵起来。

  穿着从L城买回来的黑色外衣,佐助往学校门口走去。

  “佐助!”

  一辆黑色的宾利慢慢停在路边,缘金笠打开门跳下来,手里提着书包。

  “李伯!我走了”

  缘金笠朝司机挥挥手。

  “好的小姐,祝您考得好成绩”

  宾利的司机向佐助望了望,又和缘金笠打过招呼后开走了。

  “佐助,昨晚复习的怎么样?”

  缘金笠小跑追上佐助。

  “一般般...”

  佐助往缘金笠脸上瞄了一眼,见她自信满满,也不好太打击她。

  “对了,路大叔呢?他没来吗?”

  缘金笠往身旁一望,见佐助只有一个人,要知道别的父母高考可都是陪着一起来的。

  “你不也是吗...”

  缘金笠脸一红

  “哈哈...因为我爸爸很忙...所以没空陪我...哎...那不是安迪吗?”

  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手里还拿着一盒没喝完的豆浆,前面的走着的正是安迪。

  “安迪!”

  缘金笠朝前面喊了一声

  “啊——佐助,班长...真早啊”

  安迪回过头等两人

  “怎么?安迪你家长也没有和你一起吗?”缘金笠道

  安迪和两人一样,也都是孤身一人高考

  “——啊—嗯...”

  安迪的眼神突然暗淡了一下,默默的跟在两人后面。

  “别在意嘛安迪,你看我们不也是没人陪着就来高考了吗...”

  “哈哈...也是”

  安迪提起精神,那个心里的秘密自己清楚就好。

  把准考证件交给老师,在一群武装特警的监督下,三人走进熟悉的学校。

  ……

  “在这之后...我和他们就会分道扬镳了吧...”

  佐助放慢脚步落在两人身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