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大国焊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终于学会点焊了

大国焊将 小王师兄 2961 2019.11.19 18:10

  经过高伟的周旋,老徐终于答应,空出来一台焊机给王小炎练手。王小炎感激涕零,瞬间觉得这个世界太美好了,就连平时讨厌的老徐,也变得高大起来。

  他戴好手套,夹好焊条,摆好练手用的废钢板,按照吴启汉说的,把焊条倾斜四十五度,在废钢板上一划,发出“滋啦”的一声,竟然十分顺畅,一点也没有要粘焊条倾向,看来这方法没错。

  “咳!”同宿舍的小李忙里偷闲,凑过来跟王小炎打招呼:“你可以啊,我来半年了,连电焊机都还不会开。”

  王小炎抬起头,看到这个工装又脏又破,脸庞还显稚嫩的小伙子,傻傻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小李欲言又止,转而说道:“你焊你的,我看看。”

  “要不你来试试。”

  “不不,我不会,一点都还不会。我看你……”

  “小李,我让你拿的东西呢?快点拿来!”老黑在一根槽钢边拉着卷尺,头也不抬的喊道。

  “我先走了。”小李小声地说了一句,小跑着走开了。

  王小炎也不再多想,在钢板上“滋啦滋啦”地划了起来。

  划着划着,突然就听“嗡”的一声,手上的焊钳传来强而有力的震颤,他一下没抓稳,焊钳就脱手而出。

  掉下来的焊钳和钢板撞击了两下,火花四溅,王小炎哪经历过这个,吓的跳出老远。

  这一幕刚好被不远处的小李看到,就哈哈大笑起来,王小炎也讪讪一笑,朝小李做了个鬼脸,然后重新拾起地上的焊把。

  他顺着刚才的感觉划了两下,又是“嗡”的一声,看来这就是起弧的感觉了。也不过如此嘛!想着他就放松了心情,“嗡、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密集,手感也越来越好。

  透过面罩,他看到电弧会伴着声音亮起,透过亮起的电弧,他看到焊条与钢板的触点是沸腾的,那触点之下的钢铁,竟然是像水一样流动的,这真是平生所未见的奇观,王小炎此刻的内心,不止激动于自己能够控制电焊起弧了,更是被这微观世界的变化所震撼。

  “行啊,起弧你学会啦!”高伟看着那块被电弧烧的不成样子的钢板,乐呵呵地说,“不愧是我徒弟。”

  “切!”但王小炎也觉得十分有成就感。

  “嘿嘿……好了下班了,休息一下吧,吃过饭再练。”

  “这么快?”王小炎看看太阳已是正午十分了,可感觉还没练几下。

  他恋恋不舍的放下焊把,问道:“那下一步,该练什么?”

  “下一步,分辨铁水和焊渣。嘿嘿,这个,就更难了。有些焊工,干到老,也没分清什么是铁水,什么是焊渣。”

  ……

  所谓铁水就是钢铁熔化后状态,焊渣就是焊条那层药皮熔化后的状态。

  字面上很好理解,但实际焊接过程中,铁水和焊渣是熔化在一起的,很不好分辨。可要是不分辨,让它们热熔到一起,那么凉了以后,焊渣就会脱落,脱落的地方就是一个坑或洞,严重影响焊接的强度。

  那可不可以不使用焊渣呢?要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要弄懂什么是熔池。

  所谓熔池,就是熔化的铁水形成的小池子。这个小池子就是一个微型的炼钢炉,里面发生着复杂的物化反应。

  反应过程如果进入了空气,这个熔池就会产生气孔、裂纹、氧化……等一系列焊接缺陷,造成焊接后的焊缝不牢固,甚至直接断裂。

  所以为了隔离空气,每种焊接方式都有相应的隔离空气的方法,而手工电弧焊隔离空气的方法,就是让焊条燃烧时产生焊烟和焊渣。

  也就是说手工电焊焊必须要有焊渣,而像二保焊、氩弧焊就不用,因为它们使用二氧化碳和氩气隔离空气,这两种方法不需要焊渣,却要连接一个笨重的大气瓶,所以灵活性和手工电焊就差多了。

  分不清焊渣和铁水的焊接,严重的话用力一掰就分开了,还没有胶水粘的牢固;或者情况好一些,焊缝呈现出的状态是高低不平,坑坑洼洼,业内称这种焊接作品为“鸡屎焊”,称这种焊接方法为“瞎焊”。

  所以分辨铁水和焊渣,就是分辨熔池的状态,是所有焊工初期都难以逾越而又不得不逾越的一座大山,这座大山的两面,一面是徒弟,一面是师傅。

  而控制熔池的状态,那就是焊工眼里的喜马拉雅山了。

  王小炎趁着吃饭时间,就在网上查到了一些的资料,虽然有些似懂非懂,不过心里还是多了一些底气。

  一吃过午饭他就坐不住了,想要进作业区,他让小李同他一起去,但小李说太累,他就只好跟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一个人走了。

  这次提起焊钳,他有了方向,那就是观察熔池,他引燃一次电弧后,通过面罩的滤光镜片,看到焊条和钢板之间,好像似有一道闪电,光芒夺目,威势逼人,刹那间就把钢铁熔化,形成一个不规则的略显长方形的熔池,里面有发亮的铁水,和像油花一样漂浮着并且有些发暗的焊渣。

  王小炎得意地想着:呵呵,这就是熔池吗?

  随着焊条的燃烧,熔池不断扩大,从长方形变成椭圆形,然后又变成正圆形,紧接着“噗噗”两声,钢板被烧穿孔了。

  铁水没了依托,溅得四处开花,王小炎随即跳了起来,满地乱蹦,嘴里直叫唤“烫”。原来飞溅的铁水落得他袖子里,脖子里全是,就连崭新的工装,也被烧了几个破洞。

  这时他终于体会到了吴启汉说的:光有信念是不够的,光不怕吃苦也是不行的,首先你还得不怕疼,铁水崩到你身上,你连眼都不能眨一下。

  想起这些,他一咬牙,硬生生把炙热的铁渣,暖凉了。

  这时,上班的人来了,一个老乡走过来说:“这滋味不好受吧,我们是别的不会,没办法才干这个,你……没事瞎凑这个热闹干啥?”

  “呵呵……我也是没办法了,不是来凑热闹的。”王小炎苦笑一声说。

  “哎哟,这个大窟窿,真有技术含量,一般的人可焊不出来!”高伟走过来咂着舌说。

  “呵呵。”王小炎知道高伟拿自己开玩笑,可现在被烫的一点也不想笑。

  “今天下午得跟老徐谈工资的事了,还的抓紧点才行!”高伟换上一幅认真的表情说。

  “嗯,我知道了。”王小炎明白高伟的意思,是说自己现在的技术还不达标,所以就暗自给自己鼓劲:为了挣大钱,豁出去了,干吧。

  他握紧了焊钳,一次又一次的在钢板上点焊着。

  焊条换了一根又一根。

  直到太阳西斜,他终于可以让一个熔池挨着一个熔池的往前焊接,形成一道牢固的焊缝。

  王小炎颇有成就感地看着那块钢板,上面被他画了一堆混乱的线条,很是难看,但他突发奇想:等我学好了技术,我一定要用电焊在这上面画出美丽的图画,写出好看的书法,再把她的名字焊到上面……

  “我擦,这是你焊的吗?”高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王小炎的身后,看着钢板上那条连续的焊缝,发出惊叹的叫声。

  “这焊缝都成型了,天才,果然是天才!”高伟吧嗒着嘴,装腔作势地说,“假以时日,必定超越老夫啊!”

  王小炎现在所达到的水平,虽然一般的不能再一般,但高伟记得,自己用了很久的时间才达到。

  高伟兴奋地拉来老徐:“你看,怎么样?”

  “现在,谈谈工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