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要做好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玉

要做好人 积年老马 2142 2019.10.06 17:10

  一路上,凌闻霄从周学文口中把这个所谓的玉石大市场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这个集市就跟很多地方的巡回展销会差不多的模式,由好几十家来自各个玉石产地的小商人联合抱团,定期在各个城市的固定地点设摊。

  这些小玉石商人资本薄弱,为了节省租用场地的费用,他们通常都是利用各个城市的大型广场开设早市。

  因为做了十几二十年,这个小玉石商联合体在圈内积累了不小的名气。

  尽管这个团体中,有的批发商发迹后离开了,有的因为赚不到钱退出了,但每年也会有新的批发商加入进来。

  凌闻霄和周学文到达南山广场的时候,就看到整个广场熙熙攘攘挤满了人。

  显然,这个集市的组织者很得力,同样是摆地摊,他们的地摊就摆得给人一种很正规的感觉。

  所有摊位整齐划一,预留购物通道笔直宽阔,而且设计得相当合理。

  基本上沿着通道走,不用走回头路就能把所有摊点都逛上一遍。

  凌闻霄走到第一个地摊时就停了下来,装作是慕名而来的散客,一边和老板攀谈一边上手把玩老板陈列出来的物件。

  做了好几年生意的摊老板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人是个完全不懂玉石的外行。

  哪有内行品鉴玉石全凭手感的?

  质感固然是玉石的卖点,但问题是现在的打磨技术连石头都能打磨得细腻光滑,何况本身就水润的玉石呢?

  唯有色泽卖相以及本身的质地,才是确定玉石价格的标杆好吧?

  而且就地上摆出来的这些廉价货,具体价位主要还是看物件的造型和雕工。

  只是他哪里晓得,凌闻霄根本就不在乎玉石是不是好看,他要的是能吸纳存储灵气的材质。

  可惜的是,这第一个地摊上根本没有一款适合他的。

  看到凌闻霄满脸失望的表情,摊老板笑着问道:“小伙子,选翡翠不是你这么选的,要看它的种水、颜色……”

  拜发达的网络资讯所赐,凌闻霄对翡翠的了解甚至比店老板还多,他笑着说道:“我就想淘个心头好!”

  摊老板无语,心头好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谁知道你中意什么样的?

  告别了第一个摊主,凌闻霄又接连逛了三四个地摊,仔细把玩了一番摊子上陈列的物件。

  似乎这一排的摊主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卖的东西都是翡翠雕件。先后上手了数百件翡翠制品后,他基本上就对翡翠不抱希望了。

  略过卖翡翠的摊子,凌闻霄目标直指卖软玉的摊子。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非常好,刚上手没几件就遇到了一块对灵气“亲和”的料子。

  “老板哪里人?”凌闻霄把玩着手上的貔貅摆件,和摊主套起了近乎。

  “俺是关中滴!”摊主用一口地道的关中腔答道。

  闻言,凌闻霄了然,掂了掂手上的玉摆件问道:“老板你这是蓝田玉的吧?”

  “是咧!俺这儿都是蓝田玉!”摊主很实诚地说道。

  蓝田玉不值钱是人所共知的,再加上这摊子上的摆件大多色泽混杂,看上去就非常廉价。

  贵贱倒在其次,凌闻霄在意的是,明明是一样的材质,为什么手上的摆件能吸纳并存储些许灵气,而之前把玩过的那些蓝田玉却不行?

  为了搞明白这个问题,他从地摊上拿起一块和手上摆件应当是一对的另一只貔貅来作对比。

  试着向新拿起的摆件中输入灵气,结果和之前并无不同,灵气根本无法渗入玉石之中。

  于是他就把两个摆件举起,对着广场高杆灯的灯光仔细对比,想要看清两者的差异。

  见到凌闻霄这一举动,摊老板暗笑不已。

  他们之所以选在这个时辰开集市,除了最主要的图省钱外,也有借助光线不足的环境遮盖货物瑕疵的心思。

  且不说眼前这个顾客看上去就是个外行,就看他鼻梁上的那副眼镜,也没道理能看得出什么来。

  显然,凡人的自以为是放在超凡者身上肯定是不适用的。

  凌闻霄戴眼镜是为了掩饰凌厉的眼神,他的眼力不说堪比显微镜那么夸张,却也要比普通人用放大镜看东西要清晰。

  就在他仔细端详两个摆件时,周学文从怀中掏出一支小巧的玉石专用手电递过来:“师父,用这个看得清楚一些。”

  凌闻霄顺手接过手电,对着两块玉石的侧面一照,顿时就发现了那细微的差别所在。

  在强光的透射下,那件能够吸纳灵气的貔貅,内部以及表面顿时就显露出许多如丝如絮的纹路。

  而另外一件内部虽也有丝丝缕缕的裂痕,但最外层却是密实无漏。

  这个发现让凌闻霄感到很是费解,不明白为什么表面有裂痕的玉石反而能锁住灵气,难道灵气不应该是顺着裂口消散掉吗?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理,先买下来再说:“老板,这对貔貅多少钱?”

  “八百!”

  “高了!”凌闻霄还没说话,周学文就抢先一步道,“八十卖不卖?”

  闻言,摊主差点气乐了,脸色立刻就是一板:“小兄弟,有你这么还价的吗?”

  “嘿!老板,你可别欺负我们不懂行,就这玉质这色泽还有这尺寸,八十顶天了啊!”

  ……

  好一阵唇枪舌剑之后,这对摆件最终被周学文砍到以一百六十元成交,比电商平台上类似产品的价格竟还要低上些许。

  这让凌闻霄不禁对自己这个弟子另眼相看了,从认识这富二代以来,他给自己最鲜明的印象就是行事壕阔。

  从素不相识花钱为自己请律师,到出手就是百万级别的拜师礼,无不彰显着他的土豪作风。

  可今日这一番砍价却让他意识到,哪怕是些许“小钱”,富家子弟也未必就是对谁都那么大方的。

  不过这感慨也是一闪而逝,这会终于得偿所愿找到一块能存储灵气的玉石,他哪还有心思去研究弟子的行为心理?

  用摊老板送的泡沫盒将两个摆件收起之后,他又继续了找寻合适材料的行程。

  不是他贪心不足,而是那块貔貅摆件虽然能吸纳灵气,但还达不到他心中的预期。

  最明显一条就是其吸纳的灵气太少,连上次他渡给周学文那缕灵气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而且这个摆件的个头足有近二十公分,留做研究尚可,若是给父母随身携带,显然就非常不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