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要做好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假“问心”

要做好人 积年老马 2096 2019.09.24 18:31

  当凌闻霄走出卧室的时候,他和周学文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及胖虎的事情。

  凌闻霄还没想出一个逻辑自洽的借口,好让他一本正经地瞎说八道。

  而周学文则是觉得胖虎的存在或许牵扯到什么秘密,他才刚入师门,也不敢主动问这么敏感的问题。

  “师父早!”周学文按捺下乱飞的思绪,恭敬地请安问好,“师父你还没吃早饭吧?我给你带了老纪粥铺的皮蛋瘦肉粥……”

  见这个开山首徒没问胖虎的事,凌闻霄暗自松了口气,指着书房说:“有心了!就放那屋里桌上吧,我洗漱一下就过来吃。”

  “好嘞!师父你请!”周学文很爽快地答应了声。

  享受完徒弟带来的丰盛早餐后,凌闻霄就坐到周学文对面,正色道:“既然你坚持要拜师,而且我也已经答应你,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

  听到凌闻霄说得这么认真,周学文心中大定。

  虽然那天晚上在车子里的时候,凌闻霄亲口认下了他这弟子,还让他今天过来报到。

  可问题是,他总觉得既然是拜在高人门下,多少都应该有点仪式感吧?

  “师父,那我什么时候拜祖师爷?”周学文问道。

  按照“武林规矩”,入门拜祖师,给师父敬茶都是必不可少的程序。他曾见过很多如咏春、八极拳武馆在正式收门徒的时候,都是这么做的。

  而师父这门看上去就比那些武馆更有古老传承的气象,势必更传统,更讲究吧?

  凌闻霄心想,我连师父都没有,全靠自学成才,有个屁的祖师爷啊!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没拆穿这个残酷的事实,而是恶趣味地说道:“本门从开山祖师那代就是散修,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繁文缛节。

  而我入门至今,我师父都没告诉我他的名讳,甚至都没提本门的名号!

  所以呢,我承认你这个徒弟,那我们之间的师徒名分就定下了!”

  周学文一脸懵逼,这什么门派啊?怎么收徒这么草率?

  哦,对了,似乎连师父都不知道自己入的是什么门派!

  “那师祖现在……”周学文不死心地问道。

  凌闻霄很随便地回答:“嗝屁了!”

  “好了!”见周学文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模样,他继续说道,“在传授你本门功法之前,依照你师祖留下的惯例,我还要问你一些问题!”

  听到凌闻霄这么说,周学文立刻颔首:“师父你问吧!”

  “你学武功到底是为了什么?”凌闻霄好奇地问道。

  是的,他这一问纯粹是出于好奇。

  他知道现在很多人学跆拳道、空手道什么的,但学那些其实和喜欢健身锻炼一个道理。

  有人为了健康,有人为了塑造形体,还有人干脆就是为了彰显个性或是炫耀卖弄。

  而学武术,除了表演、比赛之外,最多只有防身之用。

  像周学文这样的富家子弟,一出生就实现了财务自由,有兴趣爱好可以理解,练武干什么?好勇斗狠吗?

  要知道,真正的武术和健身那是两码事,不仅流汗又流血,而且还需要长期不懈地坚持,他何苦要为难自己呢?

  “呃……”周学文被问住了,他不是没有答案,但他不知道凌闻霄想听什么样的答案。

  男生或多或少都会有武侠梦,周学文尤其痴迷于此。

  另外,他还有很多学武的朋友,有些关系非常好,有些则是针锋相对,但无论哪种,都会经常切磋。

  很多时候,切磋也是要分胜负高下的。

  周学文喜欢赢,讨厌输。

  但他不敢直接把本心的想法说出来,因为他觉得凌闻霄这么问,很大可能就是对他的入门考验?

  那些武侠仙侠小说中用滥了的套路中,每个门派收徒都要考察弟子言行和德行,是为问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该怎么回答呢?

  心念急转了好一会之后,周学文才弱弱地回答道:“为了……锄强扶弱?”

  在他看来,凌闻霄身手那么好却一直低调地当老师,若不是那次见义勇为或许都不会暴露出来。

  这明摆着告诉他,师父肯定是喜欢正义感很强的人啊。

  所以,这其实是条送分题?

  凌闻霄都被他这个不要脸的回答惊呆了,都什么年代了?还锄强扶弱?你们这些纳税人就这么不看好执政党管理的社会吗?

  他摇摇头道:“说点靠谱的!”

  “呃……”周学文挠了挠头,“那个,师父,我学武其实是想……变强!”

  “变强?”凌闻霄觉得这个理由应该是真的,不过还是追问了一句,“变得多强?”

  “像师父那么强!”这必须是标准答案啊!

  凌闻霄表示,他不想和周学文说相声了:“算了,我就随便问问,你不想说也无所谓!

  “这么跟你说吧,本门除了严禁欺师灭祖,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门规戒律,你学了本门的绝学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谁要求你一定要做好人好事。”

  “啊?这么随便的吗?”周学文这下真是惊呆了,难道学武都不要讲武德的吗?

  就是魔门,那也是有门规的吧?

  怎么到了他师父这里,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难道他进的是个假门派?还是进了逍遥派?

  门派当然是假的,能编出《归元心法》,凌闻霄都觉得自己很勤快了。

  再要他杜撰一个传承有序的古老门派,还要编什么门规戒条,他表示完全没心情?

  “啊什么啊?怎么做人做事那是学校和社会该教你的,我可没那个义务。”凌闻霄不负责任地说道,“我之所以问你这些问题,就是想看看你修行之心坚不坚定!”

  “那必须的啊!师父。”周学文理所当然地说道。

  他又想当然地以为凌闻霄是再考察他的“向道之心”,这个问题还要问吗?

  若不是想要变强,他犯得着死皮赖脸地拜师吗?

  “你确定?”凌闻霄追问。

  “确定!”周学文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不,你不确定!”凌闻霄打击道,“假如你按照我传授的方法修炼三五年也见不到成效,你还会继续坚持下去吗?”

  “呃……”

  这个假设好吓人啊,修炼三五年都看不到进步,那自己真的能坚持下去吗?

  周学文有些动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