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要做好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好人难做

要做好人 积年老马 2403 2019.09.13 20:49

  其实如果单纯为了还人情的话,凌闻霄是没必要给周学文渡入灵气的。

  毕竟灵气也是他的技能衍生物,用在别人身上终究有暴露的风险!

  瞧瞧,这不就暴露了吗?

  但他还是选择了冒险一试,目的不言自明,他就是把周学文当成灵气实验体了。

  从自身的体验来看,灵气确实是个好东西,对身体益处多多。

  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灵气,在体内一切可控,搬运至体外就完全不受控制了。

  所以他也不清楚别人吸收了他的灵气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弊端。

  如果没有一点副作用的话,那这灵气的用处可就大了。

  事实上,在灵魂蜕变灵气出现的那天,他就想过用这些对身体益处显著的灵气,帮父母调理滋养一番。

  他的父母虽然才年近半百,但因为常年从事体力劳动,健康状况一直不太好。

  做儿子的再怎么要隐藏金手指,也不会连父母都要隐瞒。

  只是一直以来他都不确定离体之后就失控的灵气,在进入别人体内之后会不会变得具有攻击性。

  所以在没有万全把握的情况下,他肯定是不可能在双亲身上尝试的。

  至于周学文产生了怀疑,这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好在,这个疏漏也不是没办法补救。

  毕竟对方都笃定自己会功夫了,再多会点气功、内功,似乎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吧?

  再说了,现在假大师漫天飞,毛的气功都不会就出来丢人现眼,弄得全天下都认为气功是伪科学。

  便是周学文满世界宣扬又如何?也得有人信不是?

  事实证明,周学文还是知情识趣的,没有一点要声张的意思。

  他当然不会声张了,就是刚刚那一下,他就认定了凌闻霄是真正的高人。

  尽管对方只同意和他“探讨”武功,但能第一次见面时就达成这个目标,周学文已经满足了。

  所谓法不轻传,要是付出点小恩小惠就能得到高人倾囊相授,那这内功也太不值钱了。

  起码到目前为止,他就遇到过凌闻霄这么一个有真本事的高人,哪怕想对方为徒似乎还要经受“考察”,那也是不容错过的机缘。

  至于没有师徒名分,凌闻霄会对他有所保留。周学文也不担心,他相信,只要自己锲而不舍地努力,肯定能成功拜师的。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

  随后,凌闻霄几人就跟着周学文出了派出所,来到一家茶楼的包厢中。

  几人坐定,服务员奉上香茗就退了出去。

  到这时,张铭阳才开口谈起了案子:“凌老师,来之前我已经了解过整件案子,也从警方拿到了那段完整的视频,我现在有几个问题想要了解一下。”

  “你请问!”凌闻霄很配合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律师说:“首先从视频上看,你的行为确实属于正当防卫。但我还是想确定一下,在那五个人倒地之后,你有没有追加攻击?”

  “没有!”凌闻霄很肯定地说道。

  “嗯,那在他们倒地之后,你有没有和他们发生语言上的交流,譬如说威胁恐吓之类的?”张律师继续问道。

  “除了开始的大声喝止外,我全程都没有再和他们说过一句话!”凌闻霄回答。

  张铭阳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清楚了。

  然后他略做思考,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凌老师,这么跟你说吧,因为那五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害,法官首先要判断你的行为是否属于制止过当。

  而影响法官判断的因素,一方面是事实证据,另一方面也要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调解!”

  旁听的吴佳音张大了嘴巴,不解地问道:“难道他们不接受调解,见义勇为也要受到惩罚?”

  “如果对方咬定不放口的话,你们担心的情况确实会有发生的可能!”张铭阳很遗憾地摊了摊手。

  听到张律师的回答,吴佳音惊诧地道:“好人真难做啊!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张铭阳笑着道:“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在开庭之前搜集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当时情况危急。

  “当然,那是我的工作。

  “凌老师当时要一个人制止五个人,除了对第一个人利用了自行车撞击,对上其他四人都是赤手空拳,而且只进行了一次攻击,其实是符合《制止犯罪免责规定》的。

  “但我会开庭时围绕这个观点进行陈述,但却不确保能得到法官的认可!”

  “是因为他们伤势过重的原因吗?”周学文问道。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相信你们已经感觉到了,对方背后一直在活动。如果他们打通了法官的关系,在关键问题上,法官很可能偏向他们。”

  见大家都不太明白他所说的关键点,张铭阳解释道:“因为当时那五个人并没有携带凶器,法官如果判断当时情况不属于严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也是会得到认可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但判断是否合法的,毕竟还是人,是人都会受到很多因素影响。

  “周先生,你家那么有钱,难道你不能帮凌老师找找关系吗?”吴佳音心里特别地愧疚,所以说话都有些哭腔了。

  之前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他们五人坐的就是周学文的车。

  吴佳音和李秀婷两人都在高档酒吧工作,即便对车没研究,也时常能听到顾客吹嘘他们的座驾。

  她们认得那是保时捷卡宴,而且还知道这车最低配也要百来万。所以吴佳音理所当然地认为周学文出身不凡,肯定能找得到关系帮忙。

  然而,周学文却有苦自知,他家是很有钱没错,如果较真的话,也确实能找得到关系。

  但无论是钱还是人脉,都是他父母的,他本人可没什么能量。

  能请来张铭阳大律师帮忙,也不是他自己的本事,而是人民币的能耐。

  而这,也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要想找关系的话,必须得求助他的父母。

  原本他以为有张律师出马,肯定是没问题的。可现在被律师这么一分析,他才知道自己想得太乐观了。

  因为某些原因,先前的时候,他潜意识就排除了求助父母的选项。

  可吴佳音这么一说,他抬起头看了看凌闻霄,然后咬了咬牙道:“我这就跟我爸打电话找关系,我就不相信了,他们难道还能干扰司法公正不成?”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真本事的高人,而且还有望跟着学本领,周学文实在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大不了到时候就答应父亲的要求去他厂里上班,反正上班又不是坐牢,顶多就是多吃点苦罢了。

  不过凌闻霄看出了周学文的为难,笑着摇头道:“张律师,你还是说说第二个办法吧。”

  张铭阳看了看吴佳音,略微沉吟了一下道:“至于第二个办法,就要看这位吴女士是怎么想的了。

  “不管凌老师的行为怎么定性,那五个学生肯定是构成了犯罪。

  “他们的家长四方活动,在凌老师身上做文章,我想他们的主要目的,无外乎就是指望通过各种手段寻求私下调解。”

  “啊?”吴佳音有些懵,“是这样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