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萧勋复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西湖岸边踏身影

萧勋复仇记 微尘随缘 1904 2020.01.02 11:17

  轻功施展出来是比马儿跑的要快的,药王和毒王一路施展轻功也不停歇,他们两个心里都很着急,着急决一胜负。

  飞骑出来之后循着药王和毒王的路线向武夷山方向追去,金戈铁马,一路狂奔。

  同时也有两匹马快马飞速的在追赶一直受了伤的麋鹿,那只麋鹿背部中了一箭,拼命的逃,追赶的马匹已经距离麋鹿还有三十米足有的距离,只见马上男子搭弓射箭,丝毫没有停顿,箭一离弦便冲着麋鹿而去,麋鹿一头栽倒在地。

  那人簕竹缰绳,后面又一个青衣男子追了上来。说:“爷,有飞鸽传书。”

  那人打开看了一眼,微微一笑。狡黠的表情看上去并不猥琐,或许是因为这一身贵族锦袍的衬托。

  那人说:“花青,那面都准备好了吗?”

  花青恭敬说到:“一切准备妥当,都在按着计划行事。”

  那人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真是如虎添翼,这样更是万无一失了。他去了就别让他有所行动,这枚棋子很重要。”

  花青说:“是,我回头飞哥传书给曹掌门。”

  那人听后摇了摇头说:“不可,你要亲自与他联络。”

  花清说:“是。”

  话说萧勋打了包便离开酒家,白衣男子打了包也离开了那个酒家,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吆喝声叫卖声声声不断,不一会儿萧勋便到了自己住的客栈。

  刚进门,跟着就进来一个白衣男子,跟着进来的正是刚才在酒家的那个拿他打趣的白衣男子。

  萧勋想,莫非他也住这家客栈,边想着边上了楼。那白衣男子来到了前台,问小二说:“开间客房。”

  萧勋耳力好,便留意的听了一下那男子是否是这家客店的客人。听那男子也要开间客店,萧勋便想:‘莫非他专门为了拿我打趣而来,如果真是这样也是好生无聊。’想完了便摇了摇头进了房间。

  第二天,萧勋想去太湖看看,来梁溪城还没有到太湖看过,听说太湖是梁溪城第一美景。

  他一早便收拾好自己开门出去,一出门便头疼起来,只见那白衣男子换了一身黑色长衫,虽然脸上依然俊秀,但是显得更加清瘦,原来他昨天住在了萧勋房间对面的客房。

  萧勋想‘此人莫不是特意在这里等我?’但是萧勋真的不愿意再见到这个人了,柔柔弱弱经不起一掌,可是偏偏总愿意做点无聊的事情,萧勋便也没有跟他说话,径直下楼。

  那男子见萧勋没有跟自己说话径直下楼,他也跟着下楼了,一路上跟在萧勋后面,那男子手里持着一柄镶着玉石刀鞘的剑,身上的腰带也镶着上等的玉石。

  萧勋想此人看来家境倒是不错,理应受过良好教育,何以如此小气呢。

  那男子见萧勋不跟自己说话,他也不说话,萧勋感觉出来后面有阵阵暗风时而向自己的脑袋由上向下,时而在后背由远到近袭来。

  但是萧勋听到这阵暗风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图,每一次距离自己还有巴掌距离的时候便收回去了。风力不打,只是萧勋听力好,且内力深厚,稍有触动便感觉到了而已。

  萧勋也知道,这又是那个年轻男子在拿自己打趣而已,以为萧勋看不见自己,便在后面用没有拔了剑鞘的剑在空中挥舞自己。

  萧勋也装作看不见,萧勋想:‘我如果跟他说话,恰恰中了他的计策,索然装作看不见,他自己感觉无趣便也就自己离开了。’

  萧勋住的客栈离太湖不是很远,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太湖边,太湖景色优美,一望无际,今日无风,湖面也是很平静。

  萧勋就在湖边闲庭信步的走着,后面也跟了一个跟他一样闲庭信步的男子。只是这个男子每一步都低着头踩着萧勋的影子在走。

  七月的梁溪这个时间太阳已经很高了,萧勋的影子变的很小,那男子也贴着萧勋很近,有时候距离不过一臂距离。萧勋也全然装作不知,只是走路的时候尽量的均速一些,生怕这个男子一个不小心撞到了自己身上。萧勋想:‘我怎么就碰到了这样一个人呢?’

  欣赏太湖景色的人很多,今日风和日丽,人也是格外的多,三三两两,男男女女,有在湖边喝茶的,也有在湖边下棋的,也有在湖边谈情说爱的。

  一艘船刚刚靠岸,船上有几个人准备上岸,突然间从穿仓里窜出来一个人大声喊叫着闪开闪开,同时也把准备下船的那几个人都推下到水里去了。

  他看见那些人掉到水里,便高兴的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开心的笑,掉到湖里的人和岸边的人看见此人,也都纷纷埋怨此人无理。

  此人见众人纷纷说他,便不高兴起来,抡起腰间的斧头举在空中问道,有谁不服,你崔大爷砍了他,此人崔大斧,是崔二虎和崔三刀的哥哥,萧勋不认识此人,只是感觉此人蛮横无理。

  众人见崔大斧如此凶蛮无理,也都不敢说话,那崔大斧见没人再敢说话,更是嚣张起来,一路走一路问,见一人便将斧头举过人家头顶威风一下,岸边的人见此情景便一哄而散全都跑了。

  崔大斧见人跑了笑的更是开心。崔大斧本来以为岸边的人已经全都被他赶跑了,回头一看,萧勋和身后的男子还在,那男子还在低头专心的踩着萧勋的影子。

  虽然萧勋是站着一动不动,萧勋搞不懂一个影子让他踩着有什么乐趣,这个人也是诚心挑衅,如果碰到前面这个凶悍的人,可有的教训了。

  想到这里,萧勋突然间想了一个办法要好好整治他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