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萧勋复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萧勋岳父已认罪

萧勋复仇记 微尘随缘 2197 2020.01.26 15:15

  尹飞扬见自己的剑已经被徐天杰打断,就说:“你等着,我记住你了。”

  徐天杰笑着说:“你这孩子武功资质颇高,将来必然在方忠泽之上。方忠泽的武功不如我,不如你拜我为师,我将我的武功传授给你,我老了,需要一个你这样的徒弟。”

  尹飞扬说:“我才不学你的功夫,你这恶魔连孩子都欺负,不是什么好人。”

  徐天杰哈哈笑着说:“既然你不想学,那么我们直接看来是没有了师徒缘分了,可以我这一身武功,可惜你的资质了,去学方忠泽的破剑法。”

  尹飞扬说:“等我师傅闭关出来了,一定会打败你。”

  徐天杰很喜欢尹飞扬,点了点头说:“好,我等着,不过如果到时候你师傅打不过我,你是不是就可以拜我为师了?”

  尹飞扬说:“那也不会,我师傅只有一个,我师傅是方忠泽。”

  徐天杰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带着小小下山了。

  方雅清的母亲怪过方远舟不够勇敢,还不如方雅清和尹飞扬两个孩子勇敢,看小小被人抢了还知道冲上去。

  方远舟说:“徐天杰武功当时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我呢,徐天杰虽然是杀人不眨眼,但是他对孩子还是手下留情了,如果是我,他就不会手软了。我只是想他们暂时不会伤害小小,等父亲出来之后再想办法。”

  方雅清母亲想了想也对,不能孩子没救回来,再把丈夫丢了。

  方忠泽出关之后知道了这个事情,就说:“我们九华山哪里会有实力跟朝廷抗衡,他们是有阴谋怕我们九华山从中阻拦罢了,先委屈一下小小,等他们事情办成了再商量也不迟。”

  方忠泽从大局考虑,但是他没有考虑到一个做母亲的跟女儿分开之后的心情,方雅清的母亲求方忠泽去救小小,最终也没有说服方忠泽,方雅清的母亲最终也只能自己承受这份痛苦。

  方忠泽出关之后再没有跟徐天杰交手过,直到方忠泽离世。徐天杰真的没有看错尹飞扬,方忠泽练了一辈子才练成的无影剑,尹飞扬年纪轻轻便已经练成了。

  方忠泽刚离世,方雅清的母亲便日夜缠着方远舟赶紧找回女儿,她对女儿的相思之苦这么多年一直也没有停过。

  方远舟也想念女儿,又心疼妻子,就答应了她。只是他不想违背了约定,以免伤害了小小。

  方雅清是一个聪明而又好看的女孩子,她就跟父亲出了一个注意,说她跟师叔两人被逐出九华山,跟九华山无关也就可以了。至于方雅清跟尹飞扬的感情,倒的确是青梅竹马。

  萧勋第二天想去找自己的岳父,但是他不知道他的府衙在哪里,想了想或者和平和安可以帮忙。然后就奔着皇宫走去。

  皇宫门外有几十人守卫着,萧勋看见有一个人在皇宫门外一棵大树下坐着纳凉,萧勋一看就认出了是和平。

  萧勋心中一喜,想:‘安安果然安排他们天天在这里守着。’和平抬头看见了萧勋,赶紧起身拜见萧勋。说:“我带萧公子进去见公主。”

  萧勋说:“不急,今日我是来找你帮忙。”

  和平说:“萧公子让小的做什么?”

  萧勋问:“你可知道刑部大人的府衙在哪里?”

  和平说:“我知道,我这就带萧公子去。”

  刑部的府衙并不是很远,走了一会儿也就到了。萧勋说:“你在这里等我吧,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和平答应着退到了后面。萧勋看着府衙的大门是开着的,就大摇大摆的往里走。刚要进去,守卫的人便拦住了他说:“你找谁?”

  萧勋刚要说话,后面的和平喊到:“大胆。”然后跑上前亮出了一个腰牌,那两个守卫见和平手里的腰牌,赶紧推下说:“大人请便。”

  萧勋回头也看了看和平的腰牌,是一个黑色的器物,写着飞骑二字,也没什么特别。萧勋向和平点头示意了一下谢意,然后就向府衙里走去。

  府衙不是很大,进了衙门里出了打扫卫生的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萧勋想或许来的太早,不如去后院看看。然后萧勋就从衙门的大堂向后院走去。

  萧勋还没见过这么大的花园,就是欧阳安安在梁溪的府邸也没有这个大,一个花园有几仗长几仗宽,只有一排廊道,剩下的就是池塘。萧勋看见一个老人站在廊道上往池塘里扔着食物在喂鱼,这个老人就是自己的岳父。

  萧勋走了过去,老人并没有抬头看萧勋,仍然在喂鱼,边喂着鱼边说:“你来了?”

  萧勋本来是很尊重岳父,但是自从听马德才说过这个人是参与杀害他家人的主凶之一,而且还杀害了自己的女儿,让自己的女儿受尽了凌辱,萧勋便恨之入骨。

  萧勋只是拱了拱手说:“是。”

  萧勋的岳父见萧勋也不拜见自己,就点了点头说:“你都知道了?”

  萧勋见是开诚布公,也不想啰嗦,就说:“我想听你亲口说。”他的岳父抬起头看了一眼说:“

  你的家仇,的确我有参与过。”然后又低头喂鱼了。

  萧勋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

  萧勋听到他亲口承认的时候,想起了家人遭遇的惨状,恨不得现在一掌就拍死这个老人,但是想毕竟是自己妻子的父亲,如果妻子在九泉之下知道了真想,会让我怎么做呢?

  萧勋的岳父点了点头说:“我也没想到,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切都不在我控制之中,我以为只要按照他们说的那样做,他们不会伤及人命,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连我自己的女儿都惨遭毒手。”说完之后便开始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萧勋此时也是火起,问道:“既然你知道此事,为何当初不告诉我凶手是谁,你还不知道悔改,想一直隐瞒下去,你有今时今日地位,是不是你杀害我父母,出卖自己女儿换来的?”

  萧勋的岳父点了点头说:“老夫惭愧,老夫无颜苟活在这个世上。当年没跟你说是因为既然老夫已经做错了,不能再送了你的性命。”萧勋问:“那你告诉我,那个凶手是谁,谁利用了你,我不能让家里人死的不明不白。”

  萧勋的岳父接着又喂起了鱼,说:“你报不了仇,他们的势力很大,你还是给你萧家留一个后吧。”

  萧勋生气,说:“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谁做的,你没必要假慈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