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萧勋复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三位姑娘被解救

萧勋复仇记 微尘随缘 2251 2020.01.26 18:00

  萧勋跟皇上说完了话,就出去找了尹飞扬等人说:“我们不能在这里等着,我们出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我感觉皇上的三皇弟有些问题。”

  几个人出了门就碰到了戒嗔和尚,戒嗔和尚见到了尹飞扬和萧勋就说:“和尚我可算找到了你们。”

  萧勋说:“大师是不是知道几位姑娘的下落?”

  戒嗔点了点头说:“被皇上的玉飞骑抓去了,送到了三王爷欧阳靖的府上,和尚我打不过那么多人,只能过来给你们报个信了。”

  萧勋说:“我们赶紧去。”说完就往三王爷的府上跑去。

  萧勋刚离开,玉飞骑就赶回来了,莫闲见玉飞骑出去过,便问:“玉飞骑这是去做什么了?”

  其中一人说:“公主刚才召唤。”莫闲知道这些人有问题,但是眼下宫内无人,也不敢拆穿,就说:“我这有一封信,各位帮着给送到蔡京知府大人那里。”

  莫闲想看着能不能先把这些人调走。那人说:“莫公公,送信不是我们的差事,公公可以另找他人。”

  莫闲见此时玉飞骑既然敢这样说话,已经是有了起兵的打算了,就说:“皇上有事着急,怕有差错,所以刻意让老奴找玉飞骑办理此事才放心。”

  那人说:“既然如此,让皇上亲口跟我们说吧。”

  莫闲很是生气说:“大胆,你这样说话,是翻了忤逆之罪。”

  那人哈哈的乐着说:“那又怎样?”

  莫闲也是高手,见玉飞骑如此嚣张,便冲了过去。玉飞骑人多,一下子就将莫闲包围了起来,莫闲非等闲之辈,虽然深陷包围,但是玉飞骑一时也拿莫闲没有办法。

  皇上在屋内看着,此时他静静的坐着,没有任何表情。

  玉飞骑暴露的事情欧阳靖也已经不在有什么担心,他此时带着花青和太湖帮的弟子也向这面赶来,城内的护卫见他们赶来就赶紧关闭了城门。

  欧阳靖并不着急,转头看着太湖帮的曹南海说:“你养的那些僵尸哪里去了?”

  曹南海说:“王爷稍等片刻,他们马上就到了。”接着就看见远处几千个武林好汉向这面冲了过来,领头的是王一毛,戴玉关、华山的王帮主这些人。

  他们没有在曹南海身前停留,直接奔着宫内冲了过去。宫内城墙上的士兵见了之后就赶紧射箭迎击,但是扑通的弓箭根本就伤害不了这些人,这些人一跃就上了城墙。

  萧勋他们几个人很轻松的进了欧阳靖的府邸。府内已经很空了,就几个看家的护卫和佣人,已经倾巢而出了。

  萧勋抓了一个护卫问清了小小、安安、方雅清的下落之后很容易的找到了地牢的大门。

  几个姑娘见来人救他们了,很是高兴。萧勋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个老人,走的时候方雅清站住了说:“徐天杰,是你当年抓走了我妹妹,你今天有这个下场也该如此。”

  萧勋一听这个人是徐天杰,就问方雅清:“他真的是徐天杰,他不是死了吗?”

  方雅清说:“太湖帮说的是假的,真的徐天杰在这里。”萧勋一掌劈开了牢门,走了进去问:“你是徐天杰?”

  徐天杰抬起头看了一眼萧勋,说:“你这么年轻,也知道我徐天杰?”

  萧勋问:“蔡京萧家是不是你派人所杀。”

  徐天杰又抬头看了看说:“你是何人?”

  萧勋说:“我是萧勋,你不认识我,我知道你,玄木。”

  徐天杰一听玄木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点了点头说:“原来你是大师兄的徒弟,大师兄可还好吗?”

  萧勋说:“师傅已经不在了,我下山寻你是要问你我的家仇是否与你有关。”

  徐天杰说:“确实是与我有关,如果不是因为我喝多了酒,说漏了嘴,你们一家就不会遇到这样的遭遇,我没有脸去见我的三位师傅,违背了当年的诺言,所以我一直不敢去死。”

  萧勋听是无意之说,便问:“你说给了谁听?”

  徐天杰回忆了一下说:“几十年前,我打败了天下英雄,本打算隐退江湖专心研究武学,谁知道我收下的几个徒弟偏偏与这个府上的王爷有了私交,这个欧阳靖听说我之后,便几次三番的登门拜访,要拜我为师。我见其诚意满满,就收了他为徒。

  这个欧阳靖还真是资质不错,学武很用心,进步的也很快。他出了学武之外也很会讨我喜欢,每日酒肉伺候着,偶尔还给老夫找几个姑娘。”

  说完了哈哈的乐着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师兄师弟那样喜欢学道,对他送来的东西也都照单全收。

  我对他的功夫也是用心的传授,毫无保留。我想到三位师傅将武功融汇之后创立了新的武功,我想三位师傅可以做到,那么我也能够做到,我便闭关研习我的武学,就在我将要大功告成之时,没想到欧阳靖却趁着送饭之时给我了一掌,然后偷了我的武学秘籍。”

  萧勋几个人静静的听着徐天杰回忆以前的事情,谁都没有打断他,徐天杰或许是好久没有说话了。

  他说:“没想到,三年之后,他真的练成了我所创造的功夫,只是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这门功夫竟然可以吸人功力,欧阳靖知道我的功力深厚,就将我的功力尽数吸收了。”

  方雅清说:“既然吸了你的功力,何须在用这么粗的铁链子绑着你呢?”

  徐天杰看着铁链,说:“他吸收了我的功力,但是这功夫是我创立的,我自然知道如何修行,所以我就再修习这门功夫,很快我的功力便又恢复了,谁知道被欧阳靖发现了,欧阳靖就再来吸我的功力。

  如此三次之后,我也不再修炼此功了,免得便宜了欧阳靖。欧阳靖也不敢解开这条铁链。”

  萧勋大概知道了事情,说:“原来我的仇人是欧阳靖。”

  欧阳安安说:“他不但是萧哥哥的仇人,而且现在要篡位夺权。”

  萧勋转头看着欧阳安安说:“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这个房子没什么人看守,莫不是已经开始动手了?”

  方雅清说:“我们赶紧出去看看吧。”

  萧勋转头看着徐天杰,想一想不管如何他也是自己的师叔,而且事情虽然是因为他而起,但是他也是无意害我家人,如今也知道悔过,我不如放了他吧。

  然后就运功化掌为剑,一下劈开了拴着徐天杰的铁链,徐天杰看着萧勋说:“好深厚的内力。好精湛的剑法。我虽然自比武功最好,但是所教的徒弟,确实不如师兄和方忠泽。”

  说完便低下了头,萧勋把手伸到徐天杰的鼻子下,徐天杰已经没有了呼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