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萧勋复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马德才险丢性命

萧勋复仇记 微尘随缘 2164 2020.01.14 09:51

  曹南海见到了欧阳玉楚离开,但是并没有理会,他看了看分列左右的人,左边的支持练武的人应该有所作为的有几千人,而右边持不同意见的人却只有三十几个人。曹南海说,不知道在座的几位又是怎么看的?

  尹飞扬已经说过,只是来带方雅清离开的,方雅清说:“我要跟我师叔或者隐居,或者行走江湖,路有很长,不想早做打算。”曹南海点了点头说:“方姑娘与尹少侠情投意合,夫唱妇随,过着神仙眷侣都羡慕的生活,也是福气。”

  转头又问到泰山马道长,马德才说:“老夫老了,一心只想修道,不想也不愿意再过问江湖上的事情了。”草南海摇了摇头说:“既然马道长心无旁骛,老夫也是理解。”草南海转头又对在座的说:“不知道在座各位谁还是心无旁骛之人?”

  在座的人都没有说话,萧勋想,人生在世,弹指一生何其短暂,谁又能心无旁骛呢。曹南海这个话说的也太笼统模糊了。欧阳小小想,我想跟萧哥哥在一起,不知道算不上心无旁骛。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谁也都窥探不到对方的心思,或许曹南海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

  曹南海见大家都不在说话,接着又走向了泰山派的马帮主说:“马帮主,如果修道,心无旁骛,那么假如天下大乱,百姓疾苦,那么马帮主是否还是继续专心修道呢?”

  马德才说:“老夫武功低微,不曾有什么力挽狂澜解救天下百姓的能力,但是为了康平盛世再现,贫道还是会出点绵薄之力。”

  曹南海说:“马帮主把自己说的倒是高尚,不知道马帮主平生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天下苍生的事情?”

  马帮主听完曹南海的话,低下头,然后思虑良机之后说:“十年前,被奸人所骗,也怪老夫愚钝,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以至于让泰山蒙羞。此事虽然江湖人不知道,但是老夫没一次想到此事,心中甚是愧疚。”

  曹南海看了一样萧勋,萧勋感觉此事跟自己的家仇有莫大的关联,便想继续听下去。只是,马德才转而说:“此事依然过去,就让老夫带着心中的愧疚去见先师,向先师和枉死的苍生赔罪吧。”说完摇了摇头。

  这时候人群中有人说:“满口仁义道德,背后做的都是卑鄙的行为,如果真的是知道自己错了,就应该在天下武林人面前,说出你做的无耻之事。”

  这个人用的是腹语,即使在人群中,也没有人发现这个说话的人是谁。但是萧勋听得出来,他向人群中扫了一眼,看见了那天在太湖酒楼碰到的那个王一毛。听见此人用腹语说话的还有尹飞扬和方雅清。

  马道长站了起身,说:“此时关联太多的人和事情,大家跟此事或许也无瓜葛,老夫也不想在这些人面前提起。”你这假仁假义的臭道士,敢不敢跟我打一打,打得过我就可以随你心意,打不过我,你便招出来,让天下人知道你这臭道士的嘴脸。

  马德才有些气愤的说:“贫道虽然武功地位,但是还没沦落到谁都可以欺负的份上,阁下请出来,贫道跟你讨教几招。”说完,马德才也从座位起身走到了前面。

  人群中忽的一个人影腾空而起,萧勋见王一毛在空中便开始运功行掌,刚落地马德才身前,尚未落地便已经出了一掌。

  马德才也不是平平之辈,见一掌而来便拔剑挥向王一毛。

  王一毛见马德才已有防备,便回身一个跟头落在了距离马德才三米左右的距离。

  马德才看着王一毛说:“不知道阁下是哪一派人士?”

  王一毛说:“老人家我是长白山的采参山人王一毛。”马

  德才根本也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知道此人绝非朋友,反而是诚心挑衅的,便说:“请恕马某孤落寡闻。”

  王一毛倒是不在乎,说:“没关系,我今天打的你屁滚尿流你也就记住我老人家了。”

  马德才气的大怒,说:“口出狂言。”说完也是向王一毛仗剑挥去。萧勋感觉马道长的剑法真的是很平平,只是年岁较大,内力倒是可以,出去的剑法也就是依靠内力的运行才让人感觉出这是一个上乘的剑法。但是按照师傅说的,他现在连一层的上乘还达不到。

  王一毛见马德才持剑而来,也不慌张,沉着应对。

  两人你来我往交手了几个回合便可以看出王一毛的功夫高出马德才一大截不止,马德才一剑又是扑空,王一毛背对着马德才,后肘一抬便打到了马德才的胸口,马德才连退了几步。

  王一毛见势上步又是一掌。萧勋想马德才所指之事或许便是跟自己有关的家仇,曹南海说完之后便看着我,莫非他知道其中关联?

  萧勋也想听马德才今天能把那件事说出来,只是王一毛这一掌不是取胜的一掌,这一掌便可以要了马德才的命。泰山派的弟子跟着一顿紧张,大喊师傅小心,各派武林人士也都为马德才捏了一把汗。

  萧勋想,马德才的事情日后我找他去问一下便可以,看马德才所言当年应该也是被奸人蒙蔽,此人行事倒是很有些正气,何况那日帮着我找小小没有碍于情面去找太湖帮的柳舵主,还死伤不少弟子,我不能不救他。

  说完便飞身跃起,抓住王一毛打出的那一掌,回身一脚踢倒了王一毛的小腹上,王一毛啊的一声摔倒在地。萧勋落地后对马德才问道:“马帮主身体还好?”

  马德才知道这一掌来了自己也便没有了生还的机会,没想到此时萧勋出来救了他,还打伤了自己不敌的王一毛,便感叹到:“老夫无碍,感谢萧兄弟救命之恩,没想到萧兄弟武功如此高深,老夫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未曾亲眼见过这般身手,佩服佩服,不知道萧兄弟是哪门哪派。”

  萧勋说:“我就是一个江湖游人,无门无派,马帮主客气了,我出手也是为了感谢那日马帮主帮着萧某寻找我的朋友。”

  后面的王一毛见又是萧勋,便说:“你这人,就喜欢偷袭老人家。”

  萧勋说:“不偷袭你也可以,你可以再来。”王一毛也只是想让面子上好看一些而已,便说:“被你偷了一招,还要休息一下,你我功夫伯仲之间,老人家也不敢大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