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天无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卓玛

天无尤 善水凡 3210 2020.03.10 14:40

  自从舜天离开无名峰,尤然一直闷闷不乐,还好有七宝陪着。

  “他还没有好吗?”

  尤然来到了寒冰室,对正在观察的妙手利群说道。

  “我想他一下子不会想起来,或者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妙手利群说道。

  寒冰床上躺着舜天从昏因碑背回的少年,全身都被烧伤。尤其那张脸,血是止住了却变成了一层厚厚的痂。

  而少年天天全身到处痒,用手左挠挠右挠挠,搞的身上这里点点红斑,那里挠出了血,很是可怜。

  “三师兄,那我每天一起帮你照顾吧!正好我对斗法没兴趣,我想学一下医术!”尤然说道。

  “可以啊,你只要在这一天。可以学习任何你想要学的东西。也可以去任何地方去找你想要的东西。”妙手利群对尤然说道。

  尤然这段时间已经在无名峰走了个遍,却还是没有一个地方对她有兴趣的。

  唯一值得去的可能就是寒冰室了。那里是和舜天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在那里尤然丢失了初吻。

  所以尤然选择了医术,正好也可以帮忙照顾一下这个少年。而且是舜天背下来的。

  少年每天大吼大叫,但见到尤然平静了很多,两眼一直盯着尤然看。

  “他对你有安全感,你看,你一来他就安静了。”妙手利群说道。

  “是吗?也许是因为我们救他下来的。”

  “那你得好好在这,也许对他的病情很有帮助。”

  少年不再有那种惶恐,相反很安详,只是一直静静的盯的尤然看,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尤然,你为什么想学习医术。学医的路上可没有那么平坦,俗话说: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那你为什么学医呢?”尤然反问道。

  只见妙手利群露出了难看的脸色,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个事还得从昏因碑说起,上次和你们说了善水,不醉的故事,我的故事比他们还更要惨烈。还记得第一次我们在一起喝酒吗?大家一人写一首诗!”

  “记得,记得”尤然说道。

  ……

  酒过中旬话语多

  物是人非千行泪

  阴阳两隔相思苦

  奈何桥上等三年

  ……

  “从这首诗中,你能看出什么吗?”妙手利群问道。

  “难道你喜欢的人去世了?”尤然说道。

  “没错,也是因为她,我才学习了医术。”妙手利群说道。

  “那你能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吗?”尤然一脸好奇的问道。

  那时候,只有大师兄,善水师兄和我三俊。我们和弈梦,弈柳,还有弈兰,就是你师姐她们。经常在一起练功,我们到处游玩。

  “这个我大师姐和我说过。”尤然说道。

  善水师兄和弈兰的爱情被所有人津津乐道,让我也产生了羡慕。心想,我也要找一个喜欢的人。

  可能是因为天天的胡思乱想,倒成了真。那天我们在一处湖泊游玩,远处来了一群马急速向我们奔来。应该是受了惊吓,所以一路狂奔,我知道像这种情况,一定要控制住头马。

  所以我向头马跑去,身体向上一越,坐上了马背上。但没想到的是,我还没坐稳,被一根套马的绳子套住,摔下了地,马还是继续的奔跑着。

  所有的马跑完后,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略施薄妆,浅描眉黛,发披丝巾,右手拿的正是那根套马绳子的女子已到了我身边。

  只见他身如飞燕,一个弯腰,便把我从地下提起,扔向马背。

  “你没事吧!”少女问道。

  坐在了马背上的我,一只手立马抱住了少女的腰部,但我没有回话。只是把套圈解了开来。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问你呢?你到底有没有事啊!刚才我在套头马,你怎么跑到马背上了。”少女问道。

  “我看到一群马狂奔,我也是想把头马控制住,没想到一上马,就被你用绳套住。”我回道。

  “你没上马,我就能套住头马,现在我又要重新套过。”

  说完少女又挥舞着套马绳,向头马套去。少女不仅没有感谢之意,还嫌弃我影响了她。

  这一次,刚刚好套到头马的脖子上,慢慢的头马也就停止了前进,后面的群马也跟着停了下来,低头吃起了草。

  少女对我大声一吼“手不用扶着我的腰了,下去吧!”

  我跳下了马,她也随之跳了下来。此时善水师兄也赶了过来。

  “没事吧!利师弟!”流水大师兄问道。

  “他能有什么事啊!我又没欺负她!”少女摸着马背抢答道。

  “我叫卓玛,这一带人都认识我,有什么事到时来找我?”

  说完后又骑上了高头大马狂奔了起来,那背影英姿飒爽。

  ……

  “利师兄,你看什么看啊!是不是刚才还没有抱够啊!”羿兰笑着说道,也惹笑了所有人。

  “别开玩笑了,刚才我只想乐于助人,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幕,这人真是奇怪。”我说道。

  “奇怪就对了,说明他有神秘感,你对她有兴趣。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被她迷住了!哈哈……”善水搂着一旁的羿兰说道。

  “我们回去吧!别逗他了!”流水大师兄说道。

  “回去喽!”

  羿梦、羿柳、羿兰开心的叫着,蹦蹦跳跳的往回走。

  “利师弟,看上了就去追,别犹犹豫豫的!”

  善水师兄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跑到了羿兰她们身边,嬉闹了起来。

  我的脑海里还一直浮现着卓玛的背影,刚才她的体香还留在我的嗅觉里,让我痴迷。我一个人在后面默默的跟着,连回家的路我都已忘记。

  回到了无名峰,我茶不思,寝难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根本没有睡意。

  “那你赶紧去找她呀!”尤然急切的说道。

  ……

  没错,第二天我就一个人来到了湖边,但没有看到她。我便在湖边拿石头打起了水漂。

  “水漂打的不错呀!”

  一个声音传入了耳边,是那么的熟悉。

  回头一望,竟然是我心心念念的卓玛。“你怎么在这?”我问道。

  “这里好像是我的地盘,我天天都在这里驯马。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里,今天是不是想讹我。”卓玛好奇地问道。

  “没,没有,只是昨天来到这里,觉得这里风景很美。”

  “我不美吗?”卓玛问道。

  “你,你也很美!”我吞吞吐吐地说道。

  “那你是不是喜欢我?”

  此时卓玛的手放在我的左肩上,肩并着肩走了起来,脸上还露着开心的笑容。

  “这个……”我一时回答不上来。

  “哈哈哈”

  “哈哈哈……”

  “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

  卓玛大声地笑着说。那个表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太美了。

  之后的几天,我每天都去湖边。她也每天在那个时间出现,我们好像约好了一样。她还是那样放浪不羁,说话幽默,性情豪迈。我们俩俨然以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有一天,她带我来到她的马场,是一个很辽阔的大草原。马场里面有一个帐篷,里面铺了一张大床,还有一张大桌子。桌子上还摆满了马奶酒。

  他随手拿了一瓶马奶酒扔给了我,自己也打开了一瓶喝了起来。

  “喝吧,这是我自酿的马奶酒。”

  我打开瓶盖,喝了起来。这酒虽然度数不高,却容易上头。

  我们边喝着酒边聊着天,已过三巡,我们都醉醺醺了。

  “你就一个人住这里吗?”我问卓玛。

  “是的,本来有三个人,我和我爸爸妈妈。我们是游牧民族,哪里有草原,我们就驻扎在哪里。”

  “但是我爸妈后来得了一场大病,却怎么也医不好,就去世了。后来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哈哈哈……

  我在这里待了好几年,周围的人也都认识我,但却都不熟。你是我第一个真正的朋友。”

  卓玛虽然嘴里笑着,却神情低落,眼角流下了泪水,拿着酒后又喝了一大口。

  “你以后不会也要离开我吧!”卓玛已经走到了我面前突然问道。

  那时我的心情很难受,很是心疼他。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说道:“不会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只见卓玛亲了我一口,我心里的兽性已经控制不住了,我们互相的亲吻了起来。那一晚,我们在床上翻云覆雨。那种感觉,这辈子都存在我脑海里。

  第二天醒来,他把我搂在怀里说笑着说道:“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好,我只属于你一个人。”我回道。

  那一段时间,我们白天驯马,晚上就在床上……那种感觉实在让人难以忘记。

  ……

  在马场一呆就呆了半个多月。

  “我要回去一趟了,和师傅师兄说一下,我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我对卓玛说道。

  “我也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我们白天可以一起驯马,晚上一起数星星。你要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卓玛边说着边指不指床。

  “好的!”

  说完我便回到了无名峰。

  我去找师傅说明了情况,师傅却不肯让我这样做,把我囚禁了起来。囚禁了几天后,流水大师兄和善水师兄偷偷的把我放了出来。

  “我走了,你们怎么办?师傅会责怪你们的。”

  “没事的,最多我们也被囚禁,你赶紧去找你的卓玛。”善水师兄对我说。

  “是啊!快走!一会儿师傅来了,你就走不了了!”流水大师兄也催促道。

  “好的,那你们保重!我们有缘再见!”说完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他们。

  我快速的从无名峰跑到马场,按理说这个时间卓玛会赶着众马去吃草。我心里想着,莫非卓玛有其它事了。

  我快步的奔向帐篷,而此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