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天无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喝酒吟诗

天无尤 善水凡 3436 2020.02.28 14:11

  “有没有酒,我想喝酒。”

  王旭回忆了良久,想起了父母,想起了亚子。心里很难受,只想一杯解千愁。

  “有啊,酒有的是,走,我带你去找七师弟,那里有好酒,我带你去。”

  不醉,七俊之一。有一瓶大紫晶葫芦,里面装满了酒,传言怎么喝也喝不完,不醉天天喝个不停却还是不醉,所以有个名字叫不醉。

  妙手利群领着王旭前往七师弟的住处紫晶阁。

  而不醉这边刚和大师兄二师兄他们结束了斗法大典的宣布。

  “尤然,既然你决定留在这,我也不强求了,毕竟这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过晚上我们住在常市,明天到我们上次住的客栈来,我还有些事需要吩咐。”

  “善水师兄,你看这是否妥当,现在她已经是无名峰弟子,所以我需要你的应许。”

  善水看了看众师兄弟,得到了应许的回应。

  “羿梦,羿柳,尤然到了无名峰就如到家了一样,你们大可放心,明天你们再相聚一下,也情有可原。”

  “谢谢你们,那我们也告辞了。”

  羿梦说罢,众人行了礼便走出了天地阁。

  “那我们现在去看一看那个怪人吧,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尤然急切的说道。

  “我看你对斗圣没兴趣,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现在只关心那个怪人。”

  善水调侃地说道。

  “是啊,我就是对他有兴趣,我们赶紧去看他吧!”

  “好吧,我们一起去吧,其实我对他也很有兴趣。哈哈!”

  善水说完,和师兄弟们还有尤然往寒冰室赶去。

  ……

  “三师弟,你们往哪走啊。”

  流水大师兄喊道,此时王旭已穿上妙手利群给的衣裤正和妙手利群走到半路,他们就相遇了。

  “哦,大师兄,这小兄弟醒了,想要寻酒喝。我准备带他去七师弟那里。”

  “喝酒,他不是伤还没痊愈吗,能喝酒吗?而且这个怪人会喝酒吗?”

  尤然关心的说道。

  “你说什么?什么怪人啊。我叫王旭。”

  “哟呵,没失忆了。”

  “喝酒,我觉得行,上次跟不醉没喝痛快。今天这么高兴,又是这么隆重的庆典,该庆祝庆祝!师兄你说是不是?”

  善水看着流水大师兄说道。

  “没错,今年虽然事有意外,但最终也是圆满的结束,而且招收了本教唯一的女弟子,只是不醉,你意下如何。”

  “大师兄,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喜欢热闹了。而且最喜欢酒桌上的热闹,人越多我就越欢喜,酒性也会大增,那现在和大家说好啊,晚上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你醉过吗?而且又是在你的地方喝,能叫不醉不归吗?哈哈哈!”

  “润物说的有理啊,不醉是不会醉的,但他却在自己的住处。而我们到时真醉了,却回不了自己的住处。好啊好啊”

  善水调侃的说道。众人皆哈哈大笑。一路上大家开开心心的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不醉的住所。

  王旭观察了一眼这个不叫不醉的人,胡子拉碴,头发凌乱。他是怎么评上七俊之一的,心里藏着疑问,却没有说出口。

  ……

  不醉所住的地方,就是一个很大的葫芦造型,名叫紫晶阁。房间里面很高大,里面摆满了酒,只是有点阴暗。

  “大师兄请上座。”

  房间中间摆着一张长长的大桌子。左边一排坐着善水、万一、润物、而写。右边一排坐着不醉、妙手利群、王旭和尤然。

  “想喝什么酒啊,大家可以随便挑。”不醉问道。

  “你这就问的小气了,谁不知道你紫晶葫芦里的酒是最好的,又喝不完,怎么舍不得?”而写说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紫晶葫芦里的酒喝不完是假的,只不过我每天都在练酒,精华都往紫晶葫芦里钻,所以一直不会见底。”不醉解释的。

  “这些我们不管,我们今天就是要喝紫晶葫芦里的酒,听说这个酒还能治疗伤口,刚好王旭和尤然都有受伤,我研究一下它的效果如何。”妙手利群回道。

  “喝,当然喝”

  不醉左手一挥,放在橱柜的九个大碗自已飞了过来,摆在各位的桌前。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立了起来。

  “大师兄请。”

  就看到大紫晶葫芦的酒随不醉的二指流到大师兄流水的海碗里。然后依次为各位斟满。不醉回到了座位。

  “好,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欢迎尤然成为斗圣。也欢迎这位小兄弟,干了!”

  流水大师兄,举起大碗,先饮而尽,众师弟一饮而尽。只留下尤然和王旭端着海碗却不敢喝。

  “怎么?你们两个怎么不喝。”善水问道。

  “这么大碗怎么喝呀!我在潇湘苑可从来没喝过酒。”

  “是啊,这个碗也太大了吧,你们不会是梁山好汉吧,拿这么大的碗喝。”王旭附喝道。

  “什么梁山好汉,怎么都没听过呀!”

  大家一脸疑问,不知道王旭说的是什么?

  “梁山好汉就是一百零八将,他们只要在一起,就一定拿大碗喝酒,都是以兄弟相称。”王旭解释道。

  “是真的吗?这个故事可真好,我们现在才七俊,人家已经是一百零八将了。要是那样天天都有人陪我喝酒了!来,喝,我再倒一碗陪你,不醉又满上了一碗酒。”

  好,不管了。刚才是我自己叫的喝酒,现在不能怂。干了就干了,大不了醉一场,谁怕谁啊?王旭心里这么想。

  “好啊,干”

  说完举着碗与不醉的碗和尤然的碗一碰,接着一饮而尽,不醉也一饮而尽,只剩下尤然还是不敢下嘴。

  “小兄弟,刚才那个碰一下碗是什么意思!”不醉问道。

  “咳咳咳,好酒啊好酒”。王旭喝了一碗,还有点适应不过来。然后继续解释的。

  “在我们那里,只要碰了碗,就必须要喝尽,一滴也不能剩,这是我们那的规矩。”

  “好啊好啊,这个规矩好,尤然,刚才你也好像碰了碗,你也必须要喝完。”万一对尤然说道。

  “喝完就喝完,谁怕谁。”

  尤然一脸牛犊不怕虎的说道。

  不醉继续为大家倒满了酒,说道:“王旭,你们那个世界还有什么关于酒的事情,说给我们听一下。”

  什么煮酒论英雄,杯酒释兵权啊,王旭讲了一大片,大家听得认认真真的。

  “王旭,你这些故事太精彩了,说得我们信以为真了。但是不管真假,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来,我们大家一起碰,碰碗是吧!”妙手利群说道。

  “干”

  众人都举起了碗,站了起来。

  嘭

  碰完碗大家一饮而尽。

  “痛快,王旭你继续说,还有什么好玩的事。”润物问道。

  “那可多了,几天几夜都说不完,我就说一下李白。李白是个诗人,又是个舞剑高手,还是个醉仙,喝酒可能跟不醉不相上下。”

  “但人家还会写诗啊,那首将进酒是多么的豪迈。”

  接着王旭诗仙附身一样,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来,喝,干了”

  众人又举起杯干了。

  “好诗好诗,我也只能自愧不如”而写说道。

  “能让而写承认是好诗的,真不容易,王旭好才华。”善水说道。

  “不是我写的,说了是李白,好吧,反正怎么说你们都不信。”王旭无奈道。

  “别管是谁写的,我们继续喝酒。”

  尤然一脸崇拜地看着王旭,在这个氛围上,酒就和水一样,越喝越有劲。

  岁月不长留,

  佳人不常有。

  梦中寻归属,

  梦醒你何处。

  “这才是我写的,哈哈哈”王旭已经似醉非醉,看到尤然以为是他女朋友亚子,眼神里充满了满满的爱。就看着尤然写了一首诗。

  尤然虽然也喝的差不多,看到王旭看着她写的这么一首诗,内心无比的愉悦。

  举起碗中酒,

  咆哮谁怕谁。

  问鼎举千杯,

  今夜谁不醉。

  “既然今夜大家这么有雅兴,我也来一首,我提议每个人作一首诗,如果谁写不出就喝酒。”而写说道。

  “没问题呀”

  “谁怕谁”

  “别以为就你会写诗,虽然写不到你这么好,但我也能凑合,我接受挑战。”

  “那我先来。”流水大师兄说道。

  梦里醉死千百回,

  幡然醒悟剩残断。

  睡意朦胧回想起,

  起死无回梦继续。

  “我也来一首。”润物继续道。

  酒香人醉逢知已,

  抬头举杯诉话语。

  一曲高歌唱衷肠,

  不知何时泪如雨。

  “献丑了”妙手利群也写道。

  酒过中旬话语多

  物是人非千行泪

  阴阳两隔相思苦

  奈何桥上等三年

  万一站起身犹豫了一会写道。

  梦回少年一樽酒,

  醉倒至今十余年。

  酒醉尽办糊涂事,

  不知何时才自醒。

  “好诗啊都是好诗。”不醉也来了一首。

  梦醉梦醒梦中人

  情深情空情雨濛

  岁月无情忆春秋

  人生长路泛孤舟

  “怎么,现在酒喝到这个程度了,都借酒写出自己的心里话。那我也来一首吧。”善水说道,站起了身,围着桌子吟唱起来。

  如画

  那山那水那仙境

  陶醉其中

  静享与世朦胧

  昔日

  那城那人那故事

  是否依在

  任其回荡夜空

  而今

  那风那雪那寒冬

  手脚冰冷

  倦缩似人非人

  醉梦

  那酒那诗那佳人

  再见善水

  安度余生

  说完,大家响起了掌声。

  “二师兄,不仅是斗法厉害,原来写诗也这么厉害。”而写说道。

  “从大家的诗中,我能够理解师兄弟的苦衷。”善水回复道。

  所有人都写了一首诗,只剩下尤然了,当大家都以为尤然只能喝酒了,尤然也来了首。

  夜晚,卸下面具,重新照镜

  倦缩在被窝里回忆曾经的过去

  不是不想回忆,只是回忆太伤感

  你不会忘记当初的相濡以沫

  也不会忘记两个人的冬天有多温暖

  那年,你许我一世诺言

  而今,你弃我独自单行

  我看不懂自已,也读不懂你

  等待也许是最愚蠢的告白

  可又有什么经的起岁月的催残

  “这首诗是你写的吗”王旭和而写同时问道。

  因为他们都不相信,尤然会写出这种诗句,他一个小姑娘,不可能会写得这么悲伤。

  “怎么,谁也没说必须要自己写呀,这是我师傅写的。我有一次在他房间看到,所以就记了下来,没想到今天真用到地方了。”尤然醉醺醺哈哈大笑的说道。

  “这首诗里面充满了悲伤和无奈。”王旭说道。

  “妖人,妖人不值的同情,我恨透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