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纯阳小师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解释

纯阳小师叔 小心万花 3115 2019.06.29 19:40

  李衍看的心累,弯腰捡起一颗石子,“嗖”一道流光闪过,觅花蜂捂着肚子下面的地方就栽了下来。

  “你在天上摸鱼呢?你刚才轻功不是挺好吗?怎么偏要用这跑不快的……”

  “你身法那么厉害,我怕瞬间速度跑不过你……所以先跳起来,只要逃过这一段距离随便找棵树就能借力远遁了。”

  觅花蜂捂着下面缓了一下,然后强忍着疼痛回道。

  形势比人强,这时候强硬顶嘴也没好处,还是老实点好。

  “你就不怕暗器?”

  “一着急就给忘了……关键还是这式轻功不够熟练……”

  “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李衍问道,刚才正要去抓住觅花蜂的时候突然就收到了系统提示,然后小地图上三个红点闪啊闪的。

  三个小红点正正的包围着代表李衍的小绿点。

  李衍当时就迷茫了,心想我才告诉自己不能把你们当成NPC,你们就迎头给我一棒,人与人之间就不能有点信任吗?非要把关系搞成人与NPC?

  再然后,李衍突然之间觉得系统及时周到的提示,让状况的发生完全没有了意外和新鲜感,就好像在玩游戏一样,一时间索然无味,连说了几次“没意思”。

  不过真要让他将系统提醒给关了,以他这贪生怕死的性格肯定是不乐意的。

  “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虽然知道机会不大,觅花蜂还是要做些挣扎。

  “会让你死的利索点!我最恨采花贼了!”

  “我不是!”

  觅花蜂大声喊道,“我们只是想把你骗来,才谎称是做悬赏“觅花蜂”的大令。而那“觅花蜂”是大令通缉的一流高手里里武功最差的,这样说才能保证你不被吓退。”

  “那你不怕我认得觅花蜂?”

  “那家伙的容貌身形根本没有人见过,是大令上线索最少的罪犯。而且你已经到了这里,就算被识破了,三对一,我们也只是麻烦点……”

  “那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我们三个是本家兄弟,都是做赏金猎人的,我叫柳枝摇。”

  我去,又一个奇葩名字。

  “既然是做赏金猎人的,不去做悬赏,怎么会盯上我了?”

  “就是因为那钱宗龙和那两个无盐寨头领的赏金。”

  “那点赏金你们也看在眼里?你们不是做大令的吗?”

  李衍好奇问道,一个大令就250金,再加上通缉犯的兵刃财物,用得着抢这点小钱?

  “大令哪里有那么好做,我们三个上次冒死才做了一单,那个家伙的武功也就和觅花蜂差不多,就这样我们也是损失惨重,拿到的赏金还不够伤药钱呢!”

  柳枝摇摇摇头,苦笑道。

  “那你们怎么没去找那些地主老财?我好歹也是个二流高手吧,难道看着很好欺负?”

  “大侠应该是初入这一行吧?你可能不知道,那些欺负普通人的江湖人是最被人看不起的,我们出去做悬赏令的时候,无论正邪,只要碰到就会给我们帮忙。江湖厮杀没多大问题,欺负了普通人,上了天策府悬赏令的没几个能逃过。我们在洛阳混的久了,深知天策府的打击力度有多大,根本不敢起这样的心。也就那些没脑子的家伙才会觉得普通人好欺负。”

  “江湖纷争没人权,死了无人管啊……”没想到这武侠世界居然对普通人这么看重保护,李衍感慨的叹了口气,为凄惨的江湖人地位默哀一秒。

  为自己贸然踏入江湖,社会地位瞬间被降了一级再延时半秒。

  觅花蜂……哦,不,柳枝摇又继续说道,“我们这次来扬州本来是想做几个赏额高的小令,可是追到山里后发现那无盐寨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守卫森严,寨里高层都很少外出活动,一直也没找到机会,就回来了。最近又听说他们与七秀坊起了冲突,就想着去捡个便宜……”

  说着,瞟了一眼李衍。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合着你们以为我杀了无盐寨的三个人也是捡的便宜,是吧?以为我武功不行,所以埋伏我?”李衍被这一眼看的心头火起。

  “没有……没有……”

  柳枝摇连连摆手,“以您的实力自然不用捡便宜,是我们眼拙……有眼不识泰山……”

  “无盐寨里确实守卫森严,我也闯不进去。不过我却是凭本事把他们叫出来杀掉的,不能算是捡便宜。”

  李衍对这引“怪”手段相当得意,怎么能容忍别人说自己捡便宜——这个必须要解释清楚。

  柳枝摇也不敢再接茬,继续道,“没成想在缉恶司打听消息的时候遇到了您,知道您已经把悬赏交了,身上揣着赏金,又去交易所卖东西,身上肯定有钱,所以才临时定下计划。”

  “你们这行动能力挺强啊!我去交易所半个时辰不到的功夫就布下了局。你们以前经常做这事?”

  “做……做过几次!”

  柳枝摇尴尬一笑,也不敢隐瞒——做的这么熟练若说是第一次那就有挑衅对方智商的嫌疑了。

  李衍突然手一伸,“砰”的一声,柳枝摇也挂了。

  脸上还保持着笑容,走的很利索。

  “跟你说了半天话,那小红点还在闪啊闪的,你让我怎么放过你?看到你笑我就觉得瘆人,背不住你还在谋算怎么给我捅刀子呢!”

  又是90点江湖资历。

  “这同是二流巅峰,给的江湖资历也有多有少。”

  李衍想了一下,觉得应该是和实战能力相贴合。

  捡起三人的兵器,其他纹丝未动。

  “江湖厮杀可以,为财搜史就算了。底线一定要留住。”

  李衍往镇子的方向看了一眼,迈开大步就奔了起来。

  李刚走没多久,一个缉恶司捕快打扮的身影偷偷摸了过来。

  看了看地上的几具尸首,摇了摇头,“唉!混江湖有什么好的,死的跟野狗似的……还都是大人物呢!”

  从袖筒里取出一只信鸽,将提前写好的信件又加了几句,放入信鸽脚上的竹筒,信手一扬,白色的信鸽在月色下扑棱棱的直飞扬州城。

  “大侠,您回来了?上房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李衍刚迈进悦来客栈,店小二就热情的迎了上来,带着李衍往楼上走。

  至于李衍出去了一趟,手里就多了几样兵器回来,更是眼神眨都没眨一下。“这边楼上请!”

  李衍微微一笑,心里赞道,“大客栈的迎宾就是有素质,不多嘴。”

  一夜无话……

  次日早上,李衍吃过早饭刚到楼下,就发现包不平正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点头哈腰,满脸堆笑。

  至于那个站在他旁边的店小二则是一脸坦然,无辜的眼睛眨啊眨,仿佛刚才手指着楼上对包不平讲话的并不是他。

  “说好的星级客栈从业人员的素质呢?白瞎了昨天给你点的赞。”

  李衍斜了他一眼,也无可奈何。

  冲包不平招招手,又反身回了楼上。

  天字十好几号房。

  包不平跟在李衍后面进了房间,看到李衍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脸上表情也分不出喜怒。

  李衍手边的桌子上随意放着大环刀和两把明晃晃的月牙钩。

  包不平瞄了一眼,虚汗直冒,“扑通”一声直接跪下了。

  “就不说些什么吗?”

  看到包不平跪在地上也不说话,李衍淡淡开口,轻声说道。

  “全是小人的错,连累大侠陷身险境,任打任罚,绝无丝毫怨言。”

  包不平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看了李衍一眼,果断认错。

  李衍眉头一皱,你这认怂的这么快,我还怎么计较?我要计较太狠,不是显得我不够大度吗?你这挤兑我呢?

  “看到我平安回来,还敢找上门,是不是想告诉我你跟他们没有关系?……悬羊击鼓,以进为退,欲盖弥彰吗?嗯~?”

  李衍盯着包不平的双眼,阴恻恻的问道。

  先吓一吓再说……

  “不……不是的……大侠,我真的跟他们没关系。是那柳家兄弟找上我说想在扬州找个帮手一起做大令,时间很紧,让我帮忙寻找人手,还隐晦的提起大侠您,说您刚从缉恶司出来,看起来像是个高手,也可以顺便打问一下。所以我才找上大侠您的……”

  包不平忙不迭的解释道。

  情报失误的错误虽然严重,但是这位大侠既然平安回来了,而且看起来毫发无损,那么就未必会太跟自己计较。若是被误会合谋,就算大侠自己不处理,只要直接把自己往缉恶司一送,那肯定也是玩儿完了。

  缉恶司不比天策府,高手不多,对这些赏金猎人可是分外依仗、看重的。

  “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次事情有问题的?”

  李衍又问道,这家伙既然这么早就守在下面就等着认错,肯定是已经发现了那柳氏兄弟的问题,不然不会这么及时。

  “是昨天那柳家老大提到‘觅花蜂’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这次促成的合作恐怕出了问题。可是当时……当时……”说着话,小心的看了李衍一眼。

  有心想找个借口掩盖自己怕死不敢捅穿阴谋的事实,又怕对面这不露喜怒的大侠拆穿自己后,再借机发飙。

  可要是直言怕死才不告诉客人真实情况,隐瞒重要情报,这事情传出去对信誉可是影响很大,以后在这一行估计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所以他是左右为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