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纯阳小师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两个刑捕头

纯阳小师叔 小心万花 3218 2019.06.15 19:40

  朝阳初升,再来镇外。

  李衍和刑捕头走在乡间小路上,一人手持一个煎饼胡乱啃着。

  “老刑,我给你卖了几天苦力了,你不给工钱也就算了,大清早的就给吃个煎饼?”

  李衍三两口将煎饼吃完,用麻纸没油的那一面擦了擦手,然后团成一团朝树上丢了过去。

  一只老鸹被砸的一个趔趄,差点失足落树,“呱—呱—”地骂了几声,扬长而去。

  “知足吧!没看给你多加了一个鸡蛋?这两个铜钱的蛋钱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加到饭补上呢!”

  老刑斜了李衍一眼,“你小子也别不识好歹,你的杂货铺不愿意开就罢了,跟着我立个小功,到时候我也好跟上面说说,把你招进缉恶司里当差。”

  “原来你是这个打算?那可要多谢你喽……”李衍苦笑一声,这突如其来的好意真有些防不住,“可你看我像是干那个的料子吗?”

  “什么料子不料子的!你年纪轻轻,内力就练出了名堂,比我手下那几个家伙强多了。清风剑法也像模像样的……再多些火候,我再教你些江湖经验,干个缉恶司捕快……妥妥的!”

  老刑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掌中乾坤尽在掌握。

  李衍心说,你要知道我以前那花架子剑法的真模样,估计可能就打消这想法了。

  “我听说你们缉恶司招人筛选挺严格的。”

  “少年~,要有自信!”

  老刑转身拍了拍李衍肩膀,“再说了,缉恶司总捕……那是我本家,安排个小捕快还不是手拿把攥。”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咱扬州缉恶司里姓刑的可真不少。”

  “那可不,哼,还不是因为我家老爷子起的名字好,什么刑恶、刑罪,什么刑不法、刑不善、刑不服,什么刑无德、刑无品、刑无良……”

  老刑两眼一翻,把手一摊,“你说,起这样的名字不干捕快,还能干什么?”

  “呵呵,你家老爷子是想把你们打造成捕快世家啊!”

  “什么世家不世家,就是混口饭吃!江湖上有个风吹草动,我们就得如临大敌,命苦的很……”老刑摇摇头,一脸颓丧。

  “那无盐寨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这几天我们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还有那无盐寨到底算是个什么势力,以前倒是没听说过。”

  李衍忽然想起前几天那几个家伙,那些人不知道是特意来找自己劫财的,还是本来就在这再来镇周围晃荡然后顺带盯上自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冯掌柜说的那些人……

  “无盐寨啊……我了解的也不多,他们本是长江口上一个水匪山寨,势力不算小,在咱们扬州境内也算是首屈一指的恶势力了,只是距离我们比较远,所以很少听说。

  毕竟咱扬州城外有个整个江湖上都赫赫有名的七秀坊在那里镇着,所以扬州附近的江湖还是算比较平静的……”

  正说着,老刑斜了李衍一眼,“可惜这七秀坊不收男弟子,不然以你的修为资质倒是挺有希望的。”

  “呵呵~!”李衍尴尬一笑,其实他也不知为何尴尬。

  老刑接着说道:“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水鸭子居然上岸,跑到栖凤山里去了,好像还在那里建了个秘密山寨。

  本来嘛,只要他们不骚扰镇上百姓,这江湖上的事也与咱们无关,管他是水匪还是山匪……”

  “那为什么要还加强巡逻?”

  李衍实时的托了一句,让他有兴趣讲下去。

  “据说是司里得到情报,无盐寨的人最近出现频繁在栖凤山周边村镇,好像有什么图谋,所以让我们这些镇里的缉恶司多注意一下异常动向。其实也就是做个样子,没多大作用。”

  “老刑,你这就有点妄自菲薄了吧!”

  “别乱用成语!我这叫有自知之明。就我手下那几个人,学过内功的都没几个,平时追狗撵鸡还可以,真跟江湖人动起手来还不如钱大户家的护院呢!要不然,我干嘛找你来……”

  “扬州缉恶司不派人吗?”

  “缉恶司总共就那么些人,扬州这么大,全部派来也顶不了什么用。江湖上的事一般也不会牵扯到普通百姓身上,缉恶司平日里防范的就是一些昏了头的胖头小杂鱼。至于江湖中的事,自然有另外的人应对。就像这次无盐寨的事,那七秀坊身为扬州境内的名门大派肯定会出面应对的,也不需要我们担心。”

  “哦……”

  李衍若有所思,这世界的江湖虽然颇为强大,但是与普通百姓间还是存在着明显的分割线。

  而这缉恶司就是看护这条警戒线的。

  “老刑,这七秀坊我倒是有些耳闻,据说那七秀坊七秀至少也是一流后期的修为,还有许多杰出弟子,那无盐寨也有这么厉害吗?”

  “那无盐寨虽然实力不差,跟七秀坊还是不能比的。据说也就是寨主庞虎文是一流级别的……要不然这扬州境内那能有这么安稳。”

  老刑不屑的撇了撇嘴,又愤愤道,“那无盐寨现在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跑到离七秀坊这么近的地方惹乱子,找死也不是这么上杆子的,连累的我们也得跟着奔波。”

  李衍闻言却是放下心来,只有一个一流高手,还在接受范围,悬赏令可以去做一下。

  游戏剧情本来就不记得多少,万一再跟现实差别太大,游戏里的小势力变成了庞然大物,自己一头扎进去,可就出不来了。

  “邢捕头……邢捕头……”

  背后突然传来呼喊声。

  二人停下脚步转身看去。

  一个差役远远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喊。

  待得近前,那人气喘吁吁的说道,

  “邢捕头,扬州缉恶司的刑不善捕头和七秀坊的人来了,那个邢捕头叫你回去。”

  “什么那个邢捕头,这个邢捕头的……”老刑翻了个白眼,又对李衍说道:“刚说到他们,他们就来了。不过也好,他们一来估计就没我们什么事了,走吧,回去看看。”

  再来镇,缉恶司的小院落。

  “小善,怎么就你们几个,七秀坊的人呢?”

  老刑领着李衍走进院门,看到里面只有扬州缉恶司的几个捕快,奇怪的问道。

  “刑不法,还有没有规矩,我现在可是你上司,要称我为刑捕头!”

  为首的缉恶司捕快脸一板,怒声喝道。

  “咦!?刑不善,你好大的官威啊!是不是任督二脉打通,把你天灵盖顶飞了?你这气冲斗牛星啊!敢这么跟你大哥说话?”

  老刑同样脸一板,眉毛一扬,双目圆瞪,正想要给这个翘尾巴的兄弟展示下兄长威严,转瞬又反应过来,自己早就不是这家伙对手了。

  看着刑不善眼底深处隐藏着的笑意,老刑一个激灵,这家伙果然不怀好意,故意激自己。

  “哼!算了,不跟你小子一般见识!不是说七秀坊也有人来吗?她们人呢?”

  “她进山了……这是总捕给你的手令……”

  刑不善取出一封信函递给老刑,眼里有些悻悻。

  以前兄弟二人修为差不多,老刑仗着年纪大,刀法娴熟,总是欺负他。

  今天本来想找机会收些旧账,老刑居然没上当。

  “怎么可能?调我回扬州?那再来镇这里怎么办?”

  老刑抖着手令,紧皱着眉头。

  “当然是我来接手。”

  刑不善说道。

  老刑闻言,环顾了一圈,看着刑不善和他身后的几个缉恶司捕快。

  每一个的武功都比自己不差多少,眉头皱的更紧了,

  “难道这次无盐寨的事还会殃及普通百姓不成?而且居然调了这么多高手到再来镇,难道……”

  刑不善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这是总捕的命令,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回去以后再问他。”

  突然接到扬州缉恶司的调令,老刑也有些无可奈何,不过好在来接手的他的族弟,他也算放心。

  “好吧!那你进来跟我交接一下。”

  走了两步,回头又对李衍说:“李衍,你先回去,等一下我过去找你。”

  “好!”

  刑不善看着转身远去的李衍,冲老刑笑着说道:“这就是你很看重的那个小家伙吗?听说你还想招他进缉恶司?”

  “就是他,我不在的时候你帮我多看顾一下,说不定能帮上你大忙呢!”

  “这小家伙能帮什么忙……”刑不善笑笑,不以为意。只当是老刑想要自己照顾他的托词。

  “就凭他进出栖凤山几十次,都毫发无伤……”老刑咧着嘴“嘿嘿”一笑,“怎么?刑大捕头这是入了二流就开始目中无人了?”

  两人是惯熟的本家兄弟,性格都知根知底,刑不善也不在乎他的嘲讽。

  听到老刑的话,眉毛一挑。

  “要是这样的话,那确实是有些本事……”

  栖凤山可不是善地,虽然小梧峰这边只能算外围,危险不大,但是能进出这么都多次毫发无损也不可小觑。

  出了缉恶司的小院,李衍去镇东口看了一下,没发现那个兼职说书先生的算命人。问了周围人才知道,那老先生只在一个地方呆三天,昨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不会再来了。

  好多人和李衍一样也在询问,得到消息都沮丧的很。

  “娱乐活动缺乏的时代,一个兼职的说书先生都这么受人追捧!如果给他们放场电影,估计全都得乐疯了……”

  一边往回走,一边在街上东张西望。

  一个平淡、幽静、安宁、古朴的平原小镇。

  以前芶着种田的时候觉得这里的清净再好不过了。现在种田告一段落,却突然发现越是看着这种清净越是想要出去寻求刺激。

  “人性本贱!李衍,你飘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