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纯阳小师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五行石

纯阳小师叔 小心万花 3077 2019.06.22 19:40

  那人轻功不赖,跑的倒是挺快,李衍在后面缀着他跑出了几百米的距离,等到远离战场后,李衍几个蹑云窜上去,一掌拍在他后脑勺,把他拍翻在地。

  侯三一下子被拍懵逼了,趴在地上好半天才回过神。

  转过头来惊恐的看着李衍,畏畏缩缩的蹭着地往后退,他也不敢大声喊叫,生怕引起李衍误会直接灭口。

  这侯三着实有些小聪明,他虽然武功不行,眼力却是不差,刚才战斗的时候,他自己一个人也不敢没有命令就丢下头领先跑,所以在旁边旁观了许久,倒是看出了场上战斗的胶着形势。

  所以用锤的家伙被干掉的一瞬间,他就知道危险了,所以直接窜了,至于上去帮忙——他表示自己这条杂鱼还没活够。

  可惜就是运气不太好,李衍本来没注意到他,他一跑就引出了动静,李衍马上认出这个几天前和人一起围杀自己的家伙。

  “大……大侠饶命……”侯三看着李衍不说话,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心里有些发毛——能悄无声息的跟在自己身后,一巴掌拍翻自己,这种情况还是认怂的好。

  “不知……不知大侠有什么吩咐,我一定照办!”

  李衍眼一眯,做出凶狠的样子,粗声说道,“你不认识我了?”

  侯三仔细盯着李衍看了几眼,然后摇摇头,茫然说道:“我从来未曾见过大侠……不知……?”

  “嗯!?”李衍脸一板,正要给他长长记性,却陡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用的是小号“陆一掌”,脸都换了,难怪他不认得自己。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过这时候也不能再改口说“认错了”,否则难免有些掉份儿,好歹别人称呼自己“大侠”呢!

  大侠怎么能前面气势汹汹,后面改口说打错了呢?

  再说了,就是一个土匪喽啰,也不用跟他讲什么文明礼貌,另想一个打他的借口就是了。

  就算不给借口,他还能咋滴!

  李衍轻咳两声,试了下嗓子,让它与原声有些区别。

  “不认识不要紧,我来问你来答!”

  “是……大侠有什么要问的,尽管吩咐。”

  “你叫什么名字?可是无盐寨的人?”

  “我叫侯三,是无盐寨的喽啰……”

  “刚才那几个围攻七秀弟子的人是谁?”

  “使叉的是我们寨子的罗头领,另外两个穿着寨子衣服的,拿刀的是张头领,拿剑的是李头领。另外三个是寨主从外面请来的高手,我也不认得。”

  侯三老老实实的答道。

  “你们寨子可是在附近,在哪个方向?”

  “这……”侯三犹豫了一下,看李衍狠狠盯着他,只得回答,

  “就在那边,还有十几里的路程。”

  说着,用手指了一下方向。

  李衍看了一眼,是西南方。

  当然,也不怕他乱指,既然这附近有无盐寨的人,无盐寨肯定离得也不远了,大不了把周围都搜一遍,最多浪费点时间而已。

  而且看这家伙胆小精明的样子也不像舍命保寨的人,说不定还巴不得自己找到寨子,然后被寨里高手干掉呢!

  等问完了所有的事情,李衍看到侯三这么配合,又不好意思杀他了。

  最终只是把他打晕,丢在小树林里,让他听天由命。

  而李衍自己则是去找了个地方继续休息,准备第二天再行动。

  ……

  栖凤山深处,大梧峰南部一处深谷之中。

  本是凶兽遍布,人迹罕至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却多了一座庞大的营寨。

  这营寨用料简陋,外形粗犷,分明是就地取材,粗略构建而成。

  但是布局规整,气度森严,整体看去宛如一直巨兽俯卧在这幽谷之中。便是几千人马也藏的下。

  山谷底部,营寨最深处,是整个营寨防备最森严的地方。

  此处长宽不过十丈,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唯一的出口就是通过前方整个营寨。

  此处也是整个营寨搭建最为精细的地方,整个地面都用上好的大青石铺就,光滑平坦细腻,与整个营地的风格格格不入。

  青石地面正中是用品质更好一些的大青石构筑的一个正五边形平台,台高五尺五寸,边长三丈三尺三寸。

  平台表面用珍稀金属勾勒出各种玄奥难明,繁复莫测的花纹,最后组成一个阵法。

  阵法的五个节点,也是五边平台的五个顶点,盘坐着五名秀丽女子。

  这几名女子的手脚上都带着镣铐,镣铐被铁链固定在石台之上。

  这几名女子看衣着打扮,竟然全都是中原大派“七秀坊”的弟子。

  五名七秀弟子身上内气激荡,涌动不止,分明是迫于阵法的原因不得不全力运功抵抗。她们的内力在使用之后立刻就被地下的阵法吸收,通过那些金属纹路,最后汇入阵法中心的一口铜鼎内。

  铜鼎处此时正站着三个面具人,盯着铜鼎内的液体一动不动。

  看身形服饰其中两个正是昨天山顶观战的两人。

  “公子,耗时一年的时间,终于要炼制成功了!”

  说话的正是那昨天那劲装中年人。

  年轻公子负手而立,一股无形气势透体而出。大事将成,自是不免心神激荡,虽然看不出脸上表情,但眼神里的急切、兴奋、激动却一览无余。

  “两万株栖凤山的灵药,再用七秀弟子的内力炼制,最后再加上我这……人的血。终于就要炼就这破封之物,成败……在此一举!”

  年轻公子口中喃喃自语,却在说到关键的时候含混而过,想是怕是担心身份泄露,惹来麻烦。

  他上前一步,将右手放在铜鼎上方,左手对着右手腕轻轻一划,一道黄色气劲飞出,右手鲜血在内力的催动下,汩汩的往外冒,汇入铜鼎内的药液内。

  药液正被内力炼制,经鲜血一激,陡然沸腾开来,经久不息。

  五名七秀弟子经此变化,内力反冲,全都瘫倒在地,昏迷过去。

  主仆三人也并不理会,将手腕伤口治疗后,依然站于铜鼎前,目不转睛的看着鼎中变化。

  过了盏茶功夫,鼎中动静终于平静下来。

  满鼎的药液已经消失不见,此时出现在鼎中的赫然是一块巴掌大的水蓝色宝石。

  宝石的形状并不规则,整体成圆形,有很多不规范的棱和面,但这些都不影响到它的魅力。

  从看到它的一瞬间,青年的眼神就再也无法从它的身上移开。

  在这块五行石凝聚的瞬间,所有的怨恨、仇视、不甘、……种种负面情绪,就像是终于有了寄托,汇聚而来,凝成了一把刺向那个人的利剑。

  破除五行封镇终于完成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良久,身后两名劲装中年人齐齐开口道:“恭喜公子,大功告成。”

  年轻公子回过神来,看着身后的两个属下,脸上带着喜悦的笑意。

  “剑叔、刀叔,那几个地方进展的如何了?”

  “四派附近灵药都已经基本凑齐,只差擒下四派弟子,就可以用四派内气炼制。”

  “暂时先不急,免得打草惊蛇。五行封印,环环相扣,只要破除这一环,其余四处就容易许多。”

  “那……她们,要不要……?”

  刀叔指了指昏迷的七秀弟子,伸手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事情已经办妥,这些手尾却是需要处理,毕竟这些七秀弟子看到了他们炼制五行石的事。

  公子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建议。

  “不用,姐姐曾经在公孙前辈门下学过艺,这些七秀坊弟子也算得上姐姐的同门。”转头看了看昏迷的七秀坊弟子,眼神落寞,语带悲伤,“若是杀了她们,恐怕姐姐在天之灵也会不高兴的。”

  “若是她们被救走,暴露了我们炼制五行石的方法,其余几个门派恐怕会对弟子严加看护,对我们的后续计划不利。”

  刀叔深知自家公子为了这个计划付出了多少心血,对计划又多么重视。他不想公子在关键时刻感情用事。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公子都说了她们是小姐的同门师姐妹,不能杀!至于炼制五行石的事,那些大派的弟子都那么多,他们能看完全看顾好自己所有的弟子吗?还是说你刀五连那些大派的几个二流弟子都没把握抓到?”

  剑叔瞪了刀五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这刀五就是死脑筋,公子怎么说就怎么做就是了!对公子来说什么最重要,公子自己自然清楚。

  “剑六,你……”

  “而且这几个七秀弟子还要给庞虎文做诱饵,引那三秀来救。”

  “死人一样可以做诱饵……”

  “好了,别争了!”

  公子淡淡出声,打断了两人的争执。

  他当然清楚不杀几人可能带来的风险,但是他的计划虽然重要,他却不想彻底与这些大派结下死仇,这些大派没一个好相与的。

  他的目的本来也只是朝向那高高在上的那一个人。

  至于可能带来的后续的风险和困难,他会将其视作是对自己的磨炼——他对自己充满信心,太容易办到的事反而会没有挑战性。

  那样会让他的怨恨得不到舒发。

  “剑叔,你把这几个七秀弟子交给庞虎文。你去盯好他,让他不要节外生枝。只要引出三秀之一,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