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纯阳小师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跟踪

纯阳小师叔 小心万花 3579 2019.06.12 19:40

  看到李衍竟然侧身示意自己离开,那人彻底懵了。

  你还真信?不会想在背后给我一剑吧?

  可是,好像又没有那个必要……

  两次攻击都被对方用手指夹住,那人心里已经认可了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差距。

  “难道是怕以后被报复?我好像还没来得及报自己老大的名字……”

  “难道是躲避仇杀不想暴露?有可能!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武功却不去闯江湖,而是躲在这里开杂货铺,说不过去。可是那样的话更应该干掉我才对……”

  “难道这里藏有什么宝藏,所以他不想闹出动静引人注意?很有可能,他卖出去的那么多灵丹、灵兵说不定就是宝藏里来的……”

  看了一眼李衍手中的剑,那人嘴角扯出一点嘲讽。

  “普通的青钢剑。嘿,还挺谨慎!隐藏的挺好……”

  李衍看着那人愣在那里不说话,表情不停变化,心里大怒

  “我擦,哪来那么多心理活动?这是我家,舞台是我的,我才是主角,你要退场了知不知道?你连名字都没有,哪来那么多戏份给自己?我这导演、编剧、策划、兼投资人、制片人同意了吗?”

  眼一瞪,脸一板,

  “你到底走不走?你是不是等着我报官?我跟你说,我可是缉恶司的编外捕快,不想走就跟我去缉恶司走一遭……”

  “走走走……马上走,少侠,多有得罪,多谢少侠大人大量!后会有期!”

  那人一回神,忙不迭回道。

  不管这人为什么放自己走,那都是以后考虑的事,当务之急自然是先离开这鬼地方。

  混江湖的虽然都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但是该惜命时肯定是不愿意寻死的。

  只见那人走到墙边,身形不动,脚尖微点,轻飘飘一个纵跃就过了院墙,到了外面街道上。

  李衍眼中满是羡慕,虽然他跳起来比那人还要高,但那是纯靠蛮力做到的,动静还不小,远没有轻功潇洒自如。

  “现在有了四个高级身法的经验灌输,肢体协调能力跟以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再学这些普通轻功应该很轻松了吧!”

  自小没受过武术熏陶的李衍在身体协调能力上一直是短板,一套剑法使出来,姿势倒是勉强能保证,十有八九却是刺不中目标。

  现在凭空多了高级武学经验附带的身体协调性,堪比别人练武几十年练出的本能。学起普通武功来肯定比以前要容易很多。

  可是感受过高级身法的速度、爆发力,李衍又有些看不上那些普通轻功了。

  “可是学高级轻功的话,没有武学功能辅助,学起来又太难了。”

  高级武学最重要的已经不是身体协调能力了。

  除了李衍这个穿越客,这个世界无论哪一个高手到了能学习高级武学的地步,身体掌控力都不会差。更不会像李衍一样在实力全面优势的情况下出现刀砍不准、尖刺不中的低级失误。

  高级武学最重要的是内力的运用节奏,每一门高级武学的内力运用都复杂至极。

  “一门高级轻功最起码要几个月才能勉强使用,要想熟练起码得练个几年,到那时候我恐怕早就到纯阳宫了,只需要花几秒钟就能搞定一套顶级轻功,直接修炼到神入化境界。

  而且高级轻功辣么贵,那一套向左跳、向右跳的身法,加起来都要将近一千个金钱,成套的轻功也差不到哪里去。现在还欠着几百个金钱的外债呢!买个锤子!”

  这时,系统面板上的那个红点已经跑到小地图边缘,看方向是往着镇南的镜河去的。

  “跑的还挺快!”

  李衍看了看院墙,心说算了吧!

  跳一次地上又一个坑,明天还得自己填,有点犯不着。

  老老实实走到店门口,打开门追了过去。

  李衍远远吊在对方身后,也不靠近。以前追灵兽倒是不需要担心,可这跟踪人是个技术活,不是速度快就有优势的。

  得讲江湖经验。

  他是破天荒第一次干尾随这种事,生手不敢太冒进。

  反正有小地图在,也不怕追丢。

  “这倒是个意外惊喜,小地图居然还有柯南眼镜的功用。只是这信号源可不要丢了!”

  过了镜河又追了几里地,在前面的一个小树林里,对方终于停了下来。

  李衍担心的信号丢失并没有出现。

  “标记为红点(红名)是依据对方是否对自己有杀意,但是标记之后红点会不会消失、怎么消失现在还不确定。”

  “是同样随着杀意的消失而消失,还是杀意消失后红点还要存留一段时间,还是说一旦开杀就不死不休?”

  “区别有点大,第一种干脆利落,你心里想不想杀我马上知道;第二种有助于反追杀;第三种的话……啧啧,万一有那种不打不成交的,岂不是以后容易混淆。”

  “系统既然能随时检测到对方杀意,第三种可能性应该很小。大量事实证明,杀的越欢的最后关系也能越好铁。这是个真实世界,这里的人又不是游戏NPC,一辈子思想不变,系统不可能那么呆板。”

  “前两种的话区别不算大,如果对方因为某些原因突然打消了杀我的想法,红名保不保留一段时间都没什么差别。”

  “唔~,这危险预警功能可能是系统怕我死的不明不白,给的一个安全警戒线。至于如何处理红名,这毕竟是个真实世界,不能像对付游戏里的红名NPC一样提剑就砍,还得具体情况具体判断。”

  “说来说去,小地图只能是做个参考,不能把它当做依赖、当做行事标准。”

  小树林里。

  侯三和马财看着一脸惊慌的跑过来的朱六,脸色一变,不由紧了紧手里的刀,凝神看向朱六。

  “怎么回事?”侯三沉声问道,“你不会失手了吧?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搞不定?”

  “呼~”朱六扶着树,喘了几口粗气,心有余悸的向后看了几眼。

  “有人跟踪?”

  见状,侯三和马财摆出攻击姿势盯着朱六来时的方向。

  “很可能,那小子身法倒是挺厉害。”

  朱六喘匀了气,注意了一下身后动静,“他把我堵在屋里,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放了我,我估计十有八九是想跟踪我。”

  “到底怎么回事,那不就是一个杂货铺的小掌柜吗?你拿不下?”

  侯三眉头一皱,追问道。

  最近寨子里有大事要办,规矩严,兄弟们都没空捞油水,手头紧,这次他们三人好不容易捞了个出山的差事,就想着顺便发些横财。

  这家杂货铺是他们早就打听清楚的,一个小镇子的小小的杂货铺竟然有灵丹出售,这不就是现成的肥羊吗?

  店里只有一个掌柜,还是一个半大少年,不是江湖人,武功也不高,想着本应是万无一失

  所以他们分出两个去办寨子里的大事,一个则去杂货铺劫财,两不耽搁。

  没成想,竟然出了岔子。

  “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有误,那小子武功厉害的很!会什么灵犀一指,我全力一刀他只用两根手指都能夹住。”

  朱六激动的说道,脸上还带着些后怕。

  侯三眼一瞪:“你不会想独吞吧?扯什么鬼指法,他要那么厉害你能回来?”

  “你说什么屁话?还不是你打听的消息,错的那么离谱!什么粗通内功,武功不高,他随便一伸手就空手夹住我的刀,我当时就一身冷汗,还以为遇到一流高手了呢!”

  “那你怎么逃出来的?”

  “是他主动放我走的!”

  朱六回想着当时的情况,“我估计要么是他自己有问题,不敢闹出动静;要么就是想跟踪我,查我的底细!”

  “你疯了吧!他既然是个高手,你还把他引过来,要是误了寨里的事,到时候你想死都难!”

  朱六听到这话心里冷笑,

  不引过来,难道让我去死?你以为老子会舍己为你俩?

  “哼~,我自然知道!不过以我看来他也就指法厉害,内功不行。虽然能接住我的刀,但是指力不够强。我当时也是被他的指法唬住了,才慌了神。又是在镇子里,才不敢闹出太大动静。”朱六眼神一转,满是狠厉之色。

  “不如,我们现在一起过去杀了他!”

  现在冷静下来才想起,两次被那小子拿住兵器,自己都轻松夺回,肯定内功不高。

  现在这里有三个人,就不信他能接住几把刀。

  侯三、马财都不接话,顺路发点财倒无所谓,若是被寨里知道,专门去劫财,耽误了任务,那……

  一时间气氛沉默下来

  “我们好不容易才出山一次,有这个机会,你们愿意就这么放过?下次再出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而且我在他房间里找了,根本没什么财物,他肯定都带在他身上,一会只要我们拿下他……”

  一直没出声的马财说道:“还是寨里的事要紧,本来就是顺手做一笔,既然不成就算了,不要节外生枝。”

  朱六冷笑一声,“嘿嘿~,你们可别忘了,他很可能已经追上来了!而且,他的身法很好,轻功肯定也不错,如果跟着我们找到山里的寨子,你们可要想下后果……”

  “你……”

  侯三咬牙,山里的寨子可是个秘密,平时寨里兄弟进出都很严格,更别说被人跟踪过去了。

  犯了寨里的规矩可不是开玩笑的,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搬到山里后,寨规简直比军队都严格,惩罚更是苛刻。

  这王八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看两人都不再反驳,朱六换上笑容,“你们放心,我们三个联手肯定能把他拿下,就是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这个年纪也厉害不到哪里去?他一个小镇上的小掌柜武功能有多高?”

  看两人点点头无奈答应下来,朱六也松了一口气。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要一个劲劝说鼓动两人与自己联手拿下李衍。

  他自然知道若是误了寨子里的事,那是要出人命的,钱与命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怕被跟踪到山里的寨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说不清,只知道若不能把事情在这里解决,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

  这姑且算是一个行走江湖多年的老男人的直觉吧!

  “现在怎么办?在这里等,还是去镇子里?”侯三无奈的说道,语气里多是愤恨。

  “去镇子里!他如果要跟踪我们,肯定不会主动现身。就去他店铺,放把火烧了他的铺子,看他出不出来!”

  朱六一脸狠厉,冷声说道。

  “我靠!用不着这么狠吧!我刚才可是没把你怎么样啊?”

  “谁!”

  三人大惊,齐齐转头望向发声处。

  只见一个身穿素色长袍、面容清秀的少年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笑嘻嘻的看着三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