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纯阳小师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巧遇

纯阳小师叔 小心万花 3331 2019.06.20 19:40

  旧力已尽,新力未生。

  面对呼啸而来的重锤,冷清秋脸色冷肃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一招“江海凝光”使出,剑气如同流波一样涌向锤锋。

  虽然仓促之间未能蓄力,不能抵消掉这一个大招攻击,却也阻了一阻,争取到了瞬息时间。

  莲步轻摇,如蝶足踩花、如雀踏危枝,曼妙身影轻轻晃动,变换了数个位置。

  不但躲开了迎面击来的重锤,罗翼五人在她脚下布置的真气墙也被视若无物,进退自如。

  高级武学变化多样,有杀敌的自然也有控敌的。

  罗翼等人都是江湖老手,自然清楚如何才能做到最好的配合。

  大招发出后第一时间就使用了控制类招式阻挡冷清秋闪躲,同时也为后续攻击做铺垫——就算先前嘴上轻视,也没有哪一个会认为一次合击就能将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玉罗刹当场击杀。

  控制类招式虽然杀伤力不强,但却可以在敌人脚下遍布真气墙,阻碍行动。

  其中以罗翼的“星罗棋布”最为厉害——毕竟是一个势力的中高层,福利待遇没说的,各种武学秘籍不会像单身混江湖的那么捉襟见肘。

  这一招“星罗棋布”也是从戟法中转化而来,和“流星赶月”在对付护身真气上有相似的妙用。

  “星罗棋布”形成的真气墙虽然被冷清秋的七秀步法“鹊踏枝”踩碎,但却没有像其他几人的真气墙一样消散一空。反而就地一卷紧紧贴在冷清秋双足之上。

  冷清秋刚走出两步就差觉到不对,那些真气如跗骨之蛆一般贴敷在护身真气上,正在试图消融破坏。

  虽然不能突破护体真气的防御对她造成破坏,但气劲已经隐约透入,让身法的使用有了滞涩之感。

  以罗翼二流后期的内气质量,这些依附真气并不能存在很长时间,只是在只会影响几息的时间,但是高手对战,生死只在毫厘之间。

  冷清秋不敢大意,接连几招剑法使出,击退了对方又一轮攻击,然后提聚真气震散了双脚上附着的真气。

  七秀坊的剑法脱胎于剑舞之中,不但剑光凌厉迅捷,更是身姿飘逸、步履蹁跹。

  冷清秋脚下踩着七秀步法“蝶弄足”和“鹊踏枝”,如同一只穿花蝴蝶一点翻飞在六大高手之间。

  手中双剑寒光熠熠,一招招七秀剑法用出来,剑光泼洒出去,击退一次次进攻。

  罗翼六人想要短暂牵制住冷清秋,然后再使用大招合击,却始终找不到机会。

  冷清秋性子冰冷,剑法本就偏向凌厉狠辣,现在因为心忧失踪的师姐妹,出手更是毫不容情,招招都直逼敌人要害。

  六人虽是恶人却也不是亡命之徒,没有拿自己的命换对方性命的想法。

  局面一时间僵持下来。

  冷清秋虽然是一流高手,修为远胜过对方每一个人,但是对方人多,只要不能一招重创对手,对手就会被同伴救下。

  然而想要一招就重创对手并不是容易那么办到的,二流后期高手也不是大白菜,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保命手段。

  “可惜我才刚入练气化神境界,神念不足,外放内气得不到太多天地之气相合,否则也不至于全力一击的‘剑气长江’挡不下那六个人的大招。”

  冷清秋皱眉思索,“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人多,继续消耗下去对我不利……还有那个神秘的一流高手一直没有现身。”

  ……

  距战场不远的一个山头上,此时正有两个人站立观望。

  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中年男子微微躬身,对前面的年轻男子恭谨说道:“公子,要不要我去帮他们一下?凭他们几个未必拿得下那冷清秋。”

  “不用!”

  年轻公子约有二十余岁,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器宇轩昂,只是眉间却萦绕着散不掉的阴郁气息,一双眼睛专注的看着山下远处的战场。

  此时听到属下问话,面色不动,淡淡回道。

  少顷,又开口说道,“我们已经抓了五名七秀弟子,足够炼制五行石了,剩下的……就是庞虎文自己的事了!”

  “若是这冷清秋走脱,会不会对我们的计划有影响。”

  公子微微摇了摇头,“之所以选择七秀坊作为突破口,就是因为相比其他门派来说七秀坊高手最少。名扬天下的七秀如今只余下四秀还在。而且琴秀身受重伤,武功大降,七秀坊里的高手只剩绮秀、楚秀、燕秀三人。

  以冷清秋的武功不可能探清无盐寨虚实,救出失踪弟子,只要她无功而返,肯定会有一秀出坊……这样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到时候七秀坊会不会因为人手不足,放弃救那些弟子?毕竟那个封印还需要一年才能稳固,她们大部分人手脱不开。”

  “呵呵!女人嘛……姐妹感情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那件东西,她们只是代为看管,在她们眼里……或许没那么重要……”

  年轻公子口中轻笑,脸上却毫无表情,眼睛悠远,像是在看着什么,眼神里夹杂着哀伤、恨意……

  中年犹豫了一下又说道,

  “七秀弟子是因为协助缉恶司调查采药师事件才失踪的,扬州缉恶司很可能会帮助七秀救人。那总捕刑恶油盐不进,属下让人施压,却被他硬顶了回来。”

  “告诉那庞虎文,灵药已经够用,可以把那些采药师都放回去。只要采药师都安全无恙,那刑恶就没有借口进山。他们不是天策府,这江湖上的事还轮不到他们插手!若是还不识趣……哼,那庞虎文会知道该怎么做!”

  “是!”

  劲装中年恭谨弯腰应诺。

  ……

  “嗖、嗖、嗖”

  “嗖”、“嗖”、“嗖”……

  又是这熟悉的声音,又是这快的带风的步伐。

  李衍在一处山坡上停下脚步,望着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林,欲哭无泪。

  天上东边一个月亮,西边一个太阳,方向倒是不会弄错,可李衍此时烦躁的就如同迷路人的心情一样。

  “我到底是不是主角啊!都下决心要闯江湖了,难道系统你没读懂我的心思吗?出来晃悠两天了,居然什么都没遇到!看看别人的猪脚,都什么待遇……看看人家柯南,再看看我,我这戏份别说跟主角比了,连配角都比不上。

  老天爷啊……好歹我也是有系统的穿越客,不给我戏份,你让我穿过来不是浪费你的机缘吗?”

  日常吐槽了一下,李衍就准备找个舒服的树杈过夜了。

  虽然天还没黑,可他实在没心情再转悠了。

  同样的流程……

  找棵树,爬上去,坐下来,带上壳,静下心。

  凝神静气,意守丹田。

  浑厚的内力开始在经脉里搬运,每一个轮回都会让内力增多那么一点,神念增强那么一点。

  忽然,外放的神念感应察觉到西南方传来了一点轻微波动。

  “这是灵气的波动……”

  李衍睁开眼,看向那里。

  “这波动是怎么回事,灵药成熟?灵兽进阶?高手战斗?”

  停下打坐之后,李衍已经感受不到那股波动。

  “距离太远,波动太微弱了!要不要去看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如果是高手争斗的话,那不是说明自己找对地方了?”

  打定主意,李衍一跃跳下树杈,甩开两腿就奔了过去。

  一边跑,一边又忍不住再吐槽一下老吕。

  自从内功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李衍对于气息感应明显增强,不光是远方灵气的波动,与人接触时也时常能收一些不同的感应,但是集中精神去探查时,却又分不清是错觉还是神念的提示、还是男人的第七感。

  就像是神经衰弱的强迫症一样,纷杂的感应一度折磨的李衍苦不堪言。

  最终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摸清了一些规律,学会如何自动过滤一些不重要的感应。

  “不传我剑法也就罢了,不教我轻功也就算了,好歹给一本什么《江湖经验三百问》或是什么《七十二种气息的分辨甄别》也好……让我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乱摸索,也不怕把我这棵梁才给种歪了……”

  翻过了一座山头,李衍听到了一些隐隐约约的兵器交击声呼喝声。

  “有人在打架……呃,不对,江湖人怎么能说是打架呢?应该是打斗才对。”

  李衍脚下加快了脚步,不过却没有用“蹑云逐月”。

  马上就要到达战斗现场,敌情未明,必需保存每一分实力——呵呵,行走江湖就得这么小心谨慎——没办法,江湖菜鸟遇事就容易心虚,与修为高低不搭嘎。

  “也不知道是不是无盐寨的人……听声音,好像还是群战。”

  李衍爬上一座小山,伸头往下看去。

  “哇靠!打的这么激烈!”

  李衍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场面的战斗。

  以前刚穿过来的时候在野外对战斗有过惊鸿一瞥,然后就赶紧远远躲开了,后来也一直没出去闯江湖,没机会看到。

  扬州擂台有时候会有高手对战,不过因为那场地限制,打的倒是蛮漂亮的,激烈程度就差远了。

  哪里像这里一样,场地中人影翻飞,真气纵横,没有一个是弱手。

  一剑挥出,平地都激起几丈烟尘,看那双锤砸中地面,无论泥土石块都直接碎成粉尘。

  比上次自己杀的那个用锤的强出不知多少倍。

  那个使叉的更是厉害,一叉叉出去,真气就像游蛇一样在地面游走,布成纵横方格,捆向对手双脚。

  “六打一……不对,是一打六!那个女人好厉害!”

  李衍看向被围攻的女子,只见女子双剑翻飞,剑气挥洒,敌人的所有进攻都被轻松化解。

  “看装扮像是七秀坊的制式服装,又用的是双剑,应该是七秀弟子没错了!”

  “不会是老刑说的进山的七秀弟子吧!……怎么只有一个?”

  李衍暗自思索,往战场周围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其他七秀弟子。

  “那围攻的多半就是无盐寨的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