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望思含情赏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对与错(八)

望思含情赏人间 伴止不归园 2130 2019.07.13 17:16

  谢莲与刘木泪回到地山后,已经是午夜,还有人站在门口迎接的是师兄许生。

  “欢迎回来,此次游猎可有所收获?”许生温和问。

  “嗯,果然要实践才知自己的真正实力啊。”刘木泪答。

  “唔……你们身上都沾染了妖气,赶紧去洗漱吧……”许生道。

  回到自己的寝室,发现曲瑶兰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看到她回来脸上又露出笑容。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去哪里游猎了啊?”曲瑶兰拉着谢莲的手问。

  “湘江的怀香镇,在崀山除妖。”谢莲答。

  “崀山?我听说崀山脐橙特别大,你品尝了吗?”曲瑶兰问。

  “没有。”谢莲摇头。

  “那……崀山竹筒酒呢?”

  谢莲摇头。

  “那你去干吗了?只除妖?”

  “本来去喝茶的,没想他们连茶里都要放辣椒。后来去听戏,遇到了刘木泪。”谢莲说。

  “哟~”曲瑶兰拉长声音,表现出了一副我懂你的表情。

  “哎呀,想哪去了!我们就是一起去除妖的!”谢莲拍了下曲瑶兰。

  “不过……”谢莲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曲瑶兰总算正常了起来。

  谢莲向曲瑶兰告诉了她在崀山上被妖怪帮助的事情。

  “人和妖是可以共处的,对吧?”谢莲问。

  “是可以的,我家在曲兰镇,曲兰镇和乌兰镇就是人与妖共住的例子。我小时候就经常看镇上的鹿爷爷给别人治病呢,那时还觉得很神奇。”曲瑶兰说。

  “地山这门派就是太死板了啊,这种思想可不行的。如果这地山还没有个有先见的掌门,那地山不是衰落就是直接被灭。”曲瑶兰双手作枕望着天花板说。

  第二日初晨,日光刚刚降临到地面,地山弟子突然被要求全部召集到大殿前。众人看着召集各位的长老,长老捋着自己的三寸长胡,见各位子弟都到齐了,便向后方挥了一下手。

  随后两名弟子从大殿里出来,将一位女弟子押了出来。这位女弟子此时已是血染白衣,披头散发,奄奄一息。谢莲仔细一看,惊讶地发现这是张雨真。

  “白兔妖孽张雨真化人形入我地山之门,不知其企图,但留她必将也是祸害,今日便将她处死!”长老道。

  “长老!张雨真虽为兔妖,但从未行过伤人之事!还请长老放她一条生路!”谢莲喊道。

  “哦?”长老把目光转向了她。

  张雨真缓缓抬头,望着谢莲,十分费力地说:“谢莲姐……我从来没有伤过人……你要信我啊……”

  谢莲听后连忙点头,“信你,我当然很信你的啊!”

  “你想与妖为友?自古人妖就是死敌,你竟与妖为友,今我先斩除这妖孽,再把你关进镇妖塔!既然你喜欢与妖为友,就去镇妖塔啊!”说完便下令让两名弟子出剑。

  白光一闪,将两名弟子手中的剑全都拦下。紧接着,谢莲飞上台,踹开两人,将张雨真背走。

  “看来你是不知好歹……”长老念道。

  “地山弟子听令!将此人擒拿!”

  谢莲连忙腾空一跃,此刻三把长剑飞来,她立刻扭身,躲过一劫。可快落地时,又一把长剑飞来,直接穿过她的一条大腿,身上的白衣立刻见红。她的腿立刻软了一下,一股强烈的热感从大腿传来,她开始失血。她赶紧把深陷大腿的长剑拔出,可是刚拔出,又飞来了十几把长剑。她立刻把张雨真扔出,这一次直接穿过腹部,她有些失去了知觉,身上热腾腾的,那是滚烫的红血流出。眼前开始变暗,只剩一群白在眼前。

  她趴在地上,好想睡觉。

  天上飞满了一阵阵的长剑向谢莲刺去,她想已经逃不出了,便眯着眼睛。

  突然一道雪白剑光在她朦胧的双眼出现,白色长摆在她鼻尖擦过,上面还有几分莲花清香。

  “刘木泪!你……”长老的表情写满了愤怒。而刘木泪的脸上写满了冷淡以及更多的愤怒。

  “死老头子,你死惨了……”刘木泪一字一顿地说道。

  “曲瑶兰,用灵力给谢莲和张雨真止血。”刘木泪对身后的曲瑶兰说。

  “刘木泪,你这又是何必?”许生道。

  “你们这又是何故?”刘木泪漠然说。

  “我地山九千子弟,你想还能以一敌千?”长老嘲讽。

  “滚。”刘木泪甩下这句话便向长老冲去。

  几千子弟念剑拦下刘木泪,刘木泪悬空执剑一转,将向自己飞来的几百把剑击落。随后又来十几把长剑,刘木泪已经来不及挥剑,左臂立刻被划出一道长长的红条,腰间,腿部也被割出来一道道。又飞来了一把剑,刺中胸膛。随后还有几百把剑向自己飞来,刘木泪动作已经来不及躲了。

  又飞来十几把长剑飞来,将向刘木泪飞去的长剑全部拦下。刘木泪向下看,是几位男子和他的同门。

  “杨夙!你……”人群中出来一位师兄对帮助刘木泪的一男子喊道。

  “对不起,哥哥。”杨夙道。

  哥哥杨昭见弟弟定要帮助刘木泪,叹了口气,便叫身后几人执剑向谢莲跑去。杨夙着急喊道“哥哥,不要啊!”

  曲瑶兰看见眼前又来了几十名弟子,连忙中断输送灵力,准备拔剑。突然杨昭冲来,拦下几十名弟子,同身后几名男子与地山子弟厮杀。

  “愣着干什么?专心点!”杨昭擦了溅在嘴边的血对杨夙大声喊道。

  “啊……是,是!”杨夙便又继续念剑飞行阻挡飞向刘木泪的剑。

  “叛徒……地山的叛徒……”长老见到地山子弟互相厮杀,嘴里叨叨。

  他突然看到空中的刘木泪将剑指向他地飞来,他连忙捡起脚边的长剑向刘木泪划去。刘木泪往右一侧,直接躲过,落在长老身后,刺穿长老的胸膛。

  长老感到自己的胸膛一股滚烫的热,胸中的血像瀑布一样泄出。转身惊愕地望着刘木泪,刘木泪把剑拔出胸膛,随后一脚将长老踹下来了,地面距离殿门口有几百层的阶梯,长老重重地摔下地面。

  剩余顽固派弟子见长老已经死在地上,连忙放下手中的剑,乞求生路。

  刘木泪一颤一颤地走到谢莲面前。

  “她们的血都止住了。”曲瑶兰说。

  “好……赶快送她们去找大夫治疗……”刘木泪的声音逐渐变小。

  接着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